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社區工作

【自由亞洲】香港公民社會留守者 仍堅守崗位竭力發聲

香港《國安法》生效滿3年,此法確立北京對香港的全面管治,同時使香港公民社會瓦解、議會中的民主派被迫退場,但還有一批留守者,包括民主派政團成員、前區議員和中國時評人,希望在《港區國安法》下,盡力捍衛港人尚存的權利。 陳寶瑩說:我們是「社會民主連線」,很多香港人因為捍衞自己的思想、言論和新聞的自由,現在被困在監獄,釋放所有政治犯! 《國安法》生效後,香港多個政黨和政團難逃解散的命運,「社會民主連線」(社民連)是少數堅持用抗議行動表達訴求的政團。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對本台表示,作為政治團體,向公眾說明他們的理念是最重要的工作,但在《國安法》實施這3年,不能像以往一樣辦遊行集會,影響他們發展;又說要表達信念,除了要應付《國安法》的風險,還有很多難關要跨過。 陳寶瑩說:《國安法》當然有很大的挾制,在政府認為是敏感的日子,「強力部門」會有一定程度的阻撓和勸喻;遊行和小型的抗議活動,有很大的障礙,很多時候我們只有4個人「擺街站」,可能旁邊已經站了10多個便衣警察,或者會用一些以往沒有用過的法律控告我們,例如「非法籌款」。政府現在最容易是用殖民地時代已有的《煽動罪》告我們,在網上發布任何當局不喜歡的意見便能提告。是逐步用很多不同的法律,限制《基本法》給予我們的自由。 陳寶瑩:不希望港只有一面倒聲音 冀發聲鼓勵仍堅持的人 社民連堅持多年、在香港主權移交日的抗議行動,近年都因受壓被迫取消。在剛過去的「六四」,陳寶瑩獨自拿著鮮花站在街上也被警方帶走。她承認,現在的環境想繼續用行動表達訴求很困難,但再難也要盡力發聲。 陳寶瑩說:我為何還要留在香港?不是要證明我們有多勇敢,而是當看到香港有不合理的事,無論是政治、經濟或社會還有想法,我們還是希望能表達出來,不希望香港社會只有一面倒的聲音。不管空間還有多微小,還可容許發聲,也要把異議聲音發出。在如此大壓力下,還有人願意發聲,對依然在堅持的人來說,發聲能讓大家看到彼此,是很大的鼓舞。 陳寶瑩表示,社民連主要靠捐款運作,籌款難和銀行帳戶被終止服務後,只能靠成員當義工,暫緩資金不足的問題。 趙恩來:區議會功能盡毁 地區服務缺口是民主派立足空間 原為區議員的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早前因「六四」集會被判刑,他出獄後沒有選擇離開香港,而是重返社區設立辦事處。他表示,在《國安法》和「完善選舉制度」後,大批民主派人士離開議會和香港,區議會也失去作為政府和地區橋樑的角色,地區民生服務是民主派還有立足的空間。 趙恩來說:區議員有9成的工作時間,都與政治無關,而是在香港擔當重要的社會服務功能。當你毁滅了一個制度,但無法建立一個新的制度代替,只會製造更多的社會問題,在香港會慢慢發生這種問題。我自資做地區工作,某程度上是彌補地區服務需求的缺口,服務不涉及政府常掛在口邊說的政治,還是有空間繼續做服務。  趙恩來表示,失去議席和政府支援,靠為居民服務收入極不穩定,但他表示「不會放棄信念」,會努力用自己的方法繼續服務香港人。 劉銳紹:《國安法》下難評中國時政 剩民生議題有評論空間 《國安法》下的言論空間同被收窄,媒體政論節目大幅減少,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這3年要做時評的風險和難度比以前高,但還未到完全噤聲的境況。 劉銳紹說:在《國安法》之下,當然困難比以前大得多了。所謂「紅線」是不斷移動的,還有很多所謂「觀察員」,「檢舉」和被親北京的媒體點名,就好像變成一個民間的舉報,變成以後官方行動的標準。總體來講,情況是比以前收緊了,但是民生問題還是可以。若談的是政治問題,從大原則、大方向來講,還是可以表達不同觀點。 劉銳紹自勉「辦法總比困難多」,未來會嘗試用不同的方法,相信在香港還是有機會發出不同的聲音。 (原文刊載《自由亞洲電台》2023年6月30日)

Read more

【致仍然堅持的人】 趙恩來用自己方法延續初心 拒絕遺忘

六四33周年的中午,有人拿著6枝白玫瑰和4枝紅玫瑰,由維園緩緩走向銅鑼灣港鐵站方向,他甫踏入崇光百貨一帶,或者是太多記者追訪的關係,便被警方重重包圍,再將他「驅逐」出銅鑼灣,這個人,就是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 3年前的回憶 3年後翻天覆地的轉變 回想3年前6月12日那天,政府無視民意,在當天如期恢復修訂《逃犯條例》二讀,趙恩來亦在現場,最深印象除了是嚴重的警民衝突、整個金鐘煙霧瀰漫外,還有香港人之間的情,「我記得果時最特別嘅地方就係,類似當年佔中嘅情況,好多人自發地去提供唔同嘅物資,譬如水、乾糧,去支援一啲集會人士。」但這天後,香港徹底的翻天覆地。 這3年,不論大大小小的遊行示威集會也消聲匿跡。趙恩來說,以前政府如果看見有如此大批市民表達不滿,總會嘗試回應以重拾市民的信任,但現在市民就算對政府所提出的政策感不滿,政府也會「霸王硬上弓」,「市民感覺到呢個政府其實已經唔再需要民意支持,亦都唔再需要香港市民嘅信任,好多不受歡迎嘅政策都會喺社會落實咗後,香港市民比較有能力果班可能會離開香港,尋找佢哋一個更適合生活嘅地方。」所以每個人身邊,總有一些親朋戚友選擇離開這片土地。 政治打壓下的牢獄之災 「我唔覺得我有任何做錯」 這3年來,香港變得政治敏感,趙恩來也成為受害者之一,「3年前嘅19年仲可以有六四燭光集會,19年之後其實都知道呢樣嘢係唔存在」。正因為如此,2020年的六四31周年,趙恩來與另外24人被票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判入獄8個月,於今年2月23日刑滿出獄。「我覺得呢個其實係一個政治羅織嘅罪名,我真係唔覺得我有任何做錯,其實大家都好明白,只不過喺不正常嘅政治環境下,我哋要去面對呢樣嘢」但這3年的社會環境,政治打壓下的「冤獄」似乎變得「習以為常」,「喺牆內有好多嘅朋友好似我咁,因為有唔同嘅政治原因而喺個監房入面」。 出獄後即重返地區工作 「讓同路人有個希望」 但牢獄生活並沒有打沉他的意志,原為荃灣區區議員的趙恩來,出獄後立即重投地區工作的崗位,為街坊團購生果、舉辦一日遊、搞足球訓練班等等,總之街坊大大小小的事務他也兼顧,其實是因眼見很多區議員被DQ(褫奪議席),他們的社區服務網點及辦事處慢慢消失,「如果我有能力範圍之內,我能夠去到幫到呢個社區去延續一點光,其實我覺得某程度上,都係讓同路人有個希望囉」,為的,就是在悲觀絕望的環境下,燃點到一絲希望,鼓勵香港人繼續堅持自己的信念。 趙恩來說,社會上仍有一眾朋友,在不同崗位,無論是在工作、生活、還是在他們所屬的社區默默努力著,「我哋又覺得喺社區層面,其實我哋亦可做多少少嘢,點樣去將我哋嘅信念去到社區實踐」。 大是大非仍敢發聲 「我選擇唔向後退」 在「大是大非」上,仍敢發聲的真的寥寥可數,趙恩來是其中之一,「我相信我唔係行前咗或者做多咗一步,只不過我到咗呢一刻我選擇唔向後退,當你身邊或者前排嘅人倒下時,變咗你就企喺前排啦」。就如六四當天「勇武」拿著鮮花到銅鑼灣,只是希望在這個令人窒息的空間下堅持他過去一直表達的事情,「我又覺得唔係好需要擔心,因為今日唔知聽日事,正如我哋3年前冇諗過香港變成今時今日咁樣,但倒返轉嚟睇,3年後香港會唔會有個新嘅開始」,或者如他形容自己,從來都是一個樂觀的人。 見證同路人選擇放棄 「呢樣嘢其實好令人氣餒」 眼見不少朋友離開或入獄,當然令他感到悲傷,不過在這黑暗的3年,有一些事令他更難以釋懷,「我覺得最難受係我見到有部份人選擇放棄,呢樣嘢其實好令人氣餒,無論留喺香港或者離開香港,最重要一樣嘢係你之後會做啲乜嘢」。趙恩來說如果留港的人選擇放棄,甚至乎變成建制一部份,那對整個運動也沒有甚麼意思;而離港的人,善用他們的空間去宣揚自己理念,幫助香港發展得更好,這樣子的話又不是一件壞事。 呼籲同路人堅持 拒絕遺忘 ...

Read more

【明報】污水陽性 荃灣居民質疑快測包話派又不派

政府上周六(26日)發稿稱在多區發現污水檢測呈陽性,當區民政事務處周日(27日)起會陸續向所涉22萬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荃灣前區議員趙恩來稱,區內數個涉及的屋苑至昨天未收到派發物資通知,其後獲民政處告知,由於上周(即政府出稿前)已有民間團體派發快測包,故政府不再派發。他質疑有關做法有問題,且不符政府新聞稿說法。 政府上周六發現屯門、觀塘、沙田和荃灣等6區有污水檢測呈陽性,涉及多個屋苑,同日發稿指當區民政處會由周日起陸續向有關屋苑約22萬名居民等派發逾22萬個快速抗原測試包,以供自行檢測。 稱民政處解釋已有團體派 本身是受影響荃威花園法團成員的趙恩來稱,民政處一般會主動聯絡屋苑法團或管理公司安排發放物資,但其屋苑和區內愉景新城和荃景花園至昨天未收到通知,遂向民政處查詢,獲告知因「荃灣社區抗疫連線」上周已向屋苑派發快測包,故不再派發。趙恩來認為做法不合理,因團體派發快測包與污水陽性無關,住戶或早已使用,而民政處解釋亦不符新聞稿,涉嫌誤導,令居民白等,亦對法團和管理公司造成困擾。另一受影響的觀塘樂華邨,區議員蘇冠聰昨引述房署稱「未收到」快測包,質疑事隔兩日,拖延檢測抗疫。 政府發言人回覆稱正跟進安排向相關地點的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預計本周內陸續完成。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3月29日)

Read more

【頭條日報】辭任荃灣區議員 趙恩來:離開議會不代表放棄社區戰線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表示,已請辭荃灣區議員職務,即日生效。 趙恩來今早在社交媒體發文指,已請辭荃灣區議員職務,即日生效,並感謝市民過去年半以來的信任與支持。他指,有幸以區議員身份服務社區是畢生榮幸,並對於未能完成4年任期表示抱歉。 他又指,「現在的議會,已非過去的議會,可見的將來也不能通過議政論政,革新社區,追求公義。」他續指,「議會的崩壞,告訴我們不要再奢望在體制內爭取任何改變」,在無奈下選擇辭任荃灣區議員。他重申,離開議會,並不代表要放棄社區戰線,需要嘗試共同探索新的出路,並指「上善若水,散聚有時」。 (原文刊載《頭條日報》2021年7月18日)

Read more

【有線新聞】趙恩來再辭荃灣區議員:專政借宣誓閹割議會監察職能

https://youtu.be/oB0PPLJ5368 趙恩來辭任荃灣區議員,即日生效。 趙恩來感謝市民的信任及支持,指專政僭建枷鎖,假借宣誓之名閹割議會監察的職能,代議士暢所欲言、上達民意都是罪,令他無法服務市民,所以無奈辭職。他又指惡法橫行、紅線處處、人人自危,港人生活在荒謬但不能習慣。 趙恩來去年初首次當選區議員,約一星期前亦辭任支聯會常委。 (節錄自《有線新聞》2021年7月18日)

Read more

【智慧公廁】人多易壞 新設計盼增維修效率

全港首兩個智慧公廁除了同樣位於荃灣,另有共通點是以髒臭見稱及曾獲翻新。有當區區議員直指,特別是處於郊區的荃灣川龍村公廁,過往因較多行山人士使用而容易塞渠,以致「臭到市民都不敢入內」;該公廁兩年前經翻新後略有改善但臭味依然,認為如今進一步改裝為智慧公廁屬「有好過冇」。另有市民認為公廁平時多人使用,設備容易損壞,相信智慧公廁設計能加快維修效率。 傳感器倘故障 恐弄巧反拙 區議員趙恩來指出,荃灣川龍村公廁位於該區熱門行山徑出入口,平日使用人流甚多,「假日隨時旺過旺角」。他直言該公廁因使用頻繁而設施容易損壞,如今雖然有望「升級」添加新型傳感設備,總算「有好過無」,但擔心一旦傳感設備損壞,情況反而更糟,「假設監測廁紙用量的傳感器損壞,咁就以為一直未用完,冇人會來換廁紙」。另一已辭任的區議員劉肇軒指出,荃灣德華公園公廁鄰近小巴站,平日使用的情況可謂人山人海,損壞情況屢見不鮮,希望日後改裝為智慧公廁後,令環境衞生再有改善。 市民馮先生認為,智慧廁所計劃原意良好,因為公廁較多人用,容易出現設施損壞。日後如果智慧公廁設施出現損耗或毀壞,有望在短時間內有工人前來修理。另一市民馮小姐歡迎以上計劃,指日後若市民可以於智慧廁所外觀察到廁所使用量,就不必親身步入廁所排隊,相信能減低在廁所逗留而產生的衞生隱患。 (原文刊載《東方日報》2021年7月11日)

Read more

【新聞內幕】引入品牌惹侵權疑雲 食客中毒擬集體索償

近日港版「洪瑞珍」爆出近年最大宗集體食物中毒事件,約二百三十五人涉食用在港生產的「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三文治後,出現屙嘔肚痛及發燒等,年紀最少只有兩歲。食環署更發現相關製造工場的暫准食物製造廠牌照早在今年四月十五日到期後未有續牌。 部分受害者擬向生產及雲售商進行集體索償。至於正牌的台灣「洪瑞珍」,則第一時間割席,強調港版「洪瑞珍」是「冒牌貨」,早已在今年初在港提控,並在六月一日獲高院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相關人士及公司使用「洪瑞珍」的名稱及商標。 本刊追查得悉,港牌「洪瑞珍」的代理商報稱斥資逾百萬元,經台灣總店家族成員取得代理權,沒料去年十月開業後,卻遭總店否認兼提控,加上爆出食物中毒事件,令代理商一鋪清袋,兼官司纏身。 「曾經收過台灣洪瑞珍三文治的手信,覺得幾好,後來得佑香港都有得賣就買來,但無諗過食件三文治會搞到入醫院。」Ada上月在荃灣南豐中心的「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購買及食用三文治後,即腹部劇痛兼連日高燒不退,「每日探熱都超過攝氏三十八度,捱到第五日終於頂唔順去醫院,醫生話再遲就有機會細菌入血,結果住了三日私家醫院,花了三萬多元。」 Ada遭遇並非個別事件,由五月十八日起,衛生防護中心及食物安全中心陸續收到市民食用該品牌三文治後出現腸胃炎病徵報告,涉及九個銷售點,截至六月一,累積個案至二百三十五人。食安中心更在涉事荃灣零售點的三文治樣本檢出沙門氏菌。 她事後得悉該三文治的製造工場涉無牌經營,便找區議員求助。協助Ada的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說,已收到最少十名事主求助,他們正尋求法律意見,計劃向涉事公司提出集體索償。 對於香港發生集體中毒事件,台灣洪瑞珍三文治(創始店)董事長洪峻聲罕有地在台灣召開記者會,直斥香港「洪家手作」是「冒牌」,並無獲得台灣「洪瑞珍三明治」合法授權。他說,今年一月已在港控告香港「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製造商和零售商侵權,並指該店在港引發集體中毒,損害品牌聲譽。六月一日,香港高院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相關人士及公司在有最終裁決前使用「洪瑞珍」三字及商標。 港版三文治全線下架 在食環署禁售、本港食客聲討,以及台灣「洪瑞珍」來港興訟等三路夾擊下,港版「洪瑞珍」的三文治已全線下架,連官網也被移除。本刊上周到其觀塘工場查看,發現重門深鎖,隔鄰單位人士稱已多日無人返回上址。至於九個涉事銷售點,六間專賣店已拉閘,大部分連招牌也拆掉;三間分銷店的店員則表示沒有再出售三文治。 捲入「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侵權的製造商和零售商,分別為由女商人周瑩瑩持有的鈺滿堂實業有限公司,以及經營連鎖零食店水晶屋的港商張乙家。 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周瑩瑩主動引入「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打造港版「洪瑞珍」,並於去年十月在觀塘自設工場,她亦一直以「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香港區總代理自居。 台灣亦爆商權糾紛 「周瑩瑩一直做開代理台灣貨品生意,早前看中了「洪瑞珍」這品牌,曾嘗試聯絡台灣的創始店的董事長洪峻聲,但一直搭不到路,於是轉向跟創始店有商權糾紛的「洪家手作」埋手。」 「洪家手作」由洪峻聲的堂妹洪毓姍在一七年創立。不過到了一八年八月,洪峻聲透過公司發聲明,指市面自稱「洪家手作三文治」的品牌,並非洪瑞珍合法授權,只其影射連結洪瑞珍家族,損害其商標權。 洪峻聲曾指責洪毓姍沒有經過他同意就開店,只因見堂妹經濟拮据,欠下親友不少錢,在親情份上,才同意讓她開一家店。沒料洪毓姍卻打著「洪瑞珍二代」名號,一下子在台灣開設十多間分店,令洪峻聲質疑堂妹背後有金主操控。 對於「洪瑞珍二代」名號,台灣「洪瑞珍」多次強調「洪瑞珍」不是人名,只是洪峻聲父親洪宜杉於四七年在彰化北斗開第一間店時所起的名稱。洪峻聲接手父親生意後,念在家族情感,同意部分家族成員們以「洪瑞珍」名號各自開店,至今全台約有二十七家。直至洪毓姍搞局後,洪峻聲在一八年正式召回各家族店,正式簽訂商標授權合約。 「周瑩瑩是真不知道,還是詐作不知「洪瑞珍」在台灣的商權糾紛也好,她疑似花了過百萬元,向洪毓姍獲得授權,使用「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的代理權。」知情人士說:「周瑩瑩跟「水晶屋」老闆娘是中學同學,大家相識多年,也有生意合作。周瑩瑩將「洪家手作」與「洪瑞珍」比喻為早年的「譚仔」跟「譚仔三哥」,即同一個家族成員各有各做,令「水晶屋」以為兩家人已有共識,冇諗過會惹上官非。」 知情人士續說:「洪毓姍主要派丈夫蔡志明出面,跟周瑩瑩接洽,以及來港協助開設「洪家手作洪瑞珍二代」,甚至派人到工場指點包裝要求、製造方法等。」 「洪家手作」在香港不斷擴張,觸動洪峻聲的神經,除了在台灣「洪瑞珍」官網發聲明,去年十月更率先在台灣提告,獲法院裁定台灣「洪家手作」須移除任何有關洪瑞珍相同或相似的商標;今年一月再來港入稟控告周瑩瑩名下公司以及「水晶屋」老闆侵權,並高調聲稱,已計劃今年大約八月左右會來港開店。 知情人士說:「周瑩瑩的食物工場在去年十月十六日取得暫准食物製造廠牌照,但有效期至今年四月十五日。由於疫情關係,周瑩瑩跟食環署那邊溝通出現問題,趕不及續牌。懷疑她怕停業會無錢交租及支人工,於是博一博,結果出事。」食環署人員早於四月二十三日巡查工場時已作檢控,但原來仍「偷雞」開工生產食品。 ...

Read more

【鏗鏘集】新聞.自由

https://youtu.be/mRQETaZ_aOo 新聞自由一向被視為香港繁榮的基石,不過,過去一年,香港的新聞自由持續倒退。 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發表最新新聞自由指數,短短兩年間香港急跌十位,排名八十。而香港記者協會的新聞自由評分今年再創新低,跌幅更是歷年之冠。 究竟,香港的新聞自由空間如何收窄?傳媒人又如何自處? (節錄自港台節目《鏗鏘集》2020年6月22日播出)

Read more
Page 1 of 2 1 2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