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漁農署

【香港01】「靶碎嶺」水渠塞射擊垃圾 徒手挖足兩分鐘未見底

https://youtu.be/B7tBJKr2iq4 香港槍會附近一帶林地兩年前被揭積聚大量鉛粒、膠塞及飛靶碎片等射擊垃圾。槍會清理工作原計劃最遲今年初完成,但環團近月重返現場,發現無論是飛靶碎片或體積小過「保濟丸」的子彈鉛粒仍在附近山頭遍地可尋;部分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更被來自槍會的射擊垃圾「塞爆」,現場實測徒手挖兩分鐘仍未見底。 附近山坡其中一段雨水渠,疑為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泥土連垃圾被一併加固。環團批評,香港槍會長期享受1,000元象徵式地價,使用約6.49公頃土地,但清理工作一直滯後,促請地政總署在監督上勿再「嘆慢板」。 地政總署回覆指,本月初去信槍會,要求提交確實清理射擊殘餘物及泥土檢測時間表,仍待回覆,會與相關部門各司其職,採取執法及執行契約條款行動。至於雨水渠疑遭射擊垃圾堵塞情況,發言人指需作進一步調查;水務署指會跟進該情況會否對相關集水區造成影響 。 記者日前隨環團綠惜地球重返香港槍會毗鄰山坡,去年大量近乎完整的橙色飛靶遍佈山坡、海量霰彈槍的子彈膠塞堆積如山的景象,雖然有所改善,但細看不難發現灰色鉛珠仍遍地可尋,在鉛珠污染較嚴重位置,一平方英呎範圍內多達千粒。 山坡上的「膠塞山」經清理後,依舊未恢復原貌,演變成「靶碎嶺」;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去年仍見暢通無阻,不過環團上月發現,其中一段長約20米、闊度及深度約30厘米的渠道,塞滿射擊垃圾,現場實地嘗試徒手挖掘,挖兩分鐘仍不見底,翻動靶碎時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前後被用大石攔截。 附近山頭水渠遭射擊垃圾堵塞 另一段雨水渠更被垃圾完全淹沒,更被倒入疑似砂漿物料加固,將泥土及靶碎廢物粘合舖平,無法分辨該處是泥地或渠道。至於渠道下方則有多個水務署用作搜證的標示,上述做法疑為阻擋垃圾沖落引水道。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近月沒有超強颱風、超級暴雨襲港,質疑現時垃圾堵塞渠道問題是人為所致,批評「本末倒置,非常離譜」,擔心大風大雨後垃圾仍會被沖下引水道。 至於連接城門引水道及槍會後山的一處土壤,被剷走所有植被及表土,但仍殘存大量鉛粒。楊認為,污染物已積聚多年及深入泥土,「當肉眼都睇到,深入泥土到底有幾多?無法知道,地政總署有責任搞清楚」,不能靠一次清理了事。 環團、區議員批地政總署「hea做」 香港槍會代表去年10月出席荃灣區議會時,曾承諾用2至3個月清理;地政總署其後引述槍會,指清理工作延至今年2月底完成,但至今仍是滿山射擊垃圾。楊日輝表示,去年底雖曾目睹槍會清理上百袋垃圾,但仍未完全兌現承諾,質疑槍會是放軟手腳,還是長年積聚的射擊垃圾量遠超預期。 楊續說,若地政總署繼續「hea做」,縱容污染問題持續,不排除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他又認為,環保署應做好把關,若槍會提交的泥土化驗方案不全面,署方有責任介入,確保化驗結果及檢測分佈,足以反映山頭的污染情況。 槍會污染問題未解決,荃灣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今日(22日)將續議槍會清理工作的跟進事宜。當區區議員趙恩來認為,地政總署應立即引用地契條款執法,督促作為「承批人」的香港槍會,妥善清理射擊殘餘物、提交緩衝措施,而非「坐喺度等運到」。他又透露,曾約見槍會持牌人,對方指會研究檢討射擊方向及加設圍欄,防止射擊垃圾落入山坡,才重新展開飛靶射擊,希望槍會積極清理,勿將射擊垃圾「掃落枱底」當處理。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4月22日)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