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獨立媒體

【議會新聞】荃灣區議會招募區隊 議員倡如多於一隊應「打擂台」決勝負

荃灣區議會「荃灣區足球代表隊工作小組」通過,參考西貢區議會遴選區隊的準則,公開招募地區足球隊。荃灣區議員黃家華和林錫添均建議,如有多於一支球隊有興趣,應以「打擂台」方式,即透過比賽選出荃灣區隊代表。 黃家華表示,招募的球員應以居住在荃灣為佳,「擺一個擂台去邀請,招攬到一隊好勁嘅精英。贏嘅咪出線代表荃灣囉。我哋要咩啫?要好成績俾我哋睇。」 賴文輝稱有港超聯球隊有意落戶荃灣 工作小組召集人、民主黨賴文輝在會議後對獨媒透露,分別有港超聯、甲組和丙組的球會有意落戶荃灣,但指有港超聯球隊抗拒使用城門谷運動場作主場比賽。 荃灣區議會將參考西貢區議會遴選區隊的四大準則,即在球季比賽的最佳成績、是否以區內運動場作為主場、是否計劃與地區團體和區內學校合作,推動社區營造;及有否舉辦恆常的青年足球訓練活動的計劃。港超聯球隊理文最後擊敗原區隊,即西貢區體育會有限公司,來季將可以區隊名義出戰。 「荃灣區足球代表隊工作小組」開會討論招募地區足球隊代表。在會議開始前,賴文輝先特地澄清,指曾在八十年代踢過頂級聯賽的「荃灣區體育康樂聯會」和現時的荃灣足球會有所不同。 冀六月完成招募 參戰來年度足總賽 在會議上,林錫添質疑,民政事務署撥出40萬元予荃灣足球會,要求部門釐清「荃灣足球會」是否區隊,「到底邊隊係區隊呀?到時我哋通過咗,又過我哋一棟。又話我哋政治化,拒絕政府監管,但又要攞政府錢。」賴文輝他表示,希望能在6月前完成遴選,在來年度參與足總賽事。 工黨趙恩來問賴文輝是否曾和坊間的球會作溝通,和如有兩支球隊參與招募,會否有遴選標準,及相關費用如出場費的詳情。趙恩來表示,如果只有一隊球隊參與招募,亦不一定要接納,「要起碼有心推廣足球,唔係做咗件事就算,係做好件事。」 公民黨陸靈中認為,如只參考紙本的申請書,未能全面考慮球隊的實力,「好似請人咁整個 reading test,如果淨係睇 paper board,寫到天花龍鳳都得。」賴文輝回應稱,必須是在足總註冊和參賽球隊,才能參與現時的足總比賽。 同發信邀請「荃灣足球會」 賴文輝表示,邀請信將會同時發送予「荃灣足球會」,但不包括其他區隊,「可能傑志、流浪都會有興趣。」 荃灣區議會康體藝術文化普及委員會上月通過,去信足總及康文署,要求澄清「荃灣足球會」並非區隊,和不應享受區隊待遇。民政處官員則表示,荃灣足球會為18支區隊之一,強調區隊身份由足總決定。 「荃灣足球會」現為香港足球總會舉辦的丙組聯賽球隊,目前在16支球隊中排12,今季9場賽事錄得2勝2和5負;由於疫情關係,今季賽事不設升降制。總監陳慶榮早前接受獨媒訪問,承認球隊已和區議會沒有關係,更指更換標誌正是希望脱離關係。 林錫添建議加入體能測試 ...

Read more

【議會新聞】荃灣區會通過修改《會議常規》 缺席理由加入「履行法例要求的公民責任」

荃灣區議會下午開會,岑敖暉及譚凱邦因民主派初選被指串謀顛覆國家罪,二人因還柙未能出席區議會。荃灣區議員陳劍琴提出動議,修訂荃灣區議會《會議常規》,即缺席會議的申請理由加入包括「履行法例要求的公民責任」,即出席法庭聆訊、出任陪審員或出庭作證等。動議在民主派支持下通過,但民政處表明將諮詢律政司意見,檢視修訂有否違反《區議會條例》。 荃灣區議會《會議常規》第51條(1)列明,區議會只同意議員因身體不適,或代表其所屬區議會出席會議或活動而申請缺席區議會會議。陳劍琴提出,缺席會議的申請理由同時加入「懷孕、分娩、侍產(或相關理由)」或「其他區議會認為合理的原因」。 陳劍琴在簡介時表示,議會常規需作更新,以回應時代需要,認為目前欠缺家庭友善和公民的角度。伍顯龍原欲就動議發言,但區議會主席陳琬琛表示不會讓議員就動議發言。 動議在民主派支持下獲得通過,四名建制派包括工聯會葛兆源、鄉事派的陳崇業、邱錦平和文裕明期間均不在席。荃灣民政事務助理專員黎翊榮則稱,民政處將會諮詢律政司意見,檢視該修訂有否違反《區議會條例》。 此外,在會議開始前,民主黨賴文輝向區議會主席陳琬琛查詢,問臻缺席會議的岑敖暉和譚凱邦「點解無名牌」,陳琬琛表示,因為二人已在會議前請假,所以不設名牌。 陳琬琛稱心情沉重 對於岑敖暉及譚凱邦缺席會議,陳琬琛在會議上發言時,他有感而發稱今天的心情沉重,稱「政治一日都話長」,希望同事能一起盡心盡力盡責服務社區。 荃灣民政專員同「缺席」會議 此外,荃灣民政事務專員葉錦菁缺席會議,僅得助理專員黎翊榮出席會議。趙恩來在會前追問「專員去咗邊,佢又缺席呀?」黎翊榮才解釋稱專員因事未能出席會議。 (原文刊載《獨立媒體》2021年3月23日)

Read more

【議會新聞】荃灣區會前主席帶隊狙擊民主派 自稱記者質問是否宣誓

荃灣區議會下午開會,在會議開始前,前區議會主席黃偉傑連同至少5名建制派自稱是記者,到會議室外狙擊民主派區議員,質問他們會否宣誓,更阻礙對方進入會議室,「你哋唔記得手足啦?入去宣誓啦,好多『糧支』呀,發財埋邊啦!」 會議在下午2時半開始,建制派有備而來,民建聯伍俊瑜手持印有「荃灣區議員,你會宣誓支持基本法嗎?」的紙牌,黃偉傑又在會議室門外貼上標語「宣誓由此路進」,他們在事前更綵排狙擊過程。有掛上「工作人員」名牌的民政處職員和黃偉傑交流,期間有講有笑,無視會議室門口被貼上標語。 荃灣區議會會議室位於大廈2樓,黃偉傑在事前大聲道:「得一個出入口,呢班人無得走㗎啦。」該幾名建制人士手持無線咪和微型相機,自稱是記者,逐一追問民主派區議員會否宣誓。記者曾向黃偉傑查詢,為何扮成記者追問民主派,他未有回應,自行走到遠處。 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建制派在反送中浪潮下慘敗,黃偉傑在「麗濤」選區不敵民主派的謝旻澤,未能第三度連任。民建聯伍俊瑜則在「楊屋道」選區敗北,以174票輸給民主派的林錫添,未能在原區替陳恒鑌接棒。 工黨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對獨媒表示,建制派的做法可笑,「5個議員淨係認到一個,唔該做下功課先啦。」另一名民主派區議員陳劍琴在進入會議室時遭「假記者」撞到,她嘲做法無聊和「嘥時間」,又稱已即時回應「沒有暴徒,只有暴政」。 (原文刊載《獨立媒體》2021年3月23日)  

Read more

【獨立媒體】民政禁討論麗城花園警濫權 區議員:麗城唔屬於荃灣區?

荃灣區議會今午召開大會,荃灣區議員易承聰、謝旻澤、陳劍琴及林錫添會前抗議民政處濫用行政程序,禁止區議會討論警暴問題。易承聰提到,去年11月多名防暴警闖麗城花園濫權一事,已獲警察投訴課確認屬實,惟民政處仍阻止討論,「麗城而家唔係荃灣區?定獨立咗所以唔傾得?」 去年11月13日,50名防暴警察及7輛警車於市民收集物資期間,大舉進入屋苑內,並扣查年輕人。荃灣區議員(荃灣西)易承聰及(麗濤)謝旻澤向警察投訴課投訴,一年後收到投訴課確認內容屬實,其中包括警員無合理懷疑下闖入屋苑。惟民政處多次以「與荃灣居民福祉無關」抽起議程,令區議員未能於會議上質詢警務處。 易承聰發言時激動,稱區議員討論區內發生之事十分合理,亦是職責所在,不滿民政濫用程序抽起議程,「麗城係境外執法呀?點解唔俾講?(警察)玩晒啦?」 抗議進行期間,有5至6名軍裝警員於行人天橋戒備。當區區議員謝旻澤指,當日居民只是自發收集食物和水,便引來幾十個槍實彈的警員闖入屋苑,又向手無寸鐵的居民近距離舉槍及無理扣查年輕人,「十幾年前麗城有搶劫案,嗰陣都未見過咁多警察。」他又質疑,與其浪費警力「監視」區議員及無辜市民,不如專注解決區內違泊問題。 荃灣區議員(祈德尊)陳劍琴指警方由反送中運動至今,一直欠香港人無數真相,而麗城花園「係一個縮影,反映警暴失職未解決。」她指議員雖遭到打壓,但仍會爭取於區議會的議政平台明確表達居民意見,「堅持解散警隊,刻不容緩。」 會議上,荃灣區議員易承聰提出動議,要求跟進麗城花園警察濫權。惟荃灣民政專員葉錦菁指根據《區議會條例》第547章第61條,此議程不屬於民政處支援範圍,準備「帶隊走人」。易承聰舉牌阻止民政職員離開,大喊「你對唔對做住麗城嘅居民呀?走?」 在秘書處離場後,荃灣區議員(荃灣南)陸靈中質疑,民政處秘書離席時停止會議錄音,若將來把錄音檔轉做文字紀錄時,民主派所關注的議題均會被政權埋沒,又提出要求民政處交出錄音的副本,「我不嬲都係一個溫和派嘅議員,今次第一次畀民政抽起無得傾。」 荃灣區議員(荃威)趙恩來指,區議會需尋找方法,把民主派議員於議會內的發言完整紀錄,還市民一個真相。 (原文刊載《獨立媒體》2020年11月17日)

Read more

【獨立媒體】荃灣區會通過定期視察槍會污染 水務署稱或再起訴追討清潔費

位於荃灣荃錦公路的香港槍會去年被揭發未有妥善處理射擊廢料,大量鉛粒、飛靶、彈塞遺留在大帽山郊野公園,部份掉更掉落引水道並流入城門水塘;水務署曾就事件起訴槍會,惟因搜證失誤而敗訴。 荃灣區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於週四(3日)會議上通過臨時動議,要求水務署職員與區議員一同定期視察受污染區域。水務署高級工程師吳紀亦表示,水務署正積極尋求法律意見向香港槍會提出起訴,同時所有清潔水塘、斜坡所招致的相關費用亦一直紀錄在案,會向涉事人追討相關款項。 林錫添斥事件為生態災難:垃圾就垃圾啦 乜嘢射擊殘餘物啫 委員會主席、新民主同盟譚凱邦解釋,一年前已於區議會上提及事件,現時重提是因為水務署雖以法律途徑追討香港槍會,但因搜證過程出現問題,最後讓香港槍會脫罪。他指,城門水塘及周邊的郊野公園至今仍存在大量射擊殘餘物,包括彈珠、彈塞、飛靶碎片等,部分污染物更沿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 荃灣社區網絡成員林錫添直斥槍會為「亂拋垃圾的慣犯」,指現時整個山頭都是垃圾,情況已不止是環境污染,而是生態災難。他稱若以每粒膠粒計算,總計起來可能是上億元的罰款:「假如我出街亂拋垃圾都要罰$1,500啦,唔明點解咁都告唔入槍會喎。」 工黨趙恩來表示,他於2018年已接到居民投訴,自此一直有向政府部門查詢事件,惟漁護署只稱射擊場地不屬署方管理範圍,地政總署則稱地契條款不適用於目前情況,因事件沒有令政府蒙受損失,質疑兩個部門是否有執法權力。 譚凱邦促再檢控或收地 環團指清潔費應由污染者承擔 譚凱邦指,水務署有責任檢視城門水塘的水質是否受到污染,而漁護署應處理郊野公園被污染的問題。他亦提到,香港槍會的地契上清楚列明各項條款,包括清理殘餘物。他要求水務署、漁護署和地政總署「三署」合作,研究是否有機會再次檢控香港槍會,或取消槍會的地契,把該塊地收回。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則認為,比起不斷由政府政門「幫手執手尾」,政府更應由源頭開始預防同類事件繼續發生,而既然已知道污染的來源,清潔費用應由污染者承擔。 水務署:已紀錄相關清潔費 會向涉事人追討 水務署高級工程師吳紀堯表示,自去年3月已收到市民的投訴,他自己亦曾親身實地考察,十分清楚香港槍會造成的污染,會認真及嚴肅地調查。他稱,水務署一直儲存相關證據,正積極尋求法律意見向香港槍會提出起訴,同時所有清潔水塘、斜坡所招致的相關費用亦一直紀錄在案,會向涉事人追討相關款項。 漁護署:曾要求槍會提交廢棄物數量紀錄 惟收到資料欠詳情 漁護署郊野公園主任(保護組) 李英銘則表示,香港槍會曾於本年上旬回覆署方,稱會加強巡查射擊範圍內的廢棄物和控制廢棄物的累積;署方亦曾要求槍會定期提供相關巡查及射擊廢棄物數量的紀錄,但槍會提交的部分相片欠缺詳情,包括相片拍攝日期、射擊殘留物的數量、確實位置等資資訊。他稱已要求槍會盡快提供相關資料,漁護署及後會將所有資料及在現場清潔紀錄轉交地政總署,由他們決定相關懲處及管制。 地政處:會經既定程序審視 荃灣及葵青地政處署理高級產業測量師鄭浩賢指,香港槍會的地契限期至2027年6月30日,地政總署曾因事件去信警告槍會,並就此個案展開調查。他稱,地政總署會向不同部門徵求法律意見,並協助其他部門進行嚴謹的搜證及資料整合,一旦發現香港槍會違反土地契約,必定執行相關懲處程序,如申請向土地註冊處作「釘契」、在土地合約到期前慎重考慮是否續約,甚至收回地段或將相關權益轉歸政府。 ...

Read more

【獨立媒體】豪景花園居民斥律政司放生虐待動物兇徒:咁同警隊選擇性執法有乜分別?

律政司昨日決定不就深井豪景花園動物虐殺案作出起訴,荃灣民主派區議員、社區主任譚蓓欣及豪景花園街坊在今午會前抗議,不滿律政司決定。有豪景花園居民質疑律政司放生兇徒,強調居民都希望有一個公平公正調查,「咁同警隊選擇性執法有乜分別?」荃灣郊區社區主任譚蓓欣則指如政府不作為,民間只能用自己方式跟進事件,將會發起一人信行動及眾籌登報廣事件。 豪景花園街坊:只想要一個公平公正嘅調查 在今年2月14日,深井青龍頭豪景花園接連三日發生疑有動物被人由高處擲下,當中包括寵物鼠、貓、兔、雀鳥等,合共有29隻動物慘遭虐待,其中15隻動物死亡。警方曾追查涉事案件的單位住戶,但一直不見疑犯踪影,最後有兩名居住在豪景花園的男子在律師陪同下到警署自首,並以涉嫌「殘酷對待動物」被捕。 居住於豪景花園的曾女士,是虐待動物案件的其中一名發現者。對於案件歷經半年後,涉案人最終不獲律政司起訴,她表示百思不得其解,坦言不能接受這樣的結局,「我真係唔明白律政司點解要放生啲兇徒!咁同警隊選擇性執法有乜分別?我哋係唔會接受呢個結果,而豪景花園嘅居民都只係想要一個公平公正嘅調查。」 譚蓓欣:律政司係咪覺得動物嘅生命就唔係生命? 荃灣郊區社區主任譚蓓欣表示兩名涉案人士已自首,所有證供亦成立,不明白為何律政司仍選擇放棄起訴。她亦質疑律政司沒有尊重動物生命,選擇讓虐待動物的人士逍遙法外,「唔通動物嘅生命就唔係生命?只有人嘅生命先係生命?政府口口聲聲話會檢討動物保護條例,但實則上就無尊重過動物嘅生命。」 譚蓓欣補充,律政司所發的新聞稿指出,因案件沒有足夠及最新的證據而決定不作起訴。她希望社會各界,特別是豪景花園的居民若目睹事發經過,以及有最新證據能夠主動向她提供。她強調若政府選擇不作為,民間亦只能以「自己的方式」去擴散事件。她透露豪景花園的居民與社會有心人已在籌備眾籌登報,將事件透過報章廣傳,亦邀請社會各界參與聯署,並以一人一信質詢律政司,就不起訴作詳盡解釋。 謝旻澤:打壓年輕人就最大力度,非人道事件就若無其事 多名荃灣民主派區議員提出質疑,指政府去年才就《防止殘酷對待動物條例》修訂提出諮詢,但律政司卻率先放棄起訴涉嫌虐待動物的人士。區議員劉志雄一早表明將會在今天的環境、衛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中提出臨時動議,要求律政司交代不起訴豪景花園虐待動物案並重新檢討處理。 謝旻澤亦認同兇徒早已自首,放生疑犯如同放虎歸山,難保再發生同樣事件。他又斥政府草率的決定只是反映當權者根本不關心動物權益,「其實政府喺打壓年輕人就用最大力度,無證無據都濫捕濫告,但證據確鑿的非人道事件就若無其事咁撤控。」 工黨趙恩來亦表示兩位涉案人已自首,表面證供已成立,批評律政司不起訴的決定荒謬。他認為若區議會無法讓事件得到一個完整交代,變相是架空區議會的權力。他指香港是個相對發達的城市,反而保障動物權益的條例最落後,「其實香港同其他發達地方嘅科技、物質享受上都差不多咁先進,反而動物保護政策咁落後,完全唔似其他地方咁完善,我覺得政府真係要檢討吓,俾返個交代香港人。」 (原文刊載於《獨立媒體》2020年9月3日)

Read more

【獨立媒體】槍會懶理射擊廢料流入城門水塘 區議員促收回用地

位於荃灣荃錦公路的香港槍會去年被揭發未有妥善處理射擊廢料,大量鉛粒、飛靶、彈塞遺留在大帽山郊野公園,部份掉更掉落引水道並流入城門水塘。荃灣區議員譚凱邦昨日連同區議員及綠惜地球到練靶場,以及城門水塘引水道一帶實地考察。工黨區議員趙恩來指曾向政府部門投訴,但部門互相推卸,之後聯絡槍會,對方亦無意處理。他促請地政總署執行地契,防止環境受污染,在租約完結後收回土地。 彈塞佈滿山頭 引水道有碎片鉛粒 區議員易承聰及趙恩來在香港槍會緩衝區估算彈塞數量,發現平均每一平方米就有近320粒彈塞。民主黨易承聰形容情況「好震驚」,指這些膠彈塞佈滿整個山頭,堆積的高度可以淹過腳眼。城門河引水道的流水亦混雜橙色的飛碟碎片及數量頗多的鉛粒。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解釋,廢料本來只堆積在槍會的後山,但因颱風及天雨影響,廢料被沖到城門水塘引水道,並流入水塘。 趙恩來要求政府跟進 斥四個部門「一個踢一個」 工黨區議員趙恩來亦指,自香港槍會由1973由葵涌遷至荃錦公路後,便一直有污染問題。他又指,香港槍會範圍牽涉四個政府部門,包括水務署、地政總署、漁護署及警務處,「曾經有要求過佢哋跟進,但每個部門都係官僚作風,一個踢一個。」 趙恩來表示,一直接到槍會附近居民對噪音問題及水質污染的投訴。他曾向水務署要求跟進,因此水務署去年六月在城門水塘引水道上加設鋁合金擋板,防止射擊廢料跌入引水道。水務署亦進行水質測試,去年七月回覆趙指水質並無被污染,但他表示「都係唔知道會唔會對居民健康造成啲咩影響。」 區議員批槍會懶理污染 促收回土地 水務署去年3月曾就事件,向香港槍會票控一項「放置物質於水務設施內」罪。案件上月(7月17日)在西九龍法院開審,槍會否認控罪,裁判官最終亦指水務署搜證不慎而裁定罪名不成立。趙恩來亦曾聯絡槍會,但依然未見有任何紓緩措施。他認為該地段是政府租予香港槍會,地政總署有責任執行地契,防止環境受污染。他建議若香港槍會無法改善問題,署方應在租約完結後收回土地。 民主黨易承聰亦批評政府做法「匪夷所思」,不明白政府為何會主動幫助香港槍會清理廢棄物,「政府依家同喺市區嘅做法唔同,譬如公屋區有污染問題嘅時候,食環署都話會同房委會傾呀,但依家係政府單方面處理晒所有嘢。」他認為政府有契約主導權,可以要求槍會處理廢棄物。他表示不敢猜度政府的想法,「可能係因為有好多前警務人員都好鐘意喺槍會度繼續進行射擊活動,但我都唔敢講係唔係。」 綠惜地球:將化驗鉛粒對土地影響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指,今次是綠惜地球第六次實地考察。他們在2014年時已發現廢棄物,在上年才知道是射擊活動後的殘留物。他表示廢物的數量十分龐大,有機會對附近土地,如農地等造成影響,而附近亦有牛隻出沒,認為牠們可能會不慎吞下膠彈塞等廢物。 記者在引水道沿途可見有政府部門人員協助清理水中的飛靶碎及鉛粒,朱漢強稱「見報之後係多咗工人嚟清理,但廢棄物都多十倍,佢哋好努力執咗,但仲有源源不絕嘅彈殻,都係解決唔到源頭問題。」 朱稱,他們會進行採樣化驗,研究射擊後的鉛粒對土地的含量會否造成影響。他指,槍會去年曾發電郵至綠惜地球表示關注,又稱自己並不知道廢物的來源。朱漢強形容槍會對事件處理保守,甚至請大律師協助解決案件,因此認為現時不是與香港槍會談判的最好時機,但會繼續行動,讓槍會承擔他們應有的責任。 身兼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主席的新民主同盟譚凱邦則表示,下星期四荃灣區議會將舉行委員會會議,承諾會把議題帶到區議會討論。他又表示有邀請地政總署、水務署及漁護署人員出席。他懷疑香港槍會違反地契,促請政府要求香港槍會負上相應的責任。 (原文刊載於《獨立媒體》2020年8月29日)

Read more

荃灣雪糕店設初選票站 遭商場威脅終止租約

民主派初選將於本週末舉行,荃新天地二期Sogno Gelato雪糕店為新界西票站之一,惟店舖突遭商場以「涉嫌違反《租務條例》」為由警告,要求停止票站服務,否則會違約封鋪。店舖決定取消初選票站服務,荃灣區議員劉卓裕批評為政治打壓,有份參與新界西初選的新民主同盟譚凱邦籲市民「愈打壓,愈堅強」,更加踴躍投票。 立法會將於9月換屆,民主派於本週末舉行初選,不少黃店均成為票站。Sogno Gelato雪糕店亦於一個月前應劉卓裕邀請,成為票站之一。惟店舖於前日收到商場管理處信件,指店舖涉嫌違反《租務條例》,警告雪糕店取消初選票站的活動,否則可能會因違約被封舖。 Sogno Gelato原為荃灣區最大的票站,原已安排20名義工協助市民進行投票。劉卓裕表示,由於Sogno Gelato老闆決定取消票站,該站義工將分散至其他票站;他感謝店舖老闆願意借出地方作票站,又向市民致歉,呼籲市民到鄰近的福來及荃灣中心票站投票。 區議員:非首次有荃灣黃店遭商場業主打壓 一眾荃灣區議員高喊「保護票站,堅持到底」、「抗議打壓票站」、「請大家出嚟投票」等口號,並撕走店內的票站物品。劉卓裕直批是次為政治打壓,指荃灣區早前已有商場阻止童裝店擺放民主女神像,故這之已是第二次出手打壓。 民主黨易承聰指,荃灣區兩次商場打壓黃店的做法相似,均以違反《租務條例》警告商戶,務求令商家「跪低」。他又反駁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衞指初選或違《港區國安法》的說法:「(初選)關國安法咩事?關勾結外國勢力咩事?」,質疑曾恐嚇市民。易指,政權不敢面對民意是可悲的現況,「點解佢哋(政府)要驚佢哋眼中少數派嘅初選?」 譚凱邦:愈打壓,愈堅強 參與新界西初選的新民主同盟譚凱邦稱,對是次打壓感到憤怒及無奈,亦擔心更多票站被打壓會影響初選認受性;但他稱「愈打壓,愈堅強」,呼籲市民於週末踴躍投票。對於有質疑指,初選須抄下投票市民的身分證號碼會引起私隱憂慮,譚回應指票站義工只會抄寫數個號碼、防止重覆投票,並不會引致私隱問題。 民主動力執委趙恩來形容,初選是一個里程碑,擴大市民的政治參與,不論政治立場讓市民行使公民權利。他斥政權以不同手段「出口術」打壓票站,是「對香港民主發展諷刺」。 賴文輝議辦設票站 收房委會警告信 民主黨賴文輝的辦事處亦將借出作初選票站。他表示今早收到房委會的警告信,同樣指他違反租約條款,議辦用作非區議會事務。他稱不擔心房委會的警告,劉卓裕則建議他「靈活」應對,於辦事處門外設票站。賴文輝指初選是收集市民意見途徑,並非操控選舉;他認為,種種打壓反映政府害怕非建制派會集中票源參與立法會選舉,鼓勵市民踴躍投票。 (原文刊載於《獨立媒體》2020年7月10日)

Read more

小西灣富怡花園法團主席公款打官司 業主集聯署召大會追討

小西灣富怡花園業主立案法團管委會涉擅用屋苑儲備,支付主席楊漢成誹謗罪成官司的律師費,涉及金額達160萬港元。法團六年亦未有理會屋宇署修葺令,致整個屋苑被釘契。屋苑居民收集5%簽名,並已於1月5日提交予法團,要求召開特別業主大會,根據法例,法團需於14內召開及於45日內舉行特別業主大會,惟14日限期(1月19日)過後,仍未見召開大會的消息。 事緣現任主席楊漢成曾發出六封信件,指控前法團主席梁志貞動用屋苑儲備進行天價維修有黑幕,又指其涉黑,梁志貞控告楊漢成誹謗並勝訴,需賠償40萬。 攤付律師費避業主大會 區議員批存心蒙騙 不過有居民發現,楊漢成將涉及訴訟的費用約160萬,從法團儲備中支用,並攤分成每次約20萬,避免招標及經業主大會通過。根據《建築物條例》第20A(2)及(2B)條,任何服務或商品,但凡超過20萬及過屋苑預算超過兩成,須公開招標及由法團大會通過。但如果購買服務或商品時預計費用不超出20萬或超過年預算2成,則無需招標。 東區區議員(景怡)曾因瑩質疑,楊漢成「拆單」是要避開業主大會的諮詢,她要求法團公開財政報告,還居民真相。去年12月初的法團會議,居民曾計劃到場要求交代,但法團臨時更改開會地點,通過以屋苑資金提出上訴,以及負擔楊漢成40萬律師費,曾因瑩嘆道「大家希望有個見面嘅機會,但佢(楊漢成)連面對群眾嘅勇氣都冇」,「係咪一直要攞我哋啲錢?」 法政匯思成員何旳匡大律師指,根據《建築物條例》第29A條,如果法團管理委員會委員並非真誠地及以合理方式行事,則須為民事過失負擔責任。何的匡解釋,如果楊漢成誹謗的言論和他履行主席職責無關,則法團不應為他支付訴訟費用和賠償金。 懶理修葺令六年曾稱「好小事」 樓宇專家:買家會被壓價、保險費較高 除涉挪用屋苑資金外,楊漢成亦被居民揭發「懶理」屋苑修葺令達六年,結果屋苑單位函車位被釘契。曾因瑩斥法團多年只作「小修小改」,「點解唔做好啲預防措施?」,對於釘契不影響買賣,曾表示「的確係唔影響買賣,因為人哋都唔買」,表示曾聽聞有買家因釘契而轉為購入鄰近的富景花園。 全港業主反貪腐反圍標大聯盟發言人、工黨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指,屋宇署的修葺令期限一般為3至9個月,若法團不理修葺令,屋宇署有權向法庭申請「釘契」。假如情況對於公眾安全有即時危險,屋宇署也有權委聘工程人員進行維修工程,事後向法團追討工程費用,並額外附加相當於工程費15%行政費用。趙恩來指,釘契可能影響樓宇銀行按揭成數,買賣雖然沒有限制,但會被買家壓價,保險費亦有機會較高。 居民赴管理處求對質 遭保安恐嚇:你玩夠未呀? 居於屋苑25年的居民王先生,批評管理處與法團蛇鼠一窩,他曾前赴管理處投訴及要求與楊漢成會面,卻遭保安舉起手機拍攝,恐嚇指「你玩夠未呀!」 法團無能,居民決定自救,另一名居民梁先生與其餘約10名街坊於屋苑「洗樓」七次,把楊漢成的「劣跡」逐戶逐戶張貼於門外及投放於信箱,望將事件廣傳,集結力量抗衡法團。梁先生嘆改變居民思想的過程艱難,單張不但疑遭保安快速撕走,法團更疑以相同招數反咬梁先生一夥為「梁志貞班人」、「藏頭露尾」,「其實我哋只係想攞返公道,係誠信問題。」 他們收集超過5%業主的簽署,並於1月5日提交予法團,要求召開特別業主大會,追討楊漢成挪用公款,並要求罷免他及重組法團。根據法例,法團需於14內召開及於45日內舉行特別業主大會,惟14日限期(1月19日)過後,仍未見召開大會的消息。 本網記者曾於去年12月尾至今年1月初,多次分別以短訊、電郵、致電及親赴管理處的方式試圖聯絡楊漢成,其中管理處接聽超過五次電話,職員反覆著記者留下聯絡方式,指楊漢成會作出回應,「居民都係咁樣搵佢」,惟截稿前仍杳無音訊。 (原文刊載於《獨立媒體》2020年1月23日)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