Tag: 香港01

【香港01】荃灣舊區垃圾圍城 食環署變陣設「午夜快車」流動收集

繼荃灣楊屋道街巿的發泡膠垃圾山,家居垃圾同樣困擾該區。有區議員指聯仁街垃圾站與民居偏遠,居民需要步行十多分鐘前往,容易隨手將垃圾棄置於三無大廈天台或街邊,疫情下增加播毒風險,區議會日前與食環署達成共識,繼上月起試行24小時開放聯仁街垃圾站後,上周初在二陂坊及三陂坊九個地點提供專用大型垃圾桶,午夜再運走,冀可紓緩區內垃圾圍城問題。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表示,荃灣市區舊樓林立,當中以二陂坊、楊屋道及三陂坊一帶最為密集,當中不少為三無大廈,沒有法團管理,垃圾依靠街坊自行清理,惟距離最近的聯仁街垃圾站,與上述地點也相距至少數百米,居民須徒步十多分鐘前往,令不少人貪方便將垃圾棄置於街邊暗角、梯間,甚至三無大廈天台,造成環境衞生問題,疫情期間更增加傳播病毒風險。 荃灣區議會早前就事件召開會議討論,與食環署代表達成共識,進行多項改善措施,包括今年1至8月期間,聯仁街垃圾站改為24小時開放,便利商戶及民居,同時由上周二開始,每逢晚上9時,外判清潔工會在二陂坊、三陂坊對開九個地點,提供專用大型垃圾桶推車,方便舊樓居民能於住所附近合法棄置家居廢物,並由食環署人員午夜時間運走。 舊區隨處棄置垃圾問題嚴重 趙恩來補充,就有人隨手將垃圾棄於三無大廈天台的問題,區議會早前撥款30萬元,與保良局方樹福堂兒童及青少年發展中心合辦歲晚清潔活動,清走目標舊廈天台大量家居廢物,未來亦會與食環署研究加開「早班車」,由晚上定點提供大型垃圾桶,擴展至早晚各一次,期望多管齊下,解決舊社區垃圾圍城問題。 新年前夕,大量用作運送蔬菜的發泡膠箱因運菜車歲晚收爐,無人運走,結果荃灣楊屋街巿出現堆積如山的「發泡膠山」,即使食環清潔工以夾斗方式清走,不足一小時又重現小山丘,導致居民途經時要沿車路走過避開該批垃圾,造成人車爭路,結果年三十晚,食環署外判商合共動用重型夾車18車次、垃圾車5車次,才將垃圾、發泡膠箱運往堆填區。 街市進行社區研究的的藝術家程展緯早前估計,楊屋道街市附近街道,每天約有3,000個發泡膠箱無人回收,推算全港每日約有兩噸多的發泡膠需運往堆填區棄置,有機會令堆填區提早「爆棚」。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2月21日)

Read more

【國安法】宋小莊稱初選非法 梁家傑:攬炒十步如狂想 需中央配合

警方上周引用港區國安法拘捕50多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涉違反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今日出席《城市論壇》時指,初選發起人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文章有如「狂想曲」,需要港府、中央配合才成事,非其可控範圍,質疑本港法律何時變得「誅心」。 同場的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莊認同「攬炒十步」未必成事,但認為初選本身非法,例如聲稱化表泛民已涉及誤導。 梁家傑在論壇上指,坊間討論一直關注初選有何「非法手段」,提到警方以戴耀廷的文章《真攬炒十步》為例子,但他認為文章與其說是天馬行空的圖謀,不如說是「狂想曲」,因為首先要選民選出來議員,再要特首配合解散立法會,還要中央人民政府後續軍管香港,種種都並非戴耀廷可以控制的範圍。他質疑,香港法律何時變得「誅心」,由「DQ」到今次「大搜捕」,當權者不時「堆砌動機」。 宋小莊表示,認同特首可以不解散立法會,有機會做不到「攬炒十步」,但指這可以是戴耀廷在法庭中辯護的理據。 宋小莊:國安法優先於《基本法》有關預算案條文 宋小莊相信,國安法22條提及的「非法手段」,包括《真攬炒十步》及初選,指普通法及大陸法都會將行為及動機有所聯繫,即使事件橫跨7月1日,「非法手段」已聯合在一起。他認為初選本身就是非法,並非所有法律沒禁止的行為都是合法,例如選舉協調應止於內部,初選參與者聲稱代表泛民,已是涉及誤導。宋指,政府有責任解釋清楚何謂違法,認為政府以前沒有講清楚,是「公職人員不作為」。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民建聯馬恩國指,如果立法會嘗試用財政懸岸逼使政府同意訴求,就算是《基本法》本身存在相關條文,國安法亦不准以此意圖及做法執行。宋小莊補充指,國安法與《基本法》設計不同,是補充了國安法,指國安法要求三權團結一致,保護國家安全,當國安法有補充時,會優先適用。梁家傑笑言認同,指如果國安法的確有違《基本法》的邏輯,應修改《基本法》。 民主動力秘書趙恩來則指,初選參與者非人人支持攬炒,笑言如果空有想像即犯罪,鵝頸橋「打小人」者有想法、有付費,已經有問題。 馬恩國:初選市民違限聚令已屬非法手段 惟不贊成拘捕市民 馬恩國指,他亦曾擔心當局會否用第22條拘捕參與初選投票的60萬人,因為他們涉違反了限聚令,就已經是非法手段;至於被捕的55人,他認為應與初選主辦方同以國安法第23條控告才對,因為他們煽動教唆了其他人參與非法攬炒手段。他強調,相關條文只需要「旨在」有意圖,不一定要實際有效果才能入罪。不過,馬恩國亦承認,初選本身未必是非法手段,他個人不贊成拘捕參與投票的60萬人。 趙恩來反駁指,如果只有動機就會犯法,那鵝頸橋打小人就已經有很多人犯法,因為既有動機,亦有實際付費行為。宋反駁指那只是私人行為,不涉公權力,呼籲趙認真研讀中國法律。趙補充指,初選並無阻止人參選,故亦並無違反選舉條例。 觀眾高先生質疑國安法的紅線似乎愈將愈窄,強調並非所有投票市民都支持攬炒,亦認為不少人投票時有保持社交距離。馬回應指,是否群眾聚集,(如有檢控)可留待審訊時處理。警方已表明,沒打算拘捕參與投票的市民。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1月10日)

Read more

【民主派大搜捕】曾借議辦作票站 趙恩來不怕被捕:政權目的為令人恐懼

民主派去年發起初選爭取立法會「35+」,逾50名參加者今早(6日)遭警方國安處人員上門拘捕,被指涉嫌違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外界關注借用場地作票站的「黃店」、區議員辦事處以及在初選中投票的60多萬名市民會否同樣被指違法? 工黨區議員趙恩來曾在初選借出議辦作票站,他接受查詢時表示,不怕會被拘捕,認為「政權今日可指組織、參與初選者違法,他日可說叫人投票都違法」,又指紅線不斷挪移,目的是要令人感到恐懼。趙恩來稱,不恐懼是一種抗爭,「若一直自設紅線只會將自己局限」。 對於民主動力有成員被指涉及組織及策劃的角色,現為民主動力秘書的趙恩來斥有關罪名是「生安白造」,說法並不合理。 趙恩來早前接獲荃灣民政署指未能向他發還一名全職助理的7月份薪金,他稱該全職助理的薪金至今仍未發還,會繼續向民政署跟進。不過趙恩來指,民政署早前已向他其中一個辦事處,發還7月份除初選兩天之外的營運開支。 陳樹英批大搜捕民主派初選者屬「政治舉動」 屯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陳樹英,亦在初選兩天借出辦事處作票站,她接受查詢時表示「擔心不到咁多」,批評政權「一時說不排除更多人被捕、一時說區議員是公職人員要宣誓DQ埋」,強調主導權在他們手中。陳樹英批評,政府這次大搜捕多名民主派初選者屬政治舉動,目的要告訴市民他們不能「入閘」,往後參選即使宣誓都可能被DQ。 陳樹英早前遭民政事務總署拖欠7月份的營運開支津貼,她其後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逾5萬元開支,律政司早前代表署方以案件「瑣碎無聊」為由要求剔除申索。陳樹英稱,已去信反對駁回申索,強調會繼續追討有關津貼。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1月6日)

Read more

【議會新聞】鱟地坊小販市場四季如夏 店主:開檔如受蒸刑 樹博士研綠化降溫

鱟地坊小販市場在2013年完成改善工程,其中一項主要項目為斥資2,000萬元建造塑膠透明上蓋。惟場內經營者一直批評新不如舊,尤其是天幕建成後,市場頓時變成大溫室,有檔主形容每日開檔猶如遭受蒸刑,街客都敬而遠之。荃灣區區議員日前連同詹志勇教授巡視市場,研究以綠化為市場降溫,並審視鄰近設施的綠化情況,研究結果預料在明年初公布。食環處亦表示會研究引入空調系統,假如未能成事,亦會提供流動冷氣機給檔主。 荃灣區議員陸靈中前日(8日)在同區區議員趙恩來以及區議會主席陳琬琛陪同下,聯同有「樹博士」之稱的詹志勇教授巡視「出名焗」的鱟地坊小販市場,研究能否以綠化方式替市場降溫。陸靈中表示,在和教授巡視過後,對方認為市場頂部所用的物料,不太適宜做綠化,故無奈要擱置這選項。 陸靈中指,小販市場與街市設計不同,前者只能採用半開放式設計,加上市場在約十年前翻新換上塑膠天幕,原意是要引入陽光,但卻弄巧反拙造成酷熱問題。 陸靈中提到有檔主抱怨,市場通風欠佳令市場非常侷促,途人都不願入內消費,「冬天都略為辛苦,可想而知夏天就更加嚴重。」雖然食環署已在市場內加裝牛角扇,惟對比起設計上的缺憾簡直就是杯水車薪,商戶都要自行在攤位在加裝風扇,方能勉強舒緩高溫之苦。 據他了解,詹志勇教授進行的荃灣綠化研究報告,預料將於明年初發布,研究結果將會予有關當局作參考,以推動荃灣區內的綠化進展。 區議員:九成受訪檔主不滿通風系統 今年10月20日的荃灣區議會地區規劃、發展及設施管理委員會,荃灣區議員劉肇軒亦曾提出要改善鱟地坊小販市場經營環境。他指自2013年完成重建工程後,收到不少市場的商戶反映對工程感到不滿意。 劉肇軒早前收集到21名店主以及經營者的意見,當中約九成受訪者認為市場內的通風系統不完善,雖然天幕能遮風擋雨,但卻令陽光直接射進市場,形成如溫室一樣的環境,在盛夏更加酷熱難耐,尤如人間煉獄。有店主更表明,市場翻新後,夏天的溫度比重建前更高,每日開檔猶如遭受蒸刑。 11月20日,荃灣區議員聯同食環署﹑建築署同機電工程署等部門視察過市場後,當局表示會在建築署對天幕進行改善工程後,再研究能否引入冷氣系統,假如未能安裝冷氣,食環署亦會另行購買移動式冷氣機供小販市場使用,市場猶如火爐的日子將有望終結。 (原文刊載《香港01》2020年12月20日)

Read more

【香港槍會污染災難】山坡逾十萬鉛粒未清理 環團促政府按地契追究

香港槍會去年被揭射擊活動涉釀成環境災難,鉛粒、飛靶、彈塞遍佈山頭,甚至蔓延至附近通往城門水塘的引水道,情況持續至今年8月。環保團體綠惜地球於今年10月重訪槍會後山,發現槍會曾派員清理距離最近「膠塞山」的大部分膠塞,堆出超過80袋約40公升的黑色垃圾袋。 然而綠惜地球批評,槍會後山伸延至引水道約200米範圍的泥土內,仍見有數以十萬計的鉛粒;而引水道內亦有大量飛靶碎片。另外,槍會範圍的邊界已加建鐵絲網,槍會聲稱是為防止遊人進入,惟綠惜地球質疑,鐵絲網內亦有不少射擊活動廢物,「抑或係將射擊垃圾掃埋喺『枱底』,唔畀人再跟進同清理?」 綠惜地球促地政總署與環保署必須主動協調,要求槍會制訂預防及定期清理的措施,否則應按地契予以處罰。至於政府在引水道附近進行的清理工作,則應向污染者追討,而非用公帑為其「埋單」。 地政總署回覆查詢時表示,一直有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環保署則指,地政處已就相關地契的要求及香港槍會現正進行的清理射擊殘餘物等事宜作出回應;至於水務署則回應指,正尋求法律意見,以進行更嚴謹的搜證工作,如有證據證明有人違反《水務設施條例》會向相關人士採取法律行動。 綠惜地球於本月22日及23日,重返槍會附近疑受射擊活動污染的山坡。環團發現,最接近槍會位置的「膠塞山」,近期有逾10名工人,清除雜草及大部分膠塞。「膠塞山」由原本不見土地、只見膠塞,幾乎可淹沒鞋子的惡劣情況,變回可重見泥土。附近亦有超過80袋,每個容量約40公升,已裝棄置物的黑色垃圾袋堆積。 然而由槍會附近山坡,伸延至引水道的200米範圍內,仍見到逾10萬粒鉛粒,而引水道內亦有飛靶碎片。根據槍會代表早前出席區議會的會議時指,相關清潔行動由10月9日開始,料需時2至3個月。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早前該團體曾化驗泥土樣本,發現重金屬含量嚴重超標。因此他認為地政總署與環保署必須主動協調,界定污染範圍及程度,同時要求槍會制訂預防及定期清理的措施,否則部門應按地契予以處罰,「唔由源頭杜絕、仍然有鉛粒落地嘅話,重金屬都可以入到泥土,唔係掃走咗就眼不見為淨」。 另外,綠惜地球亦發現在香港槍會範圍的邊界中,被加裝約30米長的鐵絲網,而工程仍在進行中,未知覆蓋範圍有多大。槍會代表早前出席區議會時指,設立鐵絲網是為防止遊人進入,但楊日輝質疑,鐵絲網範圍內仍見射擊活動廢物,「雖然唔係重災區,但工程係咪想阻止人再跟進?」 楊又表示,發現引水道範圍內,亦有除草及清理射擊廢物的工作。據他了解,相關清理工作則由水務署負責。他促請相關部門,應將清理工作將記錄在案,並向污染者追討清潔費用,而非用公帑為其「埋單」。 區議員促環保署主動監督除污情況 荃灣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主席譚凱邦指,由於槍會南邊是山谷及泥地,射擊活動的廢物,容易飄散至遠距離地方,亦難以清理。他認為,槍會的射擊活動,應永久停止朝向南面進行,建議改向西面射擊。而環保署亦應主動監督除污情況,在除污前後進行土壤的重金屬含量檢測,確保槍會徹底除污。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則批評,槍會一直未有承認責任,反叫環團及議員「證明啲射擊廢物屬於佢哋」。他又質疑,由於射擊廢物處理受條例監管,不可隨便棄置到堆填區,故要求香港槍會交代完整的清理計劃,「唔係做咗就當做好」。 地政:一直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 環保署:地政處已就情況作回應 地政總署回覆指,荃灣葵青地政處一直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以及去信提醒香港槍會需妥善清理其射擊殘餘物;又指香港槍會於本年9月初回覆,指已暫停於用地內進行射擊活動,並已展開清理射擊殘餘物及加建圍欄, 以防止其射擊殘餘物流出槍會範圍。鑑於有關土地契約條款內容牽涉其他部門的範疇,地政處需依據相關部門的搜證及專業判斷,以判斷是否出現違反地契條款的情況,當中包括透過文書或會議形式向相關部門查詢及交換意見。如證實有違反地契條款的情況,地政處會採取執行契約條款行動。 環保署則指,據了解地政處已就相關地契的要求及香港槍會現正進行的清理射擊殘餘物等事宜作出回應。當局會繼續與地政處就地契跟進工作保持溝通,如有需要,環保署會提供有關土壤取樣及檢測的技術意見。 水務署則回應表示,正尋求法律意見,並汲取以往的檢控經驗,檢視相關工作安排,以進行更嚴謹的搜證工作,如有證據證明有人違反《水務設施條例》導致或可能導致水務設施的水被污染,當局會向相關人士採取法律行動,包括提出檢控及追收有關費用。而當局在最近的跟進工作中,得悉香港槍會已暫時停止飛靶射擊活動,及已安排承辦商清理該會附近範圍的射擊殘餘物並會加設圍網,水務署會繼續跟進相關情況。 (原文刊載於《香港01》2020年10月26日)

Read more

【放狗好去處】荃灣公園及海濱公園12月全面開放 散心賞海景必去

香港的寵物福利、設備一向欠奉,惟康文署近年對寵物設施抱開放的態度,多次展開公眾諮詢,有意逐步增加寵物共享公園。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昨晚(10月20日)在其facebook專頁公布了一個喜訊,指荃灣公園、荃灣海濱公園將於12月1日開始,全面開放予寵物使用!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接受《香港01》訪問指,早在五、六年前,社區已經有聲音爭取開放荃灣公園予寵物使用,及後康文署增設寵物通道,而未來(12月)將會開放全個地區予寵物使用,容許市民攜同寵物進入使用荃灣公園、荃灣海濱公園的設施。 康文署日後將會額外提供基本配套設施(如狗糞收集箱),加強場地清潔。不過,過往曾經有狗主提出,荃灣寵物公園的設施不足,趙恩來指:「康文署會持開放嘅態度,應該唔抗拒增加新設施,依家首先做好第一步。」 康文署擴展寵物使用荃灣公園、荃灣海濱公園的範圍,是荃灣區狗主的一大福音,不少網民都期待該處能成為當區放狗好去處。而趙恩來則提醒狗主注意一個地方:根據海濱花園公契,狗隻不得進入屋苑範圍,所以應避免進出該範圍。 (原文刊載《香港01》2020年10月21日)

Read more

【香港01】荃灣擬建480米天橋 連接愉景新城至荃灣廣場

隨近年荃灣西發展,荃灣天橋網絡越見發達,被喻為天橋之城。荃灣區議會今日(8日)舉行交通及運輸委員會,會上再討論荃灣行人天橋網絡擴充計劃,擬建一條全長480米、闊3米的行人天橋,接連由愉景新城經大涌道,至祈德尊新邨至荃灣廣場多組行人天橋。 路政署會上指,該走線曾於2002年獲得委員會支持,惟因地區人士反對致項目未能有顯著進展。署方其後按地區諮詢,修訂大涌道新行人天橋走線靠近工廠區,而大涌道與海盛路交界一段則會靠近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不過有區議員指,祈德尊新邨通往荃灣廣場的行人天橋屬三不管地帶,街坊憂慮衛生問題惡化。 路政署代表指,早年行人天橋系統有不少人反對,但隨荃新天地一帶天橋落成,部份地區意見轉為支持。路政署遂於2018年就最新行人天橋走線,諮詢了荃灣行人天橋網絡工作小組,並於2019年上半年進行地區諮詢,項目得到市民的普遍支持。相關路線接駁四組行人天橋,包括大涌道與海盛路交界、大涌道與沙咀道交界、福來邨旁的公共行人天橋,以及連接至祈德尊新邨通往荃灣廣場的行人天橋。 走線改靠近工廠區 減低對低層住戶影響 委員會主席、荃威區議員要求趙恩來要求署方交代地區主要反對意見。署方指,當時反對意見主要來自大涌道與沙咀道交界的大成大廈,主因擔心天橋影響低層景觀,同時憂慮私隱問題。項目工程師解釋,為降低天橋對民居影響,大涌道新行人天橋走線改為靠近工廠區一邊,而非近福來邨及鄰近的住宅區。而大涌道與海盛路交界一段剛會靠近寶安商會王少清中學一側,署方在建築過程中亦會在設路段加入百頁式屏障設計,減少對校方影響。 祈德尊新邨與荃灣廣場之間屬三不管地帶 祈德尊區議員陳劍琴則指,直至開會前仍然接到街坊投訴表明反對接連祈德尊新邨路段天橋。她指,過往與項目相關的閉門會議仍有不少反對聲音,尤其祈德尊新邨與荃灣廣場之間的天橋為「三不管」地帶。該天橋過往一直不屬於祈德尊新邨、荃灣廣場及政府所管理,街坊長久關注天橋的衛生問題。一旦完成海盛路天橋接駁工程,勢必引入更多人流,令相關問題惡化。她指,居民曾在多次諮詢表示,唯一接受項目條件是政府必須收回管理權,希望委員留意。而馬灣區議員譚凱邦則指,對接駁大涌道與海盛路路段並無異議,但質疑近荃灣廣場路段由政府出資,無異於送人流予商場。 委員會最終留下意向紀錄,委員會大致同意項目,而陳劍琴及譚凱邦則有反對意見。 (原文刊載於《香港01》2020年9月9日)

Read more

【香港01】食環署職員收集槍靶碎片 荃灣區議會視察後將跟進

香港槍會長年累月進行射擊活動所留下的殘餘物數以萬計,在會址附近,無論在山坡、引水道至城門水塘的一帶都有跡可尋。雖然早前槍會被票控一項放置物質於水務設施以「技術性脫罪」告終,但鉛粒、飛靶、彈塞等殘留物並不會憑空消失,事件並沒有告一段落。 今早(28日)環境、衛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主席譚凱邦,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及易承聰聯同環保團體綠惜地球到現場考察,有食環署工作人員收集水道中的飛靶碎。譚凱邦稱會於下周四(9月3日)在區議會環境小組召開會議跟進事件,並已邀請地政署,水務署及漁護處作了解。他們懷疑槍會違反地契,批評槍會應履行地契責任,自行清理殘餘物,而非浪費公帑替自己「執手尾」。 長年累月化「膠塞山」 區議員實測殘餘物數量  先前報道指槍會「後門」附近的山坡發現海量霰彈槍的子彈膠塞,綠惜地球今日攜帶以一平方英呎作單位的測量儀器進行實地考察,趙恩來及易承聰親自進行點算,發現一平方英呎的山野有超過320顆膠塞。 易承聰指數量超出他預期,十分驚人,預計整個山坡應該有數以萬計的膠塞,又嘆指「一大遍綠野無理由要被殘留物所填滿」,認為嚴重影響生態及行山人士。 政府部門清理靶碎 區議員:應是污染者責任  今早在城門引水道一帶有食環署職員在清理城門引水道及附近路邊一帶的橙色靶碎,去年6月底水務署亦曾做大型的清理行動,趙恩來形容情況是浪費公帑替槍會「執手尾」,認為槍會應該自行處理殘餘物或者進行防範措施以免影響環境生態。 政府部門未積極規範 憂潛在危機 趙恩來續指,其實自2018年已經有居民及行山人士就橙色碎片投訴,惟去信地政署後回覆指轉介水務署及警務署跟進。他指政府部門一直未積極促請槍會處理,反而是設所謂的緩衝區,其實是縱容槍會行為,又指各部門處理事件時一貫「官僚作風」,互相推卸責任。他認為政府其實絕對有權力就破壞環境及違反地契事宜進行執法,但不覺地政署有此意願。易承聰認為不應忽視潛在危險性,他指槍會現行並沒有公開火力程度及方向上的限制,經是日考察發現殘餘物的分佈範圍十分大,反問若影響到行人及道路使用者的時候,槍會會否負責。 (原文刊載於《香港01》2020年8月29日)

Read more

【民主派初選】借議辦設票站 政府拒發還議助薪金 趙恩來斥不講理

民主派於7月11日及12日(周六、日)舉辦初選,民主動力宣布共有61萬人參與投票,不少民主派區議員有借出辦事處作初選服務站之用。工黨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表示,今天(13日)收到荃灣民政事務處通知,稱未能向他發還一名全職助理的7月份薪金。趙恩來指出,他在申報職員開支時,已列明該助理在周末沒有上班,同時根據與該助理簽訂合約,該助理的上班時間是周一至周五,他批評政府做法不講道理,「(政府)講政治,都要講下道理!」 民政事務總署表示,倘若議員申請發還的開支用於執行與區議會無關的職務,例如如辦事處有用作民主派初選的投票站或議員助理曾協助初選的進行,有關的開支將不會獲得發還,基於上述原因,如議員申請發還的開支有用作上述事宜的用途,區議會秘書處需待有關研究完成後,才能處理其所遞交與上述日期相關的發還開支申請。 民政事務局在初選舉行前曾多次表示,根據區議員的操守指引,區議員不可用營運開支和區議員辦事處作與區議會事務無關的用途,強調若將議員辦事處作為投票站,有關的開支將不會獲得發還。上月底,已有東區區議員公開表示,當區秘書處向議員明言,若議員辦事處曾設為罷工公投和初選票站,民政事務總署將不會處理「整月」的營運開支發還,包括租金、職員薪酬、水電費、上網費、流動通訊費用等。 趙恩來表示,今天收到荃灣民政事務處通知,未能發還向趙恩來發還一名全職助理的7月份薪金。趙恩來表示,他在7月30日先自行墊支為職員出糧,於8月2日向秘書處申請發還有關開支。 趙恩來指出,他在申報職員開支時,已列明該助理在周末沒有上班,同時根據與該助理簽訂合約,該助理的上班時間是周一至周五,他批評政府做法不講道理,「(政府)講政治,都要講下道理!」他又指在民主派主導區議會後,發還開支速度緩慢,影響區議員對居民的服務。 民政事務總署回覆表示,根據《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區議會議員酬金、津貼和開支償還款額安排的指引》,營運開支償還款額是用以支付執行與區議會職務所涉及的開支,倘若議員申請發還的開支用於執行與區議會無關的職務,例如辦事處有用作民主派初選的投票站或議員助理曾協助初選的進行,有關的開支將不會獲得發還。 署方表示,區議會秘書處會按《酬津指引》仔細審批所收到相關的發還開支申請,檢視有關議員的辦事處有否用作初選投票站及相關詳情,並根據個別個案的情況研究有關發還安排,以確保獲得發還的開支均是用於執行區議會職務。 署方續指,基於上述原因,如議員申請發還的開支有用作上述事宜的用途,區議會秘書處需待有關研究完成後,才能處理其所遞交與上述日期相關的發還開支申請。 趙恩來聞悉署方回應後重申,該議員助理在初選兩日並無上班,亦無需上班,並無在票站出現過,亦表示他已沒有申領該兩日的租金和開支。 (原文刊載於《香港01》2020年8月13日 )

Read more
Page 1 of 6 1 2 6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