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明報

【明報】支聯解散首私下悼念 趙恩來:有心最重要

支聯會解散後首個六四,前常委趙恩來昨晚在辦事處點燭,他說今年是首次在私人地方悼念,對未能重返維園感唏噓和遺憾,但認為悼念最重要是有心,在什麼地方也只是形式問題。 另一前常委梁錦威昨晚在社交網站上載相片,顯示他在維園旁的中央圖書館外持燭悼念,並寫道「只要良心仍在,信念之火就會不滅」。 趙與朋友昨日午飯後買了6支白玫瑰和4支紅玫瑰,在維園外圍從天后走到銅鑼灣,「在附近行一個圈算是緬懷過去的記憶,這是大家最低程度可以做到的事」,最終他在銅鑼灣遇警截查,被命令離開。他其後回到辦事處,在晚上7時許點起燭光悼念,並開着多個寫有「支持天安門母親」的電子蠟燭。他稱基於現實情况,未有到公眾地方點燭。對於有生之年能否重返維園悼念六四,他說對未來從來充滿希望,「今日不知明日事」,正如3年前沒法知道不能再在維園悼念六四。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6月5日)

Read more

【明報】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持花到銅鑼灣遭截查 警稱或煽動非法集結要求離開

今天(4日)是支聯會解散後首個六四,下午大約3時,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手持鮮花到銅鑼灣,遭警員截查並帶入東角道封鎖線內查問。警員着趙恩來將鮮花收在背包內,並查詢他的目的地,查問大約10分鐘後,他被警員帶到港鐵站離開。 趙恩來對記者表示,今天約了朋友在銅鑼灣吃飯,飯後將離開,而手上鮮花是送給朋友。他表示,本無計劃悼念六四,惟警方神經非常緊張,一出銅鑼灣站便引來大批警察包圍。他稱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六四文宣,但警員質疑他手持6枝白玫瑰和4枝紅玫瑰,稱他的玫瑰有可能煽動非法集結,故要求他離開銅鑼灣,「要求我離開銅鑼灣,不可再喺銅鑼灣,無任何法律理據。」 他說不理解警方做法,認為手執玫瑰不會煽動到別人去悼念,而現場無任何人挑釁或煽動集會活動,「唔知點解(警方)有咁嘅部署同神經」。 他表示今天將不會再到銅鑼灣,並於私人地方悼念,「對自己良心有個交代」,至於以後會否再到銅鑼灣悼念則是未知數。他說過去30多年維園悼念六四的情況惡化,但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香港人有自己的感受,望港人不要磨滅記憶,但不要鋌而走險。 女長毛︰當局打壓無阻悼念六四 綽號「女長毛」的社民連成員雷玉蓮下午前往維園期間,被警員押返灣仔警署。她稱警員要求她同意把身上寫有「奠」字的紙板、3束鮮花及電燈扔掉,才可獲放行。她其後到中聯辦門外悼念六四,有警員叫她不能燃燒祭品,但未阻止她唸經。她表示,今早曾探訪被還押的社運人物古思堯,古思堯叮囑她協助買鮮花悼念六四死難者。雷玉蓮稱,不論當局如何打壓,都無法阻止她悼念六四。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6月4日)

Read more

【六四仍在】趙恩來:記住一件事不犯法吧

2022年是已故前支聯會主席司徒華曾預言「六四平反」的一年,但華叔遺願未圓,支聯會去年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並已宣告解散。在首個沒有支聯會的六四,沒有組織申請舉辦悼念集會,連續3年維園再沒有燭海,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認為,即使不能集會,最重要香港人仍有心悼念,「記住六四,拒絕遺忘。記住一件事,相信這不犯法吧」。縱使沒有支聯會,他深信民間仍可口耳相傳,將六四記憶傳承下去。 2020年,趙恩來與時任支聯會常委等人到維園亮燭悼念六四,事後他被控參與非法集結,他有感與法庭爭拗「無甚意思」,考慮訴訟成本後,選擇認罪,去年9月15日被判囚8個月。 獄中聞解散 「慶幸不需投票」 選擇留港續做社區工作 入獄不久,支聯會醞釀解散,以至召開特別會員大會表決,其時已辭任常委一職的趙恩來,靠聽收音機和讀報才得悉消息。被問到是否支持支聯解散,他僅說相信牆外人的決定面對政治形勢、情感與道義之間的掙扎,「只能說,我慶幸我不需投這一票」。 前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許多前支聯會常委亦身陷囹圄或已經離港,今年2月出獄的趙恩來,是少數仍留下來的前常委自由人,曾被勸告離開,但他說「從沒想過走,要走的不應該是我」,選擇留港繼續做社區工作。 稱總有方法表達 最重要有心 《港區國安法》2020年6月尾實施後政治環境巨變、支聯會解散,對趙恩來而言屬預期之內,但他形容大家適應力很強,縱使環境惡劣,「總有方法表達自己」。他說,即使不能公開集會悼念六四,也可以在家中悼念或到教堂祈禱,最重要仍有心悼念,六四當日他會用自己的方式悼念。 維園燭光集會過往成為不少年輕人認識六四事件的契機,對趙恩來亦然。六四事件那年,生於1985年的他年僅3歲多,讀中學才認識這段歷史,2000年首次到維園參加六四集會,獲邀加入支聯會當義工,2002年以17歲之齡成為首屆「支青組」成員,2015年起出任常委。 被問沒有支聯會,如何將六四歷史傳承,趙恩來認為,即使無法集會,也阻止不到社會討論,並與下一代講述六四事件,深信未來會有民間口耳相傳,傳承六四記憶,「希望在民間」,「記住六四,拒絕遺忘。記住一件事,相信這不犯法吧」。 「你能夠消滅圖騰 但要毁人心相當困難」 趙恩來又以台灣的歷史為喻,指1970年代經歷「美麗島事件」,許多人從沒想過後來的民主發展,甚至後來可一人一票選總統,「從來歷史都是靠每一個人一點一滴地爭取」。面對運動低潮,他認為當下最重要是「做好自己」,相信在目前社會環境,要運用更有智慧的方法走下去。 曾被批評「行禮如儀」的維園集會不再,悼念六四的《國殤之柱》及民主女神像去年底先後被移離大學校園,趙恩來形容六四記憶在香港正被消滅,「你能夠消滅圖騰,但要毁滅人心是相當困難,若六四事件無妥善解決,是不會改變到香港人的心」。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5月30日)

Read more

【明報】維園點燭囚8月 趙恩來:原以為控罪性質如違泊

2020年六四,時任支聯會常委兼時任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到維園燃點燭光參與悼念活動,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判囚8個月。趙恩來說,當初法庭傳票寄上家門,以為控罪性質和違例泊車一樣,可以罰款處理,未料反修例案愈判愈重,「法庭咩案都要攞到盡」。他指獄中日子不難捱,只是囚倉每星期都有年輕面孔加入,有感社會形勢變化甚大,「抵抗恐懼的方法就是做好自己」。 逾半倉友涉示威案 信件隨月漸少 警方前年以疫情為由禁止六四集會,26人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有人流亡海外,有人仍在牢獄,已完成刑期的趙恩來,是少數現時留在香港的自由身。他說,原本一直相信行使集會權利不必負上刑事責任,但經過一浪接一浪的拘捕和起訴,形容「在現場點支蠟燭已經是罪名」,審訊前開始有心理準備入獄。 趙恩來服刑時,囚倉內過半囚友是示威案被告,「農曆新年前,每星期兩三單暴動判刑,就『跌』兩三個新人入來,有理大(被捕的),也有中大『二號橋』(被捕)的」。他替囚友派信時,留意到剛入獄者收到親友、筆友較多信,已服刑一年半載者卻沒有信收,容易消磨意志。 在趙恩來口中,獄中生活不算艱苦,他獲分派的囚室可透過窗戶看到海,偶爾瞥見玩滑浪風帆的人;看書讀報都可過日子。出獄後,他獲市民眾籌支持,可繼續在原本的區議員辦事處營運社區辦事處。至於未來如何走,他說無法評估每一步的風險,「好多事情我控制不了,我決定不擔心,做好自己本分」。 「有種死硬派」 料六四集會不滅 回過頭看,趙恩來記得於2001年加入支聯會時,輿論焦點在六四晚會參加人數下跌,以後可能無人悼念六四;現在是《港區國安法》下,堅持悼念的人要面對刑事風險。時局變化無人能料,社會氣氛低迷,但他認為當下也未必陷低谷,相信六四晚會不會成為絕唱,「我們告訴大家,去六四燭光集會要坐監,但大家都可能衝出來,因為社會有一種死硬派」。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4月18日)

Read more

【明報】污水陽性 荃灣居民質疑快測包話派又不派

政府上周六(26日)發稿稱在多區發現污水檢測呈陽性,當區民政事務處周日(27日)起會陸續向所涉22萬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荃灣前區議員趙恩來稱,區內數個涉及的屋苑至昨天未收到派發物資通知,其後獲民政處告知,由於上周(即政府出稿前)已有民間團體派發快測包,故政府不再派發。他質疑有關做法有問題,且不符政府新聞稿說法。 政府上周六發現屯門、觀塘、沙田和荃灣等6區有污水檢測呈陽性,涉及多個屋苑,同日發稿指當區民政處會由周日起陸續向有關屋苑約22萬名居民等派發逾22萬個快速抗原測試包,以供自行檢測。 稱民政處解釋已有團體派 本身是受影響荃威花園法團成員的趙恩來稱,民政處一般會主動聯絡屋苑法團或管理公司安排發放物資,但其屋苑和區內愉景新城和荃景花園至昨天未收到通知,遂向民政處查詢,獲告知因「荃灣社區抗疫連線」上周已向屋苑派發快測包,故不再派發。趙恩來認為做法不合理,因團體派發快測包與污水陽性無關,住戶或早已使用,而民政處解釋亦不符新聞稿,涉嫌誤導,令居民白等,亦對法團和管理公司造成困擾。另一受影響的觀塘樂華邨,區議員蘇冠聰昨引述房署稱「未收到」快測包,質疑事隔兩日,拖延檢測抗疫。 政府發言人回覆稱正跟進安排向相關地點的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預計本周內陸續完成。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3月29日)

Read more

【明報】何俊仁步犯人欄 孫女「爺爺」聲聲喊

六四案12名認罪被告中,5人在判刑前獲准保釋,最終3人獲判緩刑。一直獲保釋的前區議員趙恩來昨日穿上印有「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字句上衣,在庭外向記者表示,盼「每個香港人都能夠安然地度過這個亂流」,之後到法庭聽取判刑,當得悉被判囚8個月、步入犯人欄時,他對着眾人呼喊「悼念六四無罪」。 庭上不乏眾被告的親友,包括同案被告之一、擬不認罪的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在泛民「35+初選」案獲准保釋的立法會前議員黃碧雲、楊森太太、梁國雄太太陳寶瑩、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等。開庭前,日前辭去支聯會職務的何俊仁步入犯人欄,公眾席傳出一個小妹妹的聲音,她屢次大叫「爺爺!」何俊仁不斷揮手示意。 逢結婚20周年 尹兆堅語妻:唔好喊,我會勇敢 至於被判囚10個月的尹兆堅,其facebook昨晚貼上「給太太的口訊」,原來昨天是他與妻子結婚20周年紀念日。尹向妻子表示:「對唔住!唔好喊,要堅強,我會勇敢面對。」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16日)

Read more

【明報】六四案擬認罪 料今即還押 趙恩來「暫別」:助理續深耕社區

支聯會以往每年6月4日都喺維園舉行集會,去年警方首度因疫情為由反對,多名常委、民主派仍到維園悼念,其後24人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部分被告認罪。案件今日審理,部分人將認罪,包括支聯會前常委趙恩來(圖),佢喺facebook發文,預計會即時還押、刑期唔短,需暫別大家;但強調即使不能親身處理地區個案,但富經驗嘅助理可代勞,堅守陣地、深耕民主。 趙恩來話,兩年前邊個都諗唔到港人點亮維園燭光、高呼民主自由、悼念民主烈士,要付上身陷囹圄嘅代價;佢慨嘆當權者「以『法律』之名,行專政之實」,又指有人為求自保、選擇自劃紅線、一退再退,「但最終也避不過滅頂之災」。 籲勿揣摩紅線:永超常人理解 趙恩來寄語唔好嘗試揣摩紅線喺邊,「答案永遠超乎我們常人理解」。佢已預算刑期會遠多於3個月、即時遭褫奪議員資格,所以之前主動辭任荃灣區議員,其後透過Patreon形式支援社區服務處繼續營運,目前經費可維持地區據點至明年農曆新年前。 翻查資料,六四案共有12人今日會認罪,除咗趙恩來,仲包括何秀蘭、楊森、梁國華、何俊仁、梁國雄、陳皓桓、尹兆堅、朱凱廸、張文光、郭永健及麥海華。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9日)

Read more

【明報】趙恩來下獄:牆內仍發聲 猶勝牆外噤聲

成立逾32年的支聯會,上周六宣告解散。支聯會屬本港老字號組織,常委、領導層、義工一路走來,由年盛到歲暮 。支聯會2002年成立「支青組」冀吸納年輕人,當年只有17歲仍是中學生的趙恩來是首屆「支青組」成員,長大後成為支聯會常委,與該會風雨同舟近20年,至今年7月「策略性」辭任常委,仍難逃牢獄之災︰因去年六四維園集會被控參與非法集結,他認罪,判囚8個月。 趙恩來在審訊前接受訪問說,無悔加入支聯會:「有團體每年提大家六四發生什麼事……我在牆內仍可發聲,總比在牆外噤聲好。」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27日)

Read more

【明報】趙恩來辭區議員 續辦社區活動

大批民主派區議員辭職,部分人思考「轉型」,諗方法延續地區工作。趙恩來(圖)前日辭任荃灣區議員,其facebook發文話「請恕怯懦未能完成四年任期」,但佢同Emily講會繼續部分社區活動,例如兒童足球訓練班、瑜伽班等,全因早前已承諾街坊,「唔能夠甩底」。至於錢從何來,趙恩來話會努力爭取資源,日後或會發起社區月捐計劃,有信心香港人會提供財政資助。 趙恩來話希望繼續保持辦事處,推行環保研究等計劃,指即使冇咗區議員,社區仍有問題要解決,要有人為社區發聲。佢話有研究偕其他辭任區議員辦活動,如社區團購,旨在保持社區嘅溫度。 有人辭任,亦有留低者做最壞打算。屯門區議員張錦雄喺區內幫2019年區選嘅競爭對手、現任屯門分區委員會委員陶錫源宣傳,掛橫額印上陶嘅聯絡資料。張錦雄講笑話,表面上係驚自己被DQ後,居民搵唔到其他人幫手,其實佢話掛橫額係一種控訴,因為分區委有權選特首,職能重要,但日常生活中街坊根本聯絡唔到呢啲委員。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7月20日)

Read more
Page 1 of 5 1 2 5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