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廚餘回收

【經驗分享】私人屋苑如何應對垃圾徵費的實施?

2024年即將來臨,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計劃(垃圾徵費)推行在即,有傳媒報導絕大多數私人屋苑並未做好準備,迎接新法例的實施,時間趕急,擔心出現混亂! 垃圾徵費 管理費「包底」絕非公道 事實上,法例討論多年,政府當局一直逃避核心問題「怎樣處理不合作的居民?」雖則強調「用者自付」原則,必須使用指定垃圾袋棄置廢物,否則即屬違法,定額罰款 $3000。不過,最終僅將責任推至業主立案法團(或物業管理公司)身上,要求私人屋苑動用管理費「包底」,變相要由全體業主夾錢補貼違例住戶。 準備經年 撥備應付挑戰 荃威花園早年經已開始準備工作,積極在屋苑內不同地方增加各種分類回收箱,除了傳統三色回收桶(廢紙、膠樽、金屬)以外,更有玻璃樽、發泡膠、膠袋、硬膠容器、光管、慳電膽、充電池、碳粉盒、舊衣等。目前不同環保機構也會定期到來舉辦資源回收站,鼓勵住戶循環再造,透過攤位遊戲教育如何做好分類回收,從而減輕垃圾徵費實施後的額外開支。 荃威花園2018年得到環境及自然保育基金資助,推行都市固體廢物收費試驗計劃,分別向住戶、商舖免費派發環保署提供的模擬指定垃圾袋,讓居民、商戶親身體驗使用指定垃圾袋,並計算假如垃圾徵費正式實施後,需要額外支付多少費用購買指定垃圾袋。期間,屋苑管理處、清潔承辦商更藉此經驗制定良好作業指引,為垃圾徵費做好準備。 垃圾徵費實施後,屋苑不得繼續向住戶派發免費垃圾袋,雖可節省每月幾萬元開支,但按早前試驗計劃的經驗,評估目前實際家居廢物棄置量,荃威花園預計每月需要撥備20萬元,為不合作的住戶「包底」垃圾徵費,絕非小數目。 廚餘回收 廢物棄置大減 無論如何,荃威花園積極向政府申請資助,期望透過增加回收渠道,讓住戶盡量減少家居廢物棄置量,節省垃圾徵費開支。荃威花園早於2019年已開展試驗廚餘回收,並於2023年初成為全港首個私人屋苑獲資助使用智能廚餘回收箱,大規模收集處理家居廚餘回收,每日由環保署安排承辦商把廚餘運往小蠔灣有機資源回收中心 O Park 集中處理,轉廢為能。 由於家居廢物中有逾半屬於可回收廚餘,這樣可讓住戶大幅減少廢物棄置量,直接協助居民慳錢,逐漸養成廚餘回收的習慣。

Read more

【荃威花園】家居廚餘回收宣傳站

環保署昨日(10月15日)到來荃威花園協助宣傳智能廚餘回收箱,教導居民如何使用,更有攤位遊戲傳達怎樣揀選可回收家居廚餘。居民踴躍參與,當場亦解答不少環保回收相關疑問! 荃威花園智能廚餘回收箱經已運作超過半年,居民開始習慣把餐後廚餘投放箱內回收,賺取積分換取禮品。荃威花園家居廚餘收集量節節上升,每日由環保署廚餘車運往O Park 小蠔灣有機資源回收中心,轉廢為能。 政府最新刊憲,都市固體廢物收費制度(垃圾徵費)將於2024年4月生效,屆時市民必須使用指定垃圾袋棄置廢物,否則即屬違法。如以荃威花園現時免費派發35L垃圾袋容量計算,指定垃圾袋售價每個 $3.9,確實是個負擔。

Read more

【綠色生活】荃威法團深耕多年 谷廚餘回收

【明報專訊】政府近日宣布,垃圾徵費的實施日期推遲至明年4月。減廢「火車頭」要多等一會才開出,回收配套又準備好未?廚餘佔都市固體廢物三成,當中超過一半來自家居,故此回收家居廚餘對減廢相當重要。環保署推展公屋廚餘收集試驗計劃半年,有逾四成居民參與;另一邊廂,目前私人屋苑可自願申請智能回收箱項目,但參與屋苑不多。記者去過有份參與的荃灣荃威花園,發現回收過程雖簡單方便,申請過程和事前準備工夫卻十分繁鎖。要推動廚餘回收,除了靜待垃圾徵費來臨,還有什麼可以做? 周五早上8時多,一個中年女士提着盛載廚餘的透明膠袋,來到超級市場旁的智能回收箱,掃描「綠綠賞」會員二維碼後,桶蓋隨「嘟」一聲自動開啟。她把袋中所有廚餘倒進去,再把膠袋棄置在幾步之遙的垃圾桶,然後瀟灑轉身離去,整個回收過程不足10秒。這裏是荃威花園,少數設有廚餘回收箱的屋苑。業主立案法團秘書趙恩來引述數據指,由年初啟用至今,360多人曾使用回收箱;假設每戶定期由1人回收廚餘,參與比例約佔整體住戶一成。 批出資助額 不足預算三成 政府於2020年底透過回收基金,資助私人住宅樓宇採用智能回收箱技術,收集及回收廚餘。截至今年6月中,包括荃威花園在內的28個私人屋苑成功申請,獲資助金額介乎43萬至167萬元不等。雖然政府為計劃預留1億元,不過目前已批出的總資助金額只有2693萬元,未及預算的三成。 在政府全數資助之下,為何仍然未見私人屋苑積極參與廚餘回收?我們從居民取態,以及申請程序說起。 勤清潔防臭 提升回收意欲 記者到荃威花園觀察,剛好碰上廚餘回收箱的清潔時間。只見清潔工友為回收箱「抹身」之後,把外殼打開,仔細掃走內裏殘餘的食物渣滓。趙恩來無奈說:「香港人都幾咧啡。其實(清潔工)不去定期清潔,咁周邊呢……我不明白為何那麼大的洞口,大家都倒到周圍都係。」記者在另一個還未清潔的回收箱上,發現小量疑似倒廚餘期間遺留的污迹。很多人對廚餘回收避之則吉,正是擔心帶來衞生和臭味問題。回收箱落地數月,趙恩來說其實大眾擔心的臭味並未有出現,亦符合記者在現場的觀察。 浸大生物系教授、生物資源與農業研究所所長黃煥忠專研廢物管理,他認同要大眾接受廚餘回收,解決不衛生的觀感是一大關鍵,「收廚餘最忌的一件事就是臭。做任何垃圾分類和處理,就是不要令到住戶有厭惡感。如果能夠做到這件事,住戶舉手之勞為什麼不做呢?」翻查資助計劃的規定,回收箱必須具備消毒裝置或氣味消除系統。對比普通的回收箱,黃煥忠提到現時公屋和私樓所用的智能回收箱均是密封設計,可減少氣味溢出。趙恩來則估計回收箱位置通風良好,加上居民大多遵從指示,為廚餘隔水才倒進箱內,這些都可能是防臭的做法。 擔心未來回收箱容量 不過,黃煥忠對未來家居廚餘回收仍有憂慮,所指的是回收箱容量限制。「只是給它(屋邨或屋苑)一個細缸,很容易爆滿。爆了之後,居民拿(廚餘)到來,扔不到就扔在旁邊,這個就出事了。」記者早上8時多到訪荃威花園,目測其中兩個回收箱已經半滿。清潔工每天的例行工作是在打掃過後,各換入一個空箱。環保署委託的承辦商下午來到,會把已使用的回收箱一併收走,運往有機資源回收中心O.PARK1處理。垃圾徵費實施後預計回收量大增,黃煥忠指各屋邨或屋苑要仔細估算所需的回收箱數量,而智能回收箱技術亦可提供大數據,有助分析趨勢。 資助計劃要求回收箱連接「綠綠賞」平台,居民可憑每天首次廚餘回收(最少100克),取得50「綠綠賞」積分。荃威花園未有像參與試驗計劃的公共屋邨,設置禮品兌換機,所以要移步至「綠在區區」的回收點才能兌換積分。然而趙恩來發現,參與回收的住戶大多出於環保,禮品對他們的吸引力或許不如公屋住戶。從控制成本的角度,黃煥忠亦認為靠禮品推動回收,始終增加營運開支,未必適合長期推行。要有效增加回收量,他說垃圾徵費是無可避免。視乎不同家庭情况,廚餘佔家居廢物的比例約為三至五成,日後若想減少徵費開支,相信不少人會從回收廚餘着手。「為什麼我們(目前)收得很少?我想與垃圾徵費可能都是有關係的。 」 申請手續繁複 嚇走有心人 垃圾徵費遲早實施,即使是環保意識不高的市民,日後在金錢誘因下有望多做回收。香港逾半人口居於私樓,現時相關居民組織或作為代表的物業管理公司可申請回收基金資助,開展家居廚餘收集工作。荃威花園是全港首批申請的屋苑之一,曾有其他屋苑代表向趙恩來查詢詳情,但了解過後紛紛打退堂鼓。他認為計劃申請手續繁複,而且要法團墊支費用,令很多屋苑卻步。 1個箱要200戶支持證明 荃威花園業主立案花團2021年初遞交申請,直至今年農曆新年期間,廚餘回收箱才正式啟用,用了接近兩年時間。對比公共屋邨的廚餘收集試驗計劃去年展開,「我們(荃威花園)是行先過公屋,招標早過公屋,不過公屋實行就早過我們」。申請人除了要填寫實施計劃和財政預算,還要為每一個智能回收箱,提供至少200伙參與住戶的支持證明。荃威花園申請3個回收箱,所以要收夠600個簽名,「600個其實也不少。我們這裏16幢,一幢(最多)才等於200戶」。成功申請後,業主立案法團透過招標,選定一間承辦商製作智能回收箱。趙恩來憶述當時就回收箱的設計,與環保署來回溝通的過程很費時,例如署方要求屏幕上的「大嘥鬼」必須放在右邊;最初機身字句不允許以貼紙貼上,後來才批准。 不過對比這些前期工作,更大的阻力來自財政安排。荃威花園一筆過取得約38萬元(總核准資助金額的30%)作首期撥款,以及每月900元行政費;用盡後法團要先行墊支,以繳交每月回收箱租金、聘請相關員工的薪金等。待相關部門核數後,才可以實報實銷發還款項。「計劃是非常之不吸引的,要自己屋苑磅咗水先,再問佢claim錢。作為屋苑,真的沒有誘因做這件事。」 ...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