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抗暴之戰

【初選大搜捕】梁家傑嘆港法律變「誅心」 馬恩國稱61萬投票市民都犯國安法22條

警方國安處引「港版國安法」大搜捕民主派人士,資深大律師梁家傑質疑普通法下,法律未有禁止的行為不屬違法,「幾時香港法律變成『誅心法律』?唔理係咪合法,堆砌動機」;建制派大律師馬恩國則指應以《國安法》23條,即「教唆」觸犯22條,控告民主派人士,又指參與初選投票的61萬名選民都觸犯22條,但不贊成控告他們。 國安處將矛頭指向港大法律系前副教授戴耀廷提出的〈真攬炒十步〉,指計劃透過否決財政預算案迫特首下台,癱瘓政府,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當中涉及《國安法》的法律理解引起爭議。本身是資深大律師的公民黨主席梁家傑在港台節目《城市論壇》表示,社會關注戴耀廷提出的計劃如何符合以非法手段,阻撓政權機關履行職能以顛覆政權,梁直言戴的計劃僅是「天馬行空狂想曲」,當中不少步驟要甚至要政權配合,反問:「幾時香港法律變成『誅心法律』?」 梁認為,現時指控戴等人違法是誅心,與普通法理解法律不同,「唔理行為係咪合法,只要堆砌動機,用動機入罪,就叫做誅心」。 另一嘉賓、建制派大律師馬恩國也稱,「睇完都擔心,點樣用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拉佢哋(53名民主派人士)」;被問到初選及否決財政預算案是否非法手段,他又稱「未必係」,但指有關民主派人士如主辦方是違反了23條、即煽動及教唆選民觸犯22條所列的罪行,而有份於民主派初選投票的人都涉違反22條,因投票當時違反限聚令,屬非法手段。 馬又指,《國安法》有關使用非法手段阻撓政權機關履行職能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條文,使用了「旨在」一詞,控方不用證明戴耀廷的「十部曲」有可能真的會實現。梁家傑則反駁指,若馬的說法成理,則撰寫科幻小說達成與戴所指的「十部曲」的同一後果,同樣可以被告。他強調香港刑事法控罪必須有行為,「旨在、意圖要同行為配合」。 宋小莊質疑泛民公開協調 令初選「非法」 同場的深圳基本法港澳研究中心教授宋小莊則指,普通法及大陸法都會將動機與行為一併考慮,「(初選)本身係非法」;對於梁家傑質疑普通法下,沒有被禁止的行為都不屬違法,宋認為「如果好多情況apply(適用),有啲時候唔可以」、「冇禁止嘅部份有部份係非法嘅」。被問到初選為何是非法,宋質疑民主派初選公開表示要協調,惟協調應是內部不公開的工作。至於主持追問法律沒有明文禁止,市民如何了解有關行為觸犯法律,宋就稱是政府的責任,應解釋法例。 至於戴耀廷提出的「十部曲」,涉及立法會兩度否決《財政預算案》、特首解散立法會、辭職及政府停擺等,但事實上《基本法》有條文訂明特首可批准臨時短期撥款,政府將免陷於財政懸崖狀態。馬恩國表示,即使《基本法》有此機制,但以否決預算案迫使政府回應訴求,阻撓政權機關,屬《國安法》禁區,「《國安法》唔畀你用咁嘅方式、方法同意圖,去令呢樣嘢發生吖嘛」。 民主動力秘書趙恩來則慨嘆《國安法》及搜捕令社會瀰漫恐懼氣氛,「有錢人可以選擇移民,冇錢人選擇噤聲」。他重申初選本質是建立平台讓選民選擇,而參與者都是獨立個體,有不同政見。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1月10日)

Read more

【國安法】宋小莊稱初選非法 梁家傑:攬炒十步如狂想 需中央配合

警方上周引用港區國安法拘捕50多名民主派人士,指控他們涉違反國安法第22條「顛覆國家政權罪」。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今日出席《城市論壇》時指,初選發起人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文章有如「狂想曲」,需要港府、中央配合才成事,非其可控範圍,質疑本港法律何時變得「誅心」。 同場的深圳大學港澳基本法研究中心教授宋小莊認同「攬炒十步」未必成事,但認為初選本身非法,例如聲稱化表泛民已涉及誤導。 梁家傑在論壇上指,坊間討論一直關注初選有何「非法手段」,提到警方以戴耀廷的文章《真攬炒十步》為例子,但他認為文章與其說是天馬行空的圖謀,不如說是「狂想曲」,因為首先要選民選出來議員,再要特首配合解散立法會,還要中央人民政府後續軍管香港,種種都並非戴耀廷可以控制的範圍。他質疑,香港法律何時變得「誅心」,由「DQ」到今次「大搜捕」,當權者不時「堆砌動機」。 宋小莊表示,認同特首可以不解散立法會,有機會做不到「攬炒十步」,但指這可以是戴耀廷在法庭中辯護的理據。 宋小莊:國安法優先於《基本法》有關預算案條文 宋小莊相信,國安法22條提及的「非法手段」,包括《真攬炒十步》及初選,指普通法及大陸法都會將行為及動機有所聯繫,即使事件橫跨7月1日,「非法手段」已聯合在一起。他認為初選本身就是非法,並非所有法律沒禁止的行為都是合法,例如選舉協調應止於內部,初選參與者聲稱代表泛民,已是涉及誤導。宋指,政府有責任解釋清楚何謂違法,認為政府以前沒有講清楚,是「公職人員不作為」。 香港法學交流基金會主席、民建聯馬恩國指,如果立法會嘗試用財政懸岸逼使政府同意訴求,就算是《基本法》本身存在相關條文,國安法亦不准以此意圖及做法執行。宋小莊補充指,國安法與《基本法》設計不同,是補充了國安法,指國安法要求三權團結一致,保護國家安全,當國安法有補充時,會優先適用。梁家傑笑言認同,指如果國安法的確有違《基本法》的邏輯,應修改《基本法》。 民主動力秘書趙恩來則指,初選參與者非人人支持攬炒,笑言如果空有想像即犯罪,鵝頸橋「打小人」者有想法、有付費,已經有問題。 馬恩國:初選市民違限聚令已屬非法手段 惟不贊成拘捕市民 馬恩國指,他亦曾擔心當局會否用第22條拘捕參與初選投票的60萬人,因為他們涉違反了限聚令,就已經是非法手段;至於被捕的55人,他認為應與初選主辦方同以國安法第23條控告才對,因為他們煽動教唆了其他人參與非法攬炒手段。他強調,相關條文只需要「旨在」有意圖,不一定要實際有效果才能入罪。不過,馬恩國亦承認,初選本身未必是非法手段,他個人不贊成拘捕參與投票的60萬人。 趙恩來反駁指,如果只有動機就會犯法,那鵝頸橋打小人就已經有很多人犯法,因為既有動機,亦有實際付費行為。宋反駁指那只是私人行為,不涉公權力,呼籲趙認真研讀中國法律。趙補充指,初選並無阻止人參選,故亦並無違反選舉條例。 觀眾高先生質疑國安法的紅線似乎愈將愈窄,強調並非所有投票市民都支持攬炒,亦認為不少人投票時有保持社交距離。馬回應指,是否群眾聚集,(如有檢控)可留待審訊時處理。警方已表明,沒打算拘捕參與投票的市民。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1月10日)

Read more

【有線新聞】警方稱初選配合「攬炒十步」 惟劉凱文曾表態反對仍被捕

https://youtu.be/0T0C7eFm50g 警方稱民主派初選是配合戴耀廷的「攬炒十步」。翻查資料,有被捕的參選人曾經在論壇上表明「不支持攬炒」。至於警方提及主辦單位向參選人提供4,000元至29萬元,民主動力解釋屬初選開支,各參選人均有申報。 警方交代案情期間曾經主動提及這點,國家安全處高級警司李桂華:「金錢的贊助,由主辦人給各參與人士,由4,000元至29萬元都有。」翻查各參選人向政府申報的選舉開支,民主黨鄺俊宇有一張單,金額正正是29.5萬多元,用作初選提名、舉辦論壇、在報紙、網站宣傳初選等等,由民主動力的捐款支付。 據了解,其他參加超區的初選候選人,即是王百羽、涂謹申等等,都得到相同金額,即是29多萬元捐款。而五個地方選區因為選民人數不同,每區金額不同,例如新界東,每位參加初選的有2.8萬多元的捐款;衛生服務界是功能組別,選民人數少,四名候選人各獲捐款約4,000元,亦是警方提及的金額。民主動力指當時為了初選,眾籌得到378萬元,最後開支約318萬元。民主動力秘書趙恩來:「初選本來已經是選舉工程一部分,發了一張類似收據,給各位候選人作選舉申報,以符合香港現行的選舉條例。」 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違法與否,視乎是否用錢利誘人參選:「如果金錢的援助與其決定參選與否是完全無關係的,不會構成賄選。」 消息又指被捕人與主辦單位簽了一份內容從未公開的協議,我們向各黨派了解,各區在籌備初選期間都商討過共同綱領。以九東為例,曾簽署這份有六點的文件,承諾初選輸了就不參選,以及認同民主派如果贏得超過35席,會積極運用否決預算案的權力,但並無提及要特首辭職、政府停擺、西方制裁等步驟。 翻查參加初選、後來被捕的人,部分曾經表明不支持攬炒。衛生服務界初選參選人劉凱文:「攬炒即是否決所有議案,我有懷疑,所以我不支持攬炒。」衛生服務界初選參選人袁偉傑:「反對了所有議案代表甚麼?下一步呢?要整個香港一齊停擺?」湯家驊:「整個初選是源於戴耀庭先生提出的十步攬炒計劃,每個人說的話可能不同,簽的聲明可能不同,最終法庭會從整體環境證供、言行,決定是否有犯罪意圖。」 (節錄自《有線新聞》2021年1月7日)

Read more

【焦點燃論】北京高壓禁異見 香港以後還有真選舉?

https://youtu.be/iiCKrntFxso 北京去年對港管治越收越窄,香港的反對聲音全面受打壓,除了DQ不少立法會參選人甚至當選人,更借疫取消原定去年9月舉行的立法會換屆選舉,禁絕市民以選票表態。 與此同時,北京改組選委會、剔除區議員議席之說甚囂塵上,當局亦擬以《宣誓條例》DQ區議員。到底北京會否再容許民主派重新進入議事廳?政府為確保大權在握,今年會否再度押後立法會選舉,續令議會由建制派主導?《國安法》紅線之下,港人還會否享有以選票自由發聲的機會,抑或往後香港只剩北京篩選下的假選舉? 今集《焦點燃論》請來時事評論員程翔與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剖析。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1月1日)

Read more

【民主派大搜捕】區議員無悔借辦事處「抗白色恐怖」

去年民主派進行初選在全港設約250個票站,當中逾半屬區議員辦事處。多名當時借出辦事處的區議員表示,不擔心成下一輪拘控或DQ目標,認為今次大搜捕行動是要令民主派人人自危,他們絕不會讓當權者得逞,呼籲全港市民團結對抗白色恐怖。 去年有份參選新界東初選、排於劉頴匡名單第三的沙田區議員趙柱幫,投票日借出議員辦事處作票站,他昨日表明完全不擔心被捕,他理解黃店始終是從商身份,或會擔心因借出投票場地被拘,「但我哋從政嘅人,做正確嘅事,就唔需要有任何擔心」。昨日大搜捕消息傳出後,他即收到不少街坊和朋友的關心,笑言第一反應是「一定係要落街食早餐食飽啲,因為去到差館,佢哋係唔會畀飽飯你食」。他指有兩次被捕經驗,亦已預期區議會會遭打壓,勉勵「各位同路人繼續努力」。 屯門區議員盧俊宇亦指不擔心被捕或被DQ,「唔驚得咁多,𠵱家龍門任佢搬!」他批評警方及保安局長李家超無法清楚解釋初選違法的法理依據,所以他亦看不到借出辦事處作票站有違法之處。盧認為政權的打壓,目的是要民主派內人人自危,「唔理乜嘢政治光譜,都要連結對抗白色恐嚇」。在去年初選後,民政事務局指有關區議員借出辦事處作票站是用於與區議會無關的職務,扣起議辦的開支津貼。盧俊宇入稟小額錢債審裁署追討,案件2月26日提訊。盧表示,今次追討純屬金錢糾紛,完全不涉政治因素,他只能期望審裁署不會受影響,作公正裁決。他指今次裁決有指標作用,若他敗訴,政府日後便可任意扣除區議員津貼,癱瘓區議會。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表示,「唔應該佢移一移條紅線,我哋就自己劃地為牢」,作為區議員要繼續做應該做的事,如果一被恐嚇就做「港豬」,將來可能就民生議題發聲也犯法,就像內地毒奶粉事件的維權人士被拘控一樣。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1月7日)

Read more

【民主派大搜捕】曾借議辦作票站 趙恩來不怕被捕:政權目的為令人恐懼

民主派去年發起初選爭取立法會「35+」,逾50名參加者今早(6日)遭警方國安處人員上門拘捕,被指涉嫌違國安法「顛覆國家政權罪」。外界關注借用場地作票站的「黃店」、區議員辦事處以及在初選中投票的60多萬名市民會否同樣被指違法? 工黨區議員趙恩來曾在初選借出議辦作票站,他接受查詢時表示,不怕會被拘捕,認為「政權今日可指組織、參與初選者違法,他日可說叫人投票都違法」,又指紅線不斷挪移,目的是要令人感到恐懼。趙恩來稱,不恐懼是一種抗爭,「若一直自設紅線只會將自己局限」。 對於民主動力有成員被指涉及組織及策劃的角色,現為民主動力秘書的趙恩來斥有關罪名是「生安白造」,說法並不合理。 趙恩來早前接獲荃灣民政署指未能向他發還一名全職助理的7月份薪金,他稱該全職助理的薪金至今仍未發還,會繼續向民政署跟進。不過趙恩來指,民政署早前已向他其中一個辦事處,發還7月份除初選兩天之外的營運開支。 陳樹英批大搜捕民主派初選者屬「政治舉動」 屯門區議會主席、民主黨陳樹英,亦在初選兩天借出辦事處作票站,她接受查詢時表示「擔心不到咁多」,批評政權「一時說不排除更多人被捕、一時說區議員是公職人員要宣誓DQ埋」,強調主導權在他們手中。陳樹英批評,政府這次大搜捕多名民主派初選者屬政治舉動,目的要告訴市民他們不能「入閘」,往後參選即使宣誓都可能被DQ。 陳樹英早前遭民政事務總署拖欠7月份的營運開支津貼,她其後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追討逾5萬元開支,律政司早前代表署方以案件「瑣碎無聊」為由要求剔除申索。陳樹英稱,已去信反對駁回申索,強調會繼續追討有關津貼。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1月6日)

Read more

【經濟日報】民主動力換屆選舉 趙家賢續任召集人

民主動力完成換屆選舉,東區區議會副主席、民主黨趙家賢續任召集人,西貢區議會主席鍾錦麟亦續擔任副召集人,沙田區議員副主席黃學禮則取代聖公會牧師馮智活,出任副召集人。 第十屆執委會連同正副召集人,共有11人,秘書由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出任,司庫則由執業律師關尚義擔任,6名委員均是新加入成員,上一屆多位委員包括公民黨副主席譚文豪和民主黨尹兆堅則未有續任。 民主動力表示,會繼續與各地區的聯絡人、區議會正副主席,以及各民主派政黨及組織、獨立民主派陣營等緊密聯絡。同時,會在民主派主導的區議會,協助各區議員鞏固現有民主派的地區實力,並在其他非民主派選區,協助社區主任的地區工作,團結支持民主信念者。 另外,民主動力將籌辦不同類型的講座及工作坊,讓區議員及地區工作者互相交流學習,例如教導調解技巧,民主動力強調,會努力聯繫及促成民主派各方作,「盡快落實務實貼地、持平公道的民主協調制度。」 (原文刊載《經濟日報》2020年12月20日)

Read more
Page 1 of 8 1 2 8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