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環保署

【綠色屋苑】智能廚餘回收箱(試作機)落戶荃威花園

荃威花園成為全港首個私人屋苑,引進試驗智能廚餘回收箱,協助住戶回收廚餘循環再造,將於6月中開放荃威花園A至E座住戶率先參與。所有廚餘每日會由環保署安排專車,運往O.Park1 小蠔灣有機資源回收中心,用作發電、製作堆肥,資源重生。 趙恩來議員今日(5月31日)就與生產力促進局、技術供應商到場,試驗智能廚餘回收箱操作流程。荃威花園管業處將有通告招募有興趣居民參與(A至E座限定),之後會向參與住戶派發智能咭,憑咭開啟智能廚餘回收箱,然後把廚餘直接倒進箱內,完成回收後會顯示回收廚餘重量,以作參考。 【備註】荃威花園F至R座居民,可繼續參與 #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 屋苑廚餘循環再造項目

Read more

【議會跟進】重返現場 視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

過去一年,荃灣區議會積極跟進香港槍會射擊殘餘物污染郊野環境,要求政府部門正視。趙恩來議員聯同多個政府部門(地政總署、水務署、漁護署、環保署、警務處...)重返現場,視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最新進度。 2020年7月,水務署就射擊殘餘物跌落引水道造成污染,檢控香港槍會違反《水務設施條例》過後,香港槍會開始著手清理射擊殘餘物;但地政總署、水務署、漁護署異口同聲表示,射擊殘餘物雖有明顯減少,但現場仍有飛靶碎片、鉛粒散落草地斜坡,情況仍未達至部門滿意的水平。環保署經已要求香港槍會完成射擊殘餘物清理工作,之後需要委聘政府認可實驗所進行土壤重金屬化驗報告,用以評估實際污染情況。 警務處早前巡查期間,更在附近發現至少六枚彈頭膠塞,已交律政司審視是否作出檢控行動。 巡視期間,香港槍會期望盡快恢復部門飛靶射擊活動,但我們對於如何避免飛靶碎片落在附近斜坡植皮,表達關注;並且要求香港槍會提交具體建議方案(漁護署建議加建檔板方便收集射擊殘餘物),避免污染環境,否則警務處牌照科不應容許重新開始飛靶射擊活動。警方回應,香港槍會將於下月續牌,屆時會加入新條款,要求妥善清理射擊殘餘物,不可對自然環境造成任何污染。 我們荃灣區議會亦會持續跟進事件最新發展,守護鄉郊自然環境!

Read more

【香港01】「靶碎嶺」水渠塞射擊垃圾 徒手挖足兩分鐘未見底

https://youtu.be/B7tBJKr2iq4 香港槍會附近一帶林地兩年前被揭積聚大量鉛粒、膠塞及飛靶碎片等射擊垃圾。槍會清理工作原計劃最遲今年初完成,但環團近月重返現場,發現無論是飛靶碎片或體積小過「保濟丸」的子彈鉛粒仍在附近山頭遍地可尋;部分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更被來自槍會的射擊垃圾「塞爆」,現場實測徒手挖兩分鐘仍未見底。 附近山坡其中一段雨水渠,疑為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泥土連垃圾被一併加固。環團批評,香港槍會長期享受1,000元象徵式地價,使用約6.49公頃土地,但清理工作一直滯後,促請地政總署在監督上勿再「嘆慢板」。 地政總署回覆指,本月初去信槍會,要求提交確實清理射擊殘餘物及泥土檢測時間表,仍待回覆,會與相關部門各司其職,採取執法及執行契約條款行動。至於雨水渠疑遭射擊垃圾堵塞情況,發言人指需作進一步調查;水務署指會跟進該情況會否對相關集水區造成影響 。 記者日前隨環團綠惜地球重返香港槍會毗鄰山坡,去年大量近乎完整的橙色飛靶遍佈山坡、海量霰彈槍的子彈膠塞堆積如山的景象,雖然有所改善,但細看不難發現灰色鉛珠仍遍地可尋,在鉛珠污染較嚴重位置,一平方英呎範圍內多達千粒。 山坡上的「膠塞山」經清理後,依舊未恢復原貌,演變成「靶碎嶺」;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去年仍見暢通無阻,不過環團上月發現,其中一段長約20米、闊度及深度約30厘米的渠道,塞滿射擊垃圾,現場實地嘗試徒手挖掘,挖兩分鐘仍不見底,翻動靶碎時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前後被用大石攔截。 附近山頭水渠遭射擊垃圾堵塞 另一段雨水渠更被垃圾完全淹沒,更被倒入疑似砂漿物料加固,將泥土及靶碎廢物粘合舖平,無法分辨該處是泥地或渠道。至於渠道下方則有多個水務署用作搜證的標示,上述做法疑為阻擋垃圾沖落引水道。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近月沒有超強颱風、超級暴雨襲港,質疑現時垃圾堵塞渠道問題是人為所致,批評「本末倒置,非常離譜」,擔心大風大雨後垃圾仍會被沖下引水道。 至於連接城門引水道及槍會後山的一處土壤,被剷走所有植被及表土,但仍殘存大量鉛粒。楊認為,污染物已積聚多年及深入泥土,「當肉眼都睇到,深入泥土到底有幾多?無法知道,地政總署有責任搞清楚」,不能靠一次清理了事。 環團、區議員批地政總署「hea做」 香港槍會代表去年10月出席荃灣區議會時,曾承諾用2至3個月清理;地政總署其後引述槍會,指清理工作延至今年2月底完成,但至今仍是滿山射擊垃圾。楊日輝表示,去年底雖曾目睹槍會清理上百袋垃圾,但仍未完全兌現承諾,質疑槍會是放軟手腳,還是長年積聚的射擊垃圾量遠超預期。 楊續說,若地政總署繼續「hea做」,縱容污染問題持續,不排除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他又認為,環保署應做好把關,若槍會提交的泥土化驗方案不全面,署方有責任介入,確保化驗結果及檢測分佈,足以反映山頭的污染情況。 槍會污染問題未解決,荃灣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今日(22日)將續議槍會清理工作的跟進事宜。當區區議員趙恩來認為,地政總署應立即引用地契條款執法,督促作為「承批人」的香港槍會,妥善清理射擊殘餘物、提交緩衝措施,而非「坐喺度等運到」。他又透露,曾約見槍會持牌人,對方指會研究檢討射擊方向及加設圍欄,防止射擊垃圾落入山坡,才重新展開飛靶射擊,希望槍會積極清理,勿將射擊垃圾「掃落枱底」當處理。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4月22日)

Read more

【東方日報】槍會鉛粒靶碎仍遍山頭 以垃圾擋垃圾荒謬

https://youtu.be/KkbDh3h_VlI 香港槍會被揭未妥善處理射擊垃圾釀成環境災難後,去年終在輿論壓力下承諾願意負責清理大欖郊野公園一帶相關垃圾。然而,有關注事件的環保團體和當區區議員近日再度重返現場,發現現場仍遺有數以萬粒計鉛粒及一地靶碎,有人更將靶碎混合泥土塞爆槍會後山範圍內的雨水渠,圖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環團批評以垃圾阻擋垃圾的做法本末倒置,擔心雨季來臨無法疏通去水,射擊垃圾仍會沖進引水道,促請政府切勿「歎慢板」,要求督促槍會加快並妥善清理垃圾。 香港槍會位處荃錦公路旁、位於大欖郊野公園緩衝區範圍,本報曾兩度頭版報道揭發緩衝區位置滿布射擊垃圾,慘淪碎靶嶺、膠塞山後,槍會最終承認錯誤,於去年10月在荃灣區議會上,承諾用兩至3個月清理現場垃圾。揭發事件的環保團體綠惜地球以及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本月數度重返現場,發現後山的膠塞雖經已清理完畢,水務署亦在山坡上加設藍色標示擋板作搜證之用,但在一些非顯而易見的位置,垃圾污染依然嚴重,例如引水道的空地中植物即使被剷走,但泥土中依然有數之不盡的鉛粒,反映鉛粒深陷泥土,重金屬污染嚴峻,而後山位置飛靶碎片也顯而易見,清理工作甚為馬虎。 雨季恐無法疏通去水 最離譜的是,槍會範圍內後山山坡原有闊30厘米、深30厘米,長約30至40米的雨水渠,接駁城門引水道,用作疏通雨水。然而,近日所見,水渠中段約20至30米,被靶碎等射擊垃圾塞滿,前端及末端亦見有大石堵塞,懷疑是人為所造,推測是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批評做法本末倒置,以垃圾阻擋垃圾流走,擔心雨季來臨無法疏通去水,射擊垃圾仍會沖進引水道;趙恩來則譴責地政總署在監督上「歎慢板」,變相縱容香港槍會推卸責任。 地政總署回覆指,荃灣葵青地政處自去年9月起曾多次向槍會發信要求清理及預防,香港槍會曾回覆指,已暫停於用地內進行飛靶射擊活動,並加建圍欄以防止其射擊殘餘物流出槍會範圍,亦已安排承辦商清理射擊殘餘物。地政處於今年2月中及3月中曾進行跨部門巡查,確認槍會曾進行清理工作,惟於相關地段內及附近山坡仍發現射擊殘餘物。槍會表示在完成清理工作後進行泥土檢測,並已提交初步土壤檢測方案及聯絡化驗所,稍後會再提交詳盡方案。地政處於本月初再去信槍會,要求槍會提交確實的清理射擊殘餘物及泥土檢測時間表,正待回覆。至於有關雨水渠疑被堵塞或加入疑似凝固劑的情況,處方會作進一步調查。 多部門稱跟進 仍未解決 水務署回覆指,除定期巡查外,該署最近已在香港槍會範圍外的政府土地相關位置完成清理射擊殘餘物的工作,並在部分位置加設藍色標示,以監察槍會是否仍有射擊殘餘物流出,方便定位及作出比較。就香港槍會範圍內水渠疑被堵塞的情況,該署會與相關部門配合,以跟進該情況會否對相關的集水區造成影響 。 環保署回覆指,2019年及2020年共有兩個團體曾表示關注香港槍會及鄰近地段有射擊殘餘物,但並無接獲其他投訴個案;漁農自然護理署表示,相關部門今年初再次到現場視察,發現現場仍有射擊殘餘物,但數量比清理前少,已要求該會加緊進行清理工作並提供清晰時間表;警務處則表示,就射擊會相關的管有權牌照條款及條件中規定,持牌人須妥善清理及處置經使用的彈藥及其部分。如發現違例,警方會採取適當的行動。 (原文刊載《東方日報》2021年4月22日)

Read more

【議會工作】視察小濠灣有機資源回收中心

全港首個有機資源回收中心 O Park耗資15億元,座落北大嶼山小濠灣,2018年開始運作,每日處理200公噸廚餘,轉廢為能,產出有機肥料。訪問中心3月落成使用,荃灣區議會實地視察有機資源回收中心運作情況。 政府當局目前主要是於政府物業、食環署管理街市收集廚餘,稍後會逐步擴展至私人屋苑,加強廚餘回收配套。 荃威花園早於2020年率先落實屋苑廚餘循環再造項目,F-R座居民可以登記參與,體驗廚餘回收流程。環保署稍後更會增設智能廚餘回收箱,讓荃威花園A-E座居民參與。荃威花園亦將成為全港首批參與廚餘收集先導計劃的私人屋苑,把家居廚餘每日運至有機資源回收中心O Park,預計今年9月正式啟動。

Read more

【議會跟進】荃灣區內錯駁喉管樓宇位置

荃灣海邊臭味問題困擾居民多年,相信是區內個別舊樓把大廈排污喉管錯駁雨水渠道,直接排出大海,產生污染傳出陣陣惡臭。 渠務署這幾年已於荃灣區內主要雨水渠道設置「旱季節流器」,試圖把雨水渠道內的污水重新引至排污系統,紓緩海邊臭味情況。不過,我們明白要從源頭著手,才能解決問題。 經過年多時間跟進,屋宇署最新向荃灣區議會提交錯駁喉管樓宇名單,交代部門處理進度,目前發現共有31幢市區舊樓錯駁喉管,署方經已或即將發出修葺令,甚至作出檢控,逼令相關樓宇糾正問題。 然而,我們關注到政府當局如何協助涉事樓宇開展工程處理喉管錯駁問題。須知道,對於舊樓業主而言,最艱難的是組織業主大會商討集資工程費用,民政事務總署需要積極協調籌備相關事宜,否則難以妥善解決問題。

Read more

【議會跟進】要求停止濫發建築噪音許可證

荃灣柴灣角工業區內舊式工廈陸續拆卸重建,日以繼夜工程作業產生嚴重噪音污染,影響對面翠豐臺居民生活作息。 趙恩來議員積極跟進建築地盤噪音問題,揭發環保署向涉事地盤發出《建築噪音許可證》竟然容許承建商「平日晚上7時至午夜12時」、「平日午夜12時至早上9時」、「假日全日24小時」(連同平日辦公時間,即是全年365日24小時),使用特定機動設備進行噪音作業。環保署事前並無諮詢區議會、附近屋苑組織,完全漠視居民感受,實有濫發之嫌。 荃灣區議會就此開會討論事件,要求環保署停止濫發建築噪音許可證。環保署回應,有關地盤目前許可證有效期為半年,而建築工程承辦商亦已同意,盡量避免假日進行噪音作業,至於部分必要工序也會延遲至早上9時開始,減少對社區影響。 環保署會上承諾,對於柴灣角工業區地盤將來申請《建築噪音許可證》會更審慎,避免批出假日或清晨時段許可證,並會加強突擊巡查,確保地盤作業符合環保法例要求。

Read more

【政策倡議】靚箱重用 碎膠回收

歲晚期間,多個街市出現發泡膠包圍街市的情況。由於運菜車歲晚收爐,無再把發泡膠菜箱運回大陸供港批發菜場,加上街市商販大量棄置發泡膠,以致街市外圍一帶混亂骯髒不堪,發泡膠箱、未能售出的蔬果及垃圾混在一起,堆積如山。荃灣楊屋道街市一帶(河背街、川龍街、新村街等)發泡膠箱混雜垃圾胡亂棄置路邊:年三十晚,食環署外判商動用重型夾車18車次、垃圾車5車次,才將垃圾、發泡膠箱運往堆填區。 一般而言,部份質素較好的發泡膠菜箱本應由貨車運回大陸批發菜場重用,但由於商販沒有將爛菜、「爛箱」及「靚箱」分類;而農曆新年期間亦無足夠地方暫存「靚箱」,大批完好發泡膠箱未能等待初五運菜貨車啟市復工,無奈被當垃圾運往堆填區。 問題出於三方面:一是,菜販隨意將菜箱丟到街上,沒有承擔生產者的責任,先妥善分類回收;二是,街市及外圍一帶缺乏回收發泡膠的系統;三是,並無空間將「靚箱」儲存跨年。 我們建議街市及外圍應盡快建立回收菜箱系統,提升發泡膠箱再用及回收比例,並以「靚箱重用,碎膠回收」,包括商戶必須做好源頭分類,把無法重用的「爛箱」與可重用的「靚箱」分別運至指定地點,食環署或環保署亦應添置發泡膠冷壓機,將未能再用的箱即場壓碎,減少體積方便運輸,回收再造。 我們要求環保署、食環署盡快建立街市及其週邊的發泡膠箱回收系統,達至發泡膠「零堆填」。商戶必須履行生產者的責任,將發泡膠箱做好源頭分類,不能隨便棄置。關於新年期間的發泡膠箱問題,環保署應參考近年「綠色年宵」的方式,邀請團體或者社會企業在街市駐場,提升回收效率。

Read more

【蘋果日報】楊屋道街市「發泡膠山」情況改善 區議員促港府設冷壓機即場壓碎回收

《蘋果》早前報道,農曆新年期間荃灣楊屋道街市及附近一帶的菜檔外,堆積大量發泡膠箱,部份更堆至兩米多高,如同「發泡膠山」。有區議員建議政府,於街市建立回收菜箱系統,尤其於農曆新年期間加強回收,並在街市添置冷壓機,平日也可將爛箱即場壓碎,再送去回收。 5名荃灣區議員下午到街市附近的新村街、大屋街一帶視察,並向記者展示相片,講解新年期間該處發泡膠箱堆積如山的情況。他們表示,以往每晚都有運菜車將發泡膠箱送回內地菜場及回收場,但新年期間就未有車回收,以致整條街佈滿發泡膠箱。直到今天,情況才有好轉,街上發泡膠箱數量已大大減少。 區議員倡在街市及外圍設立指定膠箱收集區 區議員譚凱邦形容,「發泡膠山」情況難以接受,阻街之餘亦欠衞生。他建議食環署及環保署在街市及外圍設立指定收集區,並要求商戶將已爛的發泡膠箱及可重用的箱分類,以免他們隨地棄置膠箱。他解釋,商販應將可重用的箱叠好、紮好,放到收集區,再由貨車運回菜場。署方亦應在街市設置發泡膠冷壓機,將爛箱即場壓碎,減少體積並回收再造。 區議員趙恩來指,他年廿八至年三十都有到場視察,見到警方一連3日都未有加強執法,「一個軍裝都見唔到,冇人檢控亂咁棄置發泡膠箱嘅人」。他又形容,該處垃圾管理規劃相當落後,指最近的垃圾站位於聯仁街,一般人需步行約10分鐘,「(商戶)推一車發泡膠去垃圾站,來回可能要半個鐘,喪失咗喺舖頭幫手半個鐘嘅時間,仲點行去做回收?係城市規劃出錯」。 志願組織3日只能處理10%棄置發泡膠箱 「迷失的寶藏:發泡膠回收行動」上星期協助食環署回收該處發泡膠箱,項目經理李家銘表示,機構規模太小,同時又要處理年宵的棄置物,3日內只處理了楊屋道一帶共669.2公斤發泡膠箱,佔棄置量10%,只能「救得幾多得幾多」,其餘都要由食環署棄置於堆填區。 李家銘同意在街市添置發泡膠冷壓機,指一部機只佔一個卡板大小的位置,1小時可處理約50至60公斤發泡膠,之後可加工成有用物品。他稱一部冷壓機成本要10萬至50萬元不等,但長遠計都有成本效益。 《蘋果》正向食環署及環保署查詢該處發泡膠箱棄置量、票控數字及日後改善措施,正等候回覆。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2月15日)

Read more
Page 1 of 2 1 2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