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抗暴之戰

【now新聞台】多名區議員收民政署信件 或因派蠟燭不獲發議辦開支

https://youtu.be/kcrj0mO31IM 民政事務總署向多名區議員去信,指他們近日在社交網站提及派發蠟燭,或涉及議員辦事處不符合區議會職能用途。 有區議員收到信件,指他們在社交網站提及派蠟燭及呼籲市民悼念六四而收到投訴,認為與區議員工作無關,影響地區和諧,甚或犯法,提醒他們遵守操守指引。 署方又引用酬津指引指,區議員辦事處須用於職務,日常運作必須合法,否則可能不獲發還薪津及負上刑責,有收到信的區議員批評民政署受政治壓力收緊限制。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過往這麼多年都無人過問,從前有不同的立法會議員借出自己宣傳橫額的位置,甚至在房屋署一些公用的區議員佈告板上,宣傳呼籲大家悼念六四時也沒有任何干涉,但到了今年這些事情,一概不能再在社區出現,其實很明顯是他收緊了,或者是本身受到一些政治壓力而作出這些行動。」 (節錄《now新聞台》2021年6月4日)

Read more

【六四集會案】旁聽師排足7小時入庭聲援 被告鄒幸彤:拉唔晒全港仲有良知嘅人

支聯會去年維園六四燭光晚會,24名民主派人士涉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包括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上月黃之鋒、岑敖暉、袁嘉蔚及梁凱晴4人均已承認「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分別被判囚4至10個月。案件今日續審,預計將會聽取其餘被告的答辯。大批市民到場旁聽,有市民於今早7時已到場霸位,大斥此案荒謬,形容眾被告「為全香港人受緊苦」。另有市民認為,案件是為港人的悼念自由畫上句號,「如果嗰樣嘢以前係啱嘅,點解會突然變咗唔啱?」 審訊於下午2時半開始,早於下午近1時,已有超過50人在法院內排隊取旁聽籌。部份人因輪候時間長,以個人物品霸位,亦有市民在等候期間看書。 隊頭旁聽師等足7小時 任職教師的葉小姐,排在「旁聽師」隊伍中的隊頭,她於今早7時已到達法院排隊,「(被告)入面有啲我相當敬重、佩服嘅人,黎生啦、兩位人/仁哥(李卓人、何俊仁)、森哥(楊森)啦,其實佢哋行得出嚟都預咗風險,但都照行出嚟,我哋做嘅咪瞓少幾個鐘,無乜所謂」。 她指,對此案大感「荒謬、無奈」,「嗰年六四好多香港市民都有去,我自己都有去㗎,但因為政治原因,將個法律扭曲嚟咁用,作為香港市民真係做唔到啲乜」,形容26名被告「係為緊全香港人受苦」,感激眾人的付出。 作為「旁聽師」,8.18和10.1案件她亦從不缺席,葉坦言,見證法庭如何淪為政治檢控的工具,「睇到晒個官同埋嗰班prosecution council(檢控官)嗰啲嘴臉、嗰啲tactics(策略),法律喺佢哋手上,權喺佢哋手上,啲好minor(細微)嘅allegation(指控)都入到罪」,量刑起點更高得令人嘩然。 對於會否擔心此案被告最終會被重判,她指自己亦擔心早前獲准保釋的被告,今天審訊過後會被判還柙。雖然前途未明朗,但葉永不言棄,希望港人在自己崗位上盡力,「讀過歷史就知,政治嘅變化、世界嘅變化,一晚間㗎咋,我哋堅持我覺得我哋會贏。係,權在佢手,但我哋夜晚瞓得著,我唔相信佢哋(政權)係囉」。 學生旁聽守護悼念權利 學生鄭同學今早11時亦到法院排隊,「其實好小事做呢啲嘢,排個隊,無咩咁辛苦」,以往亦有旁聽。她認為,悼念六四是港人30多年來的歷史,亦象徵港人有悼念的自由,「呢個係我哋應該要有嘅權利,如果你一宣判,其實即係話畀全世界聽,佢唔容許你去悼念」。 鄭批評,現時是整個制度為港人製造白色恐怖,「係個官、係個law(法律)加埋一齊製造一個大話畀你知,你係唔可以咁樣做」,亦認為此案被告必定受重判,「其實係一定會,我唔會覺得驚訝」。 不過,被問到香港是否將會永久失去六四晚會,甚至是集會自由,鄭卻肯定地否認,「我唔會咁樣諗,消唔消失係睇我哋點樣看待」。她以上周市民悼念六四為例,「話畀全世界知,佢話嗰樣嘢唔得,我哋係咪就係要因為佢話唔得,我哋就唔做?如果嗰樣嘢以前係啱嘅,點解會突然變咗唔啱?」。談到對一眾被告有何寄語,「我哋係同佢哋一齊,唔好因為咁樣而覺得唔係同在」。 張先生亦於今午到場等候領取旁聽籌,「覺得唔公平唔公義,希望嚟為被告打氣,我哋都要做返啲嘢」。他慨嘆,現時香港已「無天理」,「而家選舉都話係犯法,無得講嗰喎呢啲,自有公允啦!」。 對於會否擔心眾被告受重判,張坦言「無得擔心」,「肉隨砧板上,佢鍾意點判都無辦法,避無可避」,亦認為現時的法庭要顧及政治任務,「好明顯係執行order(命令)要重判啲,以前啲芝麻綠豆嘢都係罰下款,但而家就要坐」。 鄒幸彤:拉得一兩個麻煩分子 拉唔晒全港仲有良知嘅人 被告之一、今年六四亦被指被指宣傳或公佈未經批准集結的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在開庭前稱,一年前沒想過今日會有天翻地覆的狀態,26名被告現時仍面對漫長審訊,他們一年前仍可悼念六四,現時卻只有9人仍享有自由。鄒亦指,現時政權用盡所有辦法令監獄外的人士亦不自由,將所有與六四相關的行為定為犯罪,濫用原本只用作公共治安的法律。 鄒幸彤提到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今日被捕,其組織明日6.12不可開設街站,認為政府在敏感日子,預防性地將所有「搞事嘅人」拘捕,此手法一直在中國發生,對付內地維權人士,現時卻用同樣橋段對付港人,無視港人的人權自由。她嚴厲讉責政府濫權做法,並要求盡快釋放王逸戰。 她與支聯會成員舉起多幅今年六四,多區都有市民舉起燭光悼念的圖片,指即使政權千方百計篡改歷史,掩蓋真相,但今年的六四,市民在很大恐嚇下仍站出來,「佢冚得熄維園一個地方燭光,冚唔熄全香港燭光;佢拉得一個兩個麻煩分子,拉唔晒全香港仲有良知嘅人」。她諷刺政權弄巧反拙,越禁止一段記憶,反激起更大反抗,故今年六四市民亦繼續走出來,寄語港人仍有能力戰勝恐懼,亦需要學習如何在新常態下與恐懼並存,並要戰勝國安法的恐懼,繼續爭取未完的理想。 鄒幸彤在開庭前稱,案件涉及24名仍在香港的被告,訟費龐大,希望外界繼續支持支聯會,繼續守護歷史真相。 感謝市民遍地開花:畀好大勇氣我哋 ...

Read more

【六四32】 區議員遭民政署警告反問:派蠟燭係咪犯法?

《國安法》在香港實施後的第一個六四集會,遭警方以防疫為由禁止舉辦。多名區議員較早前遭民政署發警告信,指六四當天展示有關橫額及派發蠟燭悼念會「破壞地區和諧」,又與區議會職能無關,警告切勿宣揚及參與非法集會。特首林鄭月娥昨日(8日)為民政署的做法護航,強調民政署有責任確保區議員使用公帑應用得其所。身兼支聯會常委的荃灣區議員趙恩來今早於港台節目「千禧年代」表示,首次被地政總署指違反指引,對做法感到不解,又指民政署警告其社交網站發佈有關派發蠟燭的帖文違規,質疑「係咪而家派蠟燭都犯法?」 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今午出席立法會時,被問到民政署向區議員發警告信一事,稱所有區議員的行為、花費的公帑都必須遵守法律要求,一旦當局決定採取跟進行動,將依法進行。 「毋忘六四」橫額遭拆走 趙:過往曾展示 一直相安無事 趙恩來指6.4當天掛上「毋忘六四」橫額,其後被食環署職員極速拆走,事後地政總署才發信通知不符合《路旁展示非商業宣傳品管理計劃實施指引》中,有關「區議會議員為促進公眾關注或參與地方行政和社區建設事務而與選民溝通的展示品」條文。關於有問題的橫額展示,他指按以往做法,地政、食環一般會半個月處理有問題的橫額,對今次做法感到不解,表示「同過往好唔同,之前都有展示過,一直相安無事。」 趙更指民政署發信警告,聲稱接獲投訴,指 Facebook 有關派發蠟燭的帖文違規,與區議會的職能無關,影響地區和諧,有可能觸犯香港法例,鼓勵及協助公眾人士參與未經批准的公眾集會。他指出有關帖文只是叫人領取蠟燭,領取地方更不在議員辦事處進行,並無呼籲市民參與集會,不明白民政署的做法。他又質疑:「係咪而家派蠟燭都犯法?」 劉國勳認同當局處理:區議員守則應該「收緊返」 於同一節目接受訪問的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劉國勳認為,認同地政總署和食環署對一些有問題的海報橫額即時處理,但過往十八區有不一樣的處理方法,執法不一,部門之間應互相協調。劉指區議員展示有關橫額應符合地區事務,以民生為主,不是用來宣傳政治理念,更稱「過去有區議員宣傳『黑暴』,認同地政食環做法。」 劉國勳說公職人員宣誓及聲明條例已經推行,作為公職人員,要有相關規管行為,應該「收緊返,防止鼓吹違法行為。」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6月9日)

Read more

【六四32】「毋忘六四」橫額遭封殺 趙恩來:想「六四」二字消失於香港

六四32年,港府封殺維園六四集會及悼念活動,連六四橫額也容不下。身兼支聯會常委的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向《蘋果》透露,3幅原本懸掛在荃景圍、寫上「毋忘六四」的橫額,首次被地政總署指違反指引,要求移除。趙批評,港府欲全面打壓一切有關六四的資訊:「想『六四』二字永遠消失喺香港。」 趙接地政總署通知書 未有提及橫額如何違例 根據地政總署向趙恩來發出的通知書,該3幅橫額被指不符合《路旁展示非商業宣傳品管理計劃實施指引》中,有關「區議會議員為促進公眾關注或參與地方行政和社區建設事務而與選民溝通的展示品」的條文,但未有提及「毋忘六四」4字如何違例。 趙恩來指出,去年他懸掛六四橫額時亦沒有收到相關信件,過往31年來從未聽聞過懸掛六四橫額是違規,故他質疑港府有意封鎖有關「六四」的資料。 他指,6月4日才懸掛該3幅橫額,同日下午已有食環署職員極速拆走,反觀地政總署對區內有關非法開墾土地等問題,卻大嘆慢板,例如他早前向地政總署投訴,區內聖堂外被人非法懸掛有關「邪教」的橫額,但橫額至做今原封不動,故他質疑總署選擇性執法。趙促請地政總署盡快解釋「毋忘六四」違規的原因橫額,他亦正與律師研究下一步行動。 葉錦龍:地政署縱容違例 此外,中西區區議員葉錦龍亦在社交網站發文指,區內屢有愛國團體非法懸掛橫額及直幡,「有些橫額掛在交通燈五米內範圍或欄杆上位置,且在橫額上未有指明團體名稱及approval period(核准展示期)」,影響道路安全,惟總署未有處理相關投訴,更以「隻眼開隻眼閉」的態度處理,「根本就係縱容違例」。反觀他在本月2日懸掛了一幅印有「政府縱容保皇派 違法橫額通街掛」橫額,卻在一日後收到總署指違規:「經常選擇性執法、妨礙區議員進行地區工作。」 食環署:與地政總署定期移走違指引橫額 翻查資料,地政總署近年屢次被批評要求民主派區議員拆除有關「12港人」、「反國安法」、「831」等橫額,卻縱容愛國團體非法懸掛有關支持政府如慶祝「7.1回歸」的橫額。 負責清除橫額的食環署,發言人指署方與地政總署會定期採取聯合行動,移走違反指引的橫額。 地政總署周一(7日)回覆《蘋果》查詢時表示,該署沒有就違反要求的宣傳品備存分項統計數字。該署又指,根據「路旁展示非商業宣傳品管理計劃」中,於「指定展示點」上展示之宣傳品,須符合該計劃實施指引的目標及要求。 根據既定機制,當接獲關於「管理計劃」下宣傳品的投訴時,地政總署與相關部門(包括食環署及民政事務總署)會按每宗個案的情況跟進;如有違反,會通知有關人士其展示准許被撤銷。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6月5日)

Read more

【六四32】參與彌撒市民:倘能到維園意義更大

今日(4日)是六四32年,香港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晚上在7間天主教聖堂舉辦「追思亡者彌撒」。下午6時半,近300名市民在石硤尾聖方濟各堂門外,等待參加六四彌撒,悼念死難者。30多年來每年堅持到維園悼念的王先生(化名)表示,「如果能到維園,意義會更大。這裏在感情上還有段距離。」聖方濟各堂派出250張籌,7時半已坐滿。 另外,逾百市民傍晚到荃灣葛達二聖堂出席六四彌撒,悼念六四死難者。不少人在教堂外排隊,教堂限制令下只安排120個座位,晚上約7時截龍後,仍有逾60人聚集,有人亮起電子蠟燭。 身為天主教徒的支聯會常委趙恩來7時15分抵達,因已截龍未能進入。他表示首次到聖堂參與彌撒,過往多年都出席維園集會,無法到維園集會感失望。他稱,警方以公共健康為由禁止維園集會做法荒謬,「佢哋根本唔想見到任何燭光喺維園出現」。 有往年出席維園六四燭光集會的市民稱,今年首次跟隨朋友出席彌撒,認為警方行動是政治打壓,質疑「幾千人去睇演唱會、觀星,你唔去執行限聚令?」穿黑衣的劉小姐稱,雖並非教徒也希望繼續悼念六四,因到維園悼念風險太高,故今年選擇到教堂出席彌撒。 警荃灣驅教堂外聚集者 12人被抄身分證資料 一人被帶走 晚上約8時半,多名警員抵達荃灣葛達二聖堂,驅散場外聚集約100人,然後用橙帶圍封教堂附近範圍,至少12人被搜查及抄下身分證資料。有在場市民跟警方理論,有人繼續點起燭光。約9時05分,所有人獲放行,但其中一名男子被警方帶上警車載走。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6月4日)

Read more

【六四32】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政權想將維園變天安門

支聯會常委趙恩來今日到維園視察,親眼目睹警方封鎖維園,批評警方史無前例封場、以最高壓手法打擊悼念六四活動,如將維園變成天安門:「天安門廣場就係每逢6月4號,就會封鎖咗個地方,想令人以為32年前嗰度冇發生過任何嘢,而家(政權)居然將呢個做法,延伸到維園」。 哀香港集會自由倒退 身兼荃灣區議員的趙恩來今午2時多,一度以個人身份到維園附近視察,其間親睹大批警員封鎖維園的一幕。趙恩來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警方今午全面封鎖維園,令人看到政權是何等虛怯,認為如果政府若出於防疫理由禁止六四集會,只須確保巿民未有多於4人一組聚集已足夠,他批評警方今日的做法,猶如將維園變成北京天安門廣場一樣。 他形容,過去30年多的維園六四燭光,是香港民主燈塔和圖騰,反映港人仍擁有言論和表達自由,「全世界都睇住維園入邊嘅六四燭光,但今年嘅情況,係連一個人行入去都唔俾入維園嘅時候,睇到佢哋其實係想撲滅六四呢個燭光喺維園出現……呢個其實係香港一個悲哀,亦都係香港集會自由嘅一個倒退」。 他又指,留意到政府昨晚至今,一直阻止巿民攜燭光進入維園,但他相信香港人「人心不死」,今晚仍會以自己的方法,悼念32年前為民主而犧牲的烈士。 送上長袖衣物予鄒幸彤禦寒 他表示,知道律師今日中午已接觸今早被捕的鄒幸彤,並指友人已為鄒送上長袖衣服,因為警署內的冷氣十分寒冷,透露鄒目前仍身處中區警署,稍後將被送往新界南警察總部。 《蘋果》記者今日在維園對出馬路訪問趙恩來期間,一直有10多人一隊的軍裝警員到場巡邏,並對記者一度放在地上的背包大為緊張,上前問背包所屬何人。 改往聖堂追思:喺夾縫之中悼念六四 以往也是到維園悼念的趙恩來,今晚7時到荃灣聖堂出席追思亡者彌撒,但由於滿座,故趙要改為到附近其他地方進行悼念。他又指,2021年任何事情都可能發生,認為每個香港人都要有心理準備,「喺夾縫之中悼念六四」。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6月4日)

Read more

【六四32】由支青組到常委 支聯會趙恩來:紅線之間仍做到好多嘢

https://youtu.be/Q2zlpvaA70I 支聯會常委兼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早在20年前,仍是一名中三學生時,已因對中國歷史深感興趣,在一次參加支聯會六四遊行後,自發報名參與支聯會青年組(支青組),並於2014年起出任該會常委。趙恩來自言向來悲觀,早料香港遲早變成大陸一樣,認為北京的治港政策,只是由昔日「溫水煮蛙」,變成近年「瘋狂打壓」,「將原本幾年要做嘅嘢,一年內做晒佢」。但他認為,在官方至今未有定性支聯會綱領違法下,試圖揣摩政府想法,以圖避開打壓已毫無意義,認為不如在仍然存在的空間下,「做自己一路做開嘅嘢,堅持自己一向嘅原則」。 今年35歲的趙恩來接受《蘋果》訪問憶述,自己早於2001年仍是一名中三學生時,已因傳媒和社會就六四事件有不少討論,加上學校仍可邀請嘉賓分享對六四看法,令本已對中國歷史有興趣的他,希望更進一步了解六四事件。最終他在參加支聯會同年一次六四遊行後,決定報名參加支聯會青年組,「我當時作為年輕人,見到每年都有數以萬計嘅人到維園,對我嚟講係相當震撼,點解呢一班人咁多年嚟,都堅持去到呢個地方紀念呢樣嘢呢?」他稱之後明白到六四燭光背後,其實承載着香港人希望中國有民主,以及要求六四屠城官員要負責任的沉重歷史。 「即使無支聯會,悼六四唔會停止」 趙恩來相信,若然六四集會從沒有在香港出現,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認知,或已經隨年月消失;而多年來支持平反六四的香港人,是過去30年來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基石。然而隨時代轉變,趙恩來認為支聯會的「大台」角色,明顯已較早年淡化,近年參與維園六四集會的年輕人,主要目的不是支持支聯會,而是希望爭取民主和表達對六四屠城的不滿,「以前大家要好有組織嘅民主運動,但今時今日即使冇支聯會,香港人繼續悼念六四同爭取民主,唔會因此而停止,只係換過另一個形式」,並指前年反修例運動期間,警方多次不批准民陣發起遊行下,還是有數以十萬計港人走上街頭,清楚反映香港民主運動形態早已改變。 自言向來悲觀的趙恩來認為,政府若要剝奪和打擊香港人的自由和權利,其實毋須動用《國安法》,只須透過各種現行法例已可以,包括透過《公安條例》和「限聚令」限制遊行集會自由;禁止記者查冊即可縮窄新聞自由空間,認為港人在「避無可避」下,與其揣摩政府「紅線」所在,「不如做返自己一路做開嘅嘢,堅持自己一向嘅原則」。 準備宣誓 「唔好未戰先降」 對於近日不時有建制派人士「放風」,指支聯會綱領違反《國安法》,趙恩來不以為然,認為只是個別人士想為政府「試水溫」。他指除非官方已作出清楚定性,否則支聯會不應考慮作任何調整,並認為在政府現時的限制,與港人因恐懼自劃的紅線之間,「其實仲有好多嘢做到」。 對於建制派近日聲稱,拒絕退出支聯會的區議會或會遭到DQ,早已準備好宣誓的趙恩來表示,當年競選荃灣區議員和進行地區工作,正是希望將理念在社區實踐,「如果我哋因為一啲聲音,就放棄自己嘅理念,其實我做區議員同公職人員就無咗個意義」。他表明會對一切打壓,以「既來之,則安之」心態面對,「我本身呢個位,就係因為有選民支持先會做到,我覺得點都要戰鬥到底,唔好未戰先降」。 問到警方反對六四集會下,港人今年還能如何悼念六四?趙恩來相信,香港人經過多年來的經驗,會有足夠智慧,以自己的方式悼念,並稱留意到不少港人去年六四未有進入維園,改為自行在全港不同地方悼念,結果遍地開花,將民主種子由維園散播到社區每一個角落的效果,表明自己今年亦一定會堅持悼念六四事件。 (原文刊載《蘋果動新聞》2021年5月28日)

Read more

【六四32】盧文端指六四集會違法必須禁 支聯會常委:若因此「自劃紅線」只會被白色恐怖控制

支聯會明天將到北角警署與警方開會討論6月4日燭光集會安排,早前撰文力促泛民從政者與支聯會切割的全國僑聯副主席盧文端,今日再度撰文,強調香港已經進入《國安法》年代,批評支聯會要求舉辦「結束一黨專政」的六四集會遊行,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屬於「必須禁止」之列,「否則《國安法》權威何在?」支聯會常委趙恩來受訪時批評,盧的說法明顯有違《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當中對港人言論和集會自由的保障,認為港人若因盧文端的說法就「自劃紅線」,只會令社會被白色恐怖控制,表明自己今年將如常到維園悼念六四事件。 再撰文批六四集會違《國安法》:必須有承擔刑責的準備 全國僑聯副主席、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理事長盧文端,繼本月10日在《明報》發表〈泛民從政者須與支聯會切割〉一文後,今日又在支聯會與警方商討六四集會安排前夕,再在《明報》以〈任由支聯會反共 國安法權威何在?〉為題撰文。文中強調香港已經進入《國安法》年代,有些「損害國家安全的事」過去可以做,不等於現在可以「照辦煮碗」,「否則《國安法》權威何在?」該文指,支聯會組織要求「結束一黨專政」的「反共」活動,屬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泛民的從政和非從政人士都不可組織參與,否則會面對依法追究法律責任的問題,又指一些泛民人士去年參加「六四」晚會未經批准集結罪成承擔刑責,就是一個警號。 該文又指,根據「港版國安法」第22條和第23條規定,任何旨在「推翻、破壞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所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根本制度」的行動,都屬於違反《國安法》的顛覆國家政權罪;中國《憲法》亦寫明「中國共產黨領導是國家根本制度——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所以支聯會組織要求舉辦「結束一黨專政」的六四集會遊行,是屬於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行為,「自然屬於必須禁止之列」,並質疑:「警方過去對於支聯會舉行『六四』集會遊行,多是『例行公事』發出不反對通知書,但在《國安法》已經實施的今天,警方還能夠像過去那樣批准支聯會公開組織舉辦反共活動嗎?」他又警告,如果泛民人士在《國安法》實施後,仍抱「以身試法」心態,組織參與支聯會的「反共」活動,就必須有面對承擔刑責的準備。 趙恩來:說法明顯有違《聯合聲明》和《基本法》 支聯會常委、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接受《蘋果》查詢時表示,盧文端今日的說法只是北京「打心理戰」一部份,認為港人只須以平常心面對,因為政府當局過去沒有《國安法》下,亦能用不同法例打壓港人言論和集會自由。他又批評,近日坊間一些所謂「愛國」人士,將支聯會「結束一黨專政」和「建設民主中國」綱領演繹成違反《國安法》,說法明顯有違《中英聯合聲明》和《基本法》中,對港人言論和集會自由的保障,認為港人若因有關人士說法就「自劃紅線」,只會令社會被白色恐怖控制,表明自己今年將如常到維園悼念六四事件。 趙恩來又指,早前有民主派人士因參與去年六四集會被捕和被定罪,原因不是因為政治主張,認為盧文瑞今日文中的說法,等於指《國安法》可以「以言入罪」,但其實至今從未有官員能清楚指出,支聯會哪些具體行為和主張要負上刑責,「就係呢種估吓估吓,令坊間有好多左派同愛國人士,用呢個空子去自我演繹」。他質疑有關演繹若成立,日後即使投訴政府施政,亦可能觸犯《國安法》。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今日在Facebook分享盧文瑞的文章時,則以「國安法有權威的嗎?」作回應。 (原文刊載《蘋果日報》2021年5月24日)

Read more
【明報】辭職潮現 區會多席懸空補選無期

【明報】辭職潮現 區會多席懸空補選無期

【明報專訊】《2021年公職(參選及任職)(雜項修訂)條例草案》昨日刊憲生效,區議員須宣誓「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近月出現區議員辭職潮,政府昨刊憲公布12個區議會席位懸空,包括涉及民主派初選案的袁嘉蔚、岑敖暉。截至昨日,今年政府宣布懸空的區會議席達24個,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回覆表示,暫無計劃短期內舉行補選。 民署:議席懸空不礙區會權力 如常處理區務 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表示,政府爭取本月內於立法會通過修訂選舉制度的條例草案,以安排緊接而來的3場選舉,暫無計劃短期內補選區議會。民政事務總署另稱,議席空缺並不影響區議會處理事務的權力,區議會會如常處理區內事務;市民如有需要,可就區內事務聯絡相關的決策局或部門。 網媒「香港01」昨引述消息稱,在民主派初選中曾借出議員辦事處作「票站」的區議員,可能被指「協助顛覆國家政權」而遭DQ。對於有關說法,有政府消息稱與計劃接近,但未有進一步說明;而區議員宣誓細節會適時公布,料6月進行。惟亦有另一政府消息稱,不傾向出現大規模DQ、引發大量議席出缺而需補選。 宣誓例生效 政府昨公布12席出缺 政府昨刊憲公布12個區議會席位懸空,其中9名區議員早前自行辭職,包括葵青區尹兆堅,東區鄭達鴻、徐子見和元朗區王百羽等;觀塘洪駿軒則因選舉呈請敗訴而失議席。另外,南區袁嘉蔚、荃灣岑敖暉因參選其後被中止的2020年立法會換屆選舉時,被選舉主任裁定不符合「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區」的聲明要求,提名無效;經修訂的《區議會條例》昨生效,他們因此同日喪失擔任民選議員資格,議員席位懸空。 涉及民主派初選而被控的區議員中,西貢區議員柯耀林早前獲准保釋,曾公開表示不會再參選並退出所有政治聯繫,他前日表示決定宣誓,完成餘下的區議員任期。曾參加初選但未被起訴的民主黨油尖旺區議員涂謹申昨回覆,難料自己遭DQ的風險,但拒絕回應會否辭職。民協早前表示,成員何啟明、施德來會宣誓留任區議員,兩人同是初選案被告,獲准保釋。 自47名民主派因「35+初選」被控違反國安法後,陸續有區議員宣布請辭,至今總人數超過30,包括中西區區議員黃健菁昨宣布以健康理由辭職並不再參與政治活動。根據區議會網頁,目前大埔區區議會懸空議席最多,共有4個,包括姚躍生、林名溢、連桷璋及胡耀昌的議席。 楊彧:過百人曾借議辦作票站 趙恩來:每周不同DQ消息 製寒蟬效應 對於有說法稱曾借出議辦作初選票站的區議員將被DQ,當日有借出議辦的深水埗區議會主席楊彧昨表示,有關消息半年前已開始流傳,「擔心不了太多」。他說一直認為初選不是顛覆國家政權,若政府劃出紅線,「要殺要劏悉隨尊便,現在肉隨砧板上,用什麼罪名施加身上都可以」。 楊彧認為,若政府追究曾借場的區議員並DQ,「區議會將會失效,基本上有百多名區議員有用過初選票站,以深水埗區議會為例,有超過一半人,如果全部DQ,政府又無考慮到短期內重選出缺區議員,根本不用開會,因為少過一半」。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亦曾借出辦事處,他表示最近流傳不同消息,「上星期又說叫過『結束一黨專政』、去過維園都會DQ,每星期都不同花款」。對於昨日傳出會DQ借議辦者,趙認為某程度上製造寒蟬效應,「嚇吓大家睇吓會否縮」。他說若遭DQ亦無法控制,現在煩惱亦沒用。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5月22日)

Read more
Page 1 of 10 1 2 10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