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街市

跟進香車街街市電力供應問題

香車街街市早前多次發生緊急停電事故,影響檔戶經營生意。食環署歸究個別檔戶用電量增加,導致供電系統不勝負荷。 機電工程署經已進行緊急維修工程,但現時需要限制檔戶用電,以免再次發生停電事故。不過,機電工程署將把三相電流按照檔戶實際用電量重新分配,長遠解決電壓不足問題。

Read more

【街市丟空實錄】荃景圍街市來年三月關閉 二萬街坊冇餸買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5MYxaezN_U0&feature=youtu.be   二○○四年,房委會分拆其零售物業及停車場,把轄下公共資產證券化並成立領匯(823,現改名領展)上市。自領展上市後,公屋商場私有化、大量物業設施翻新、改頭換面升格為新式商場,提升價值。 但「羊毛出自羊身上」,領展所到之處,評價兩極:有的大讚翻新可改善生活環境;有的批評出賣居民牟取暴利。現時的局面,由政府一手促成。 現時香港的街市,主要由食環署、房委會、領展和私人市場營運。 不過在二○○九年起,食環署就沒有再興建公眾街市,亦沒有發展舊街市,導致街市十室九空,且衞生環境惡劣,截至本年度十月底,食環署轄下的七十六個公眾街市,去年竟然虧損2.94億元。市民別無選擇,是誰之過? 根據立法會記錄,食環署公眾街市於一四至一五年度虧損3.28億元,一五至一六年度虧損2.94億元。而公眾街市整體出租率約為89.3%。關注公營街市議題的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指出,問題在於政府取態:「街市不再是香港人的必需品,也不再在規劃之上考慮這社區的設施。」他指政府有一份《香港規劃標準及準則》文件,指引規劃署如何規劃整個社區或是整個城市的發展。規劃標準訂明,每五十五至六十五戶家庭,須設有一個公眾街市檔位,或每一萬人設有約四十至四十五個檔位。這文件早在二○○九年四月作出修訂,修訂後,街市在規劃標準及準則中被刪除。 文件中,多次提到公眾街市存在的需要「成疑」:「公眾街市出售的物品,再也不是市民唯一可以負擔或優先的選擇。」、「闢建新公眾街市的需求進一步減少。」自此,食環署就沒有再興建新的公眾街市。趙恩來舉出天水圍和東涌兩個新市鎮做例子,這兩區正是標準修訂後逐期落成的新市鎮,「可看到這兩區沒有公眾街市的存在,只有領展的街市。」 政府停租關閉舊街市 公營街市消失的原因,與食環署對街市的管理有關。以荃灣荃景圍街市為例,早年已停止為空置檔位公開招標。截至今年一月,出租率僅18%,是全港出租率最低的公眾街市之一。現在當局稱,因為空置率高,荃景圍街市將在來年三月圍板關閉。荃景圍街市的租戶羅太直斥:「為何變得冷清?就是因為政策不妥善,沒有開放街市檔戶,沒有公開投標。如公開投標,就會多人用這個街市。有興趣都租唔到,咁咪冇新檔!」她指署方決定關閉街市前,並無諮詢過居民和商戶意見,做法漠視民意。 荃景圍二萬人無餸買 荃景圍街市主要服務荃威花園及周邊私人屋苑,居民逾二萬人。此街市自一九九○年起營運,共二百四十一個攤檔,全盛時期全部出租。至九十年代尾楊屋道街市落成,部分商戶搬至楊屋道,而荃景圍周邊有超市開幕,人流漸減。現時街市十室九空,僅存經營多年的老商戶。現場所見,絕大部分是空置檔位,被封上膠條,商戶僅餘數家,包括魚檔、豬肉檔和改衣檔等。早前,食環署出租仍在經營中的荃景圍街市予電影製作公司搭景拍戲,但是拍攝期間有大量器材、演員、工作人員等,阻塞街市通道,就連街市內唯一樓梯也被布景圍封,居民需繞道而行。 社區幹事趙恩來和羅太二人,均提到荃景圍街市對區內居民十分重要,「整個荃威花園內,共有十六座,其實很需要一個街市,長者不方便乘車去買東西。」現時荃威花園及周邊屋苑的市民,要買新鮮食物和生活所需用品,均要花上半小時來回到荃灣市中心的楊屋道街市。 (原文刊載於《壹週刊》2017年12月21日)

Read more

【街市丟空實錄】新街市乾淨但買餸貴 市民:俾多啲冷氣費

https://youtu.be/bH6xQGf9CRg   工黨社區幹事趙恩來指出,傳統街市有其存在的價值。除了貨品種類多和價格相宜,公營街市還有一個特點,就是流轉率不高。檔戶不用擔心政府不續租,被業主被遷等問題,他形容傳統街市:「公營街市的檔位,一做就是十幾二十年,幾乎做一世。」 而且檔戶多為小本經營,容讓更多人情味的事發生。「有些相熟的檔戶知道你每天都來買,你帶不夠錢也可賖數,打電話可留些好食材放工後來取。這些情況在集團式、連鎖店不會出現。」趙擔心如公營街市不斷消失,這些社區關係、鄰理關係就會變得疏離。 市民喜歡新式街市嗎?記者到翻新後的啟業商場和街市問問街坊的意見。住在啟業邨的黃小姐表示更喜歡冷氣街市,「起碼行起上來較舒服,感覺較衛生。」她有感新式街市價格稍貴價,但覺得「如新街市價格不是倍升,多付一點冷氣費是可以接受的。」 不少住在九龍灣麗晶花園的市民,因附近沒有街市,都要跨區買新鮮食材。鄺小姐表示:「如果整體來說,應該是貴了,領展的新式街市應是貴了。也會感無奈,但也只能這樣,沒辦法,方便的你也要光顧,不然只可以行遠些去別處買。」 (原文刊載於《壹週刊》2017年12月21日)

Read more

追擊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

抗議領展變賣資產,要求政府回購領展! 工黨趙恩來參與民主黨派聯合行動,追擊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要求停止變賣拆售公屋商場、停車場,保障基層居民生活! 領展十年,公屋商場百物騰貴,小商戶不是要捱貴租,便是被逐出公屋商場,生活艱苦。 領展拆售公屋商場,與梁振英妄顧基層民生,早年放寬證監會條例,容許領展由房地產管理者,變成地產發展商,可以割賣公屋商場予金融炒家大鱷,造成如今社區凋零的惡果! 我們將會繼續追擊領展,爭取停止拆售公屋商場影響民生!

Read more

一個街市「被空置」的前世今生

業主丢空舖位、圍封通道裝修、拒開冷氣設備,這都是商場常見逼遷手法,務求令到店舖租戶無法經營,主動放棄租用舖位。別以為這些逼遷手法只在舊區重建、領展出售商場才出現,事實上食環署也會使出這類骯髒手段! 早前,食環署美其名「善用空置攤檔」,出租仍在經營中的荃景圍街市予電影製作公司搭景拍戲,但是拍攝期間不僅有大量器材、演員、工作人員等,阻塞街市通道,顧客不得其門而入,就連街市內唯一樓梯也被佈景圍封,居民需繞道街市附近斜路上落,街市檔主無法正常營業,苦不堪言! 荃景圍街市1990年5月2日開幕,當年政府因要安置荃灣區內路邊小販,委託荃威花園發展商「合和實業」興建市政街市,方便荃景圍附近居民購買日常所需,不假外求。街市開業之初,丁財兩旺,更有專線小巴開辦接載顧客前來購物,豬肉檔主梁先生憶述:「當時哪有人落楊屋道買餸?都來這裡!」 可惜,政府當年興建荃景圍街市,攤檔數目是取決於遷置小販需要,而非社區實際需求。假如參考當年《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規劃標準訂明每55至65戶家庭設有一個公眾街市檔位,或每1萬人設有約40至45個檔位。若以毗鄰荃威花園規劃人口約1萬來計劃,荃景圍街市有40至52個檔位便足夠,但實際上卻有241個檔位,確實遠較規劃署的標準多出一大截! 荃景圍街市當年遷置的檔販,本已是年長的路邊小販,加上2003年沙士疫情衝擊,經濟不景生意難做,不少檔主決定退休,攤檔結業交出檔位,街市出租情況每況愈下。 根據食環署提交荃景圍街市實際經營數據,2003年有131檔(出租率54%),2008年有123檔(出租率51%),均是大幅高於規劃標準。 食環署早年為要「做靚盤數」,好向公眾交代,竟把全港多個出租率偏低的公眾街市(包括荃景圍街市)劃作「準備進行攤檔整合或改善工程」,不再招標出租空置攤檔,亦會排除計算整體公眾街市出租率。結果,食環署向立法會提交的報告中,大家會發現公眾街市整體出租率逾九成,卻年年出現巨額經營虧損這樣如此荒謬窘境! 然而,荃景圍街市「準備進行攤檔整合」的計劃,一等便等了超過8年。翻查食環署資料文件,荃景圍街市對上一次公開招標空置檔位已是2009年的事!由此可見,荃景圍街市如今境況,與當年規劃不當、食環署政績考量,不無關係! 時至今日,不少人可能還在質疑出租率低,是由於荃景圍街市位置偏僻、人口老化所致。事實上,當我們嘗試翻查人口普查報告,荃威花園65歲以上長者佔13.4%,與全港長者比例(13.6%)相約。再者,長者居民較多行動不便,更加不願山長水遠、動輒半句鐘乘車往返荃灣市中心買餸購物。 與此同時,食環署管理僵化,不斷扼殺小檔主的生存空間。荃景圍街市燒味檔主眼見生意難做,曾經有意售賣燒味飯,幫補生計,但食環署回覆表示,租約訂明只准賣燒味,飯盒等熟食須在熟食檔售賣,結果居民到街市對面的超市購買燒味飯盒,不久街市內唯一的燒味檔也告結業。又有售賣有機蔬菜的檔主,食環署不讓其售賣乾貨,理由是乾貨必須在不同區域擺賣,但荃景圍街市是不會出租空置攤檔。故此,荃景圍街市門庭冷清,根本是食環署一手造成! 眼見生意一落千丈,街市檔戶選擇團結自救,可惜也敵不過食環署的官僚!荃景圍街市早於2004年開始討論重整活化計劃,主張把不同樓層攤檔遷至地下,騰空其餘兩層用作其他社區服務用途。經過8年拉鋸爭論,街市檔主、居民組織雖已達成共識,但食環署最終拒絕協助搬遷檔戶重新安裝鐵閘、水錶,活化計劃亦告吹。 翻查食環署資料,荃景圍街市管理諮詢委員會2012年6月開會通過擱置重整方案,當時參與決定的委員只有兩位隱形建制議員(包括林婉濱、黃偉傑)。得到當區議員支持,食環署便可理直氣壯,繼續丢空街市檔位,用時間逼使現有檔戶離開! 時至今日,荃景圍街市出租率由2008年的 51%,銳減至不足兩成。食環署更借政府顧問報告之名,決定永久關閉荃景圍街市。 根據食環署2017年4月向荃灣區議會提交的文件,聲稱顧問報告指「荃景圍街市出租率偏低是由於區內人口變化、街市位置不理想及交通不便、區內有多個街市及很多售賣同類貨品的零售店舖,對街市造成強烈競爭」。 不過,該顧問報告從未研究過荃景圍街市出租率偏低原因,且說「政府應檢視出租率低的公眾街市,例如荃景圍街市及筲箕灣街市等,評估問題的成因,以了解是因為區內街市設施供過於求、街舖競爭激烈、位置不便,還是區內發展變遷導致消費群轉變」。這樣看來,食環署確實有「講大話」之嫌,為要關閉荃景圍街市,胡亂堆砌數據! 荃景圍街市將於2018年3月1日正式關閉,檔主能夠自主決定的,只有是否接受食環署兩萬多元賠償,離開養活過無數家庭、滿載回憶的街市。當我們義正詞嚴斥責食環署堅拒招標逼死街市,我們不能忘卻地區議會早已淪陷,保皇政黨橫行無忌,不時會於關鍵時刻表態,出賣居民利益。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