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守護鄉郊

【議會前線】跟進香港槍會射擊殘餘物 破壞郊野自然環境

荃灣區議會環境衛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繼續跟進城門引水道出現射擊殘餘物,破壞郊野自然環境。政府當局報告,位於荃錦公路旁的香港槍會已於2020年7月17日關閉,全面停止實彈飛靶射擊活動。 警務處槍械牌照科曾對香港槍會違規行為進行搜證,可惜最終證據不足而未能檢控。至8月25日再到香港槍會突擊巡查,發現有射擊殘餘物(膠塞、鉛粒)散佈靶場外的草地山坡,先後發出勸喻信、警告信要求作出糾正行動。 地政總署牽頭跨部門會議已於10月8日召開,參與部門有水務署、警務處、環境保護署、漁農自然護理處、荃灣民政事務處。 水務署事後安排外判承辦商完成清理引水道內的射擊殘餘物,並於靠近飛靶射擊場的山坡上設立圍封標識,方便日後監察搜證,不排除作出檢控。 漁農自然護理署最近巡視,發現香港槍會附近郊野公園範圍還有射擊殘餘物未有清理,特別是彈頭鉛粒。當局現正審視香港槍會提交土壤化驗計劃,預算下月將由政府認可實驗室抽取土壤樣本進行含鉛量檢測,假如出現超標,將會要求香港槍會根據法例要求採取補救措施。 地政總署現正監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進度,不排除稍後會就違反地契事宜作出執法行動。 2020年底,香港槍會已於射擊場附近加建檔板,並以鐵絲網圍封,阻止外人接近。 我們荃灣區議會持續關注清理射擊殘餘物情況,催迫政府部門認真跟進香港槍會涉嫌違法行為,保護郊野自然環境優美!

Read more

【東周刊】疫市新亂象 逾千「殭屍車」霸路阻街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導致本港經濟不景,失業率創十六年來的新高,很多人開始節衣縮食,湧現不少疫市新亂象,包括大批車主棄養私人坐駕,既不續牌亦不劏車,拆去車牌便長期棄置在新界地區,影響村民出入及滋生蚊蟲。 有立法會議員估計目廿中月弓有逾一千五百部「殭屍車」,遍布荃灣、青衣及屯門等新界多條村落附近。儘管居民多番向政府投訴,惟相關部門竟以「殭屍車」沒有行車證及車輛登記號碼為由,難以蒐證和找出車主身份,導致執法有難度。 「早前村民的行車出入口,經常泊滿棄車,最近仲離譜,連行人路都霸埋,搞到條雙程路變成單線,村民更要人車爭路,不單止唔方便,直頭好危險!」荃灣川龍村原居民暨村代表曾榮球指著村內數十架「殭屍車」,感到十分不滿。 他表示先後收到六十多位村民投訴相關「殭屍車」,「多次向警方反映,希望可以協助處理擺放已久的棄車,不過警方回應指沒權力移走該批車輛。車主可能因而有恃無恐,近期愈泊愈多,每日見到呢堆死車都篤眼篤鼻。」 川龍村的「殭屍車」更蔓延至該村對出約兩公里長的荃錦公路,記者發現沿路有數十架車泊在路旁,大部分已被樹藤纏滿車身或是鋪滿樹葉及灰塵,明顯已被棄置一段很長時間。細看之下,大部分車輛已將行車證及車牌移除,小部分仍見有行車證的,都已過期超過大半年。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說,「過去偶然有少數車輛遺棄路旁,但在過去大半年明顯數目增加好多。不少車輛車身凹陷、車窗破裂、零件不全,車輛長年受到風吹雨打,玻璃損毀以致內存積水,成為蟑螂及老鼠溫牀,對附近居民的環境衛生構成影響。」 趙恩來曾向地政署反映問題,但至今僅有大約十輛車被拖走,情況未有太大改善,「拖車拖得太慢,而且數量又少,呢頭拖走,轉頭又泊幾架,好似無限輪迴,作用不大。」 人車爭路 險象橫生 事實上,除了荃灣一帶,「殭屍車」遍布全港多個不同角落,在表衣楓樹窩路近渡輪碼頭的電單車泊位,近日亦出現一批殭屍電單車,長期泊了十多部,不單影響電單車出入,亦滋生不少蚊蟲。當區區議員譚家浚表示,收到不少附近居民的投訴,正想辦法處理。 屯門情況更為嚴重,其中虎坑路、順達街一帶,短短四百米的馬路上,已有數十部「殭屍車」,在鄉郊的村路,更有過百輛棄車泊滿路邊或山邊。屯門區議員何國豪說:「虎坑路是村民必經之路,條路本身已經不闊,棄車霸路後變得更窄,村民出入要行出路中心,當有大型貨櫃車經過,真的險象橫生,對司機及行人都非常危險。」 全城突然湧現大批「殭屍車」,香港汽車進出口商會會長羅少雄認為主因是疫情肆虐,「養架車閒閒地要五、六千元,經濟不景氣下,部分車主慳得就慳,見架車太殘舊冇二手市場,不想繳交牌費及驗車費,索性棄車郊外,就連劏車錢都想慳埋。」 經營劏車場的陳小姐表示,劏車手續繁複,「首先要搵到劏車公司估價,又要向運輸署申請註銷車牌,至少搞一頭半個月。如果車主可以駕駛部車去劏車場,通常還可收番一千幾百元幫補下,但如果實在太殘,不單沒錢落袋,還要繳付約五百元拖車費,不少車主覺得廢時失事,寧願把舊車荒廢路邊。」 羅少雄指,有部分選擇棄車的車主,可能還有另一個動機,「政府鼓勵市民轉用電動車,所以運輸署一八年推出優惠計劃,只要放棄一架持有三年或以上的舊車,買電動車便有高達二十五萬元的稅務寬減。有部分想換新電動車的人士,所以將部舊車亂泊三年,省卻每月停車場費用。」 議員批評政府各自為政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近月亦接獲不少相關的投訴,他估計現時全港至少有一千五百輛「殭屍車」,情況令人憂慮。他指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如無合理辯解,故意棄置車輛是刑事行為,可處罰款五十萬及監禁六個月。他批評政府各部門各自為政,未有認真處理問題,變相助長棄車。 他在本月九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就相關議題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提出質詢。陳帆表示,警務處及地政總署今年竹廿月山三季,合共收到一千二百四十一宗有關棄置車輪投訴,大部分棄車均沒有行車證及車輛登記號碼,難以蒐證和找出車主身份。地政總署更指過去十三年,沒有就任何投訴個案作出檢控。 陳帆續指要移走一輛棄車,需時約六至八星期,相關部門現正制定聯合清理行動,「各區民政署、運輸署、路政署、地政總署及警務處會擔當不同角色,加快處理各區公路、道路、行人路、泊車位和阻塞交通地方上的棄車,相信可達到「犁庭掃穴」效果。」 惟陳恒鑌指跨部門聯合清理行動,竟然不包括棄車情況較嚴重的鄉郊地方,變相未能對症下藥,「所謂的聯合行動,只是掩飾政府部門互相推卸責任,根本不會有實際的清理行動。」 (原文刊載《東周刊》2020年12月23日)

Read more

【虐待動物】元荃古道 牛牛口纏異物

有市民早上行經元荃古道近下花山,發現一頭牛牛受傷倒卧涼亭附近,牛牛口纏異物,懷疑有人虐待動物。 警方中午接報到場跟進調查,愛護動物協會、漁護署人員先後到場協助檢查、護理牛牛傷勢。牛牛最終未有生命危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因受傷需要休息,會由漁護署獸醫跟進牛牛康復情況。然而,在場警員未有把案件列作「殘酷對待動物」交由刑事調查單位跟進,僅當作雜項結案。 市民提供圖片所見,牛牛口纏異物,明顯不是自然環境意外所致,我們相信是有人故意傷害牛牛,使其未能自行進食,虐待動物。 趙恩來議員將會繼續跟進事件,要求執法部門嚴正跟進鄉郊虐待動物行為,不能讓行兇者逍遙法外!! Photo Credit: Kitty Chan Emily Kwan

Read more

【最新消息】撤回川龍酒店渡假村發展計劃

荃錦公路交通擠塞問題愈趨嚴重,財團試圖闖關發展酒店項目,屢被否決。遠東發展最終撤回川龍酒店渡假村發展計劃。 有線寬頻主席、遠東發展主席邱達昌早年向城規會申請把川龍鄉郊發展成為酒店渡假村,佔地15萬平方呎,興建兩幢酒店大樓、至少13幢渡假屋。 早於2016年,我們透過車輛查冊揭發遠東發展地盤工程承辦商在川龍鄉郊從事非法倒泥活動,最終環保署成功檢控。 這幾年,趙恩來議員積極跟進上述規劃申請,堅決反對川龍發展住宅或酒店項目,認為這樣將對鄉郊自然環境構成無法彌補的破壞,同時勢必加重荃錦公路交通負擔,影響居民生活。 幾經爭取,政府當局終以排污問題向申請人提出建議,要求發展商要在川龍興建獨立排污渠道接駁至荃錦交匯處附近,全長約 5 公里,作為發展附帶條件。發展商可能考慮到排污渠道建設成本過高,未有向城規會提交進一步資料,撤回川龍酒店渡假村發展計劃。

Read more

【香港槍會污染災難】山坡逾十萬鉛粒未清理 環團促政府按地契追究

香港槍會去年被揭射擊活動涉釀成環境災難,鉛粒、飛靶、彈塞遍佈山頭,甚至蔓延至附近通往城門水塘的引水道,情況持續至今年8月。環保團體綠惜地球於今年10月重訪槍會後山,發現槍會曾派員清理距離最近「膠塞山」的大部分膠塞,堆出超過80袋約40公升的黑色垃圾袋。 然而綠惜地球批評,槍會後山伸延至引水道約200米範圍的泥土內,仍見有數以十萬計的鉛粒;而引水道內亦有大量飛靶碎片。另外,槍會範圍的邊界已加建鐵絲網,槍會聲稱是為防止遊人進入,惟綠惜地球質疑,鐵絲網內亦有不少射擊活動廢物,「抑或係將射擊垃圾掃埋喺『枱底』,唔畀人再跟進同清理?」 綠惜地球促地政總署與環保署必須主動協調,要求槍會制訂預防及定期清理的措施,否則應按地契予以處罰。至於政府在引水道附近進行的清理工作,則應向污染者追討,而非用公帑為其「埋單」。 地政總署回覆查詢時表示,一直有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環保署則指,地政處已就相關地契的要求及香港槍會現正進行的清理射擊殘餘物等事宜作出回應;至於水務署則回應指,正尋求法律意見,以進行更嚴謹的搜證工作,如有證據證明有人違反《水務設施條例》會向相關人士採取法律行動。 綠惜地球於本月22日及23日,重返槍會附近疑受射擊活動污染的山坡。環團發現,最接近槍會位置的「膠塞山」,近期有逾10名工人,清除雜草及大部分膠塞。「膠塞山」由原本不見土地、只見膠塞,幾乎可淹沒鞋子的惡劣情況,變回可重見泥土。附近亦有超過80袋,每個容量約40公升,已裝棄置物的黑色垃圾袋堆積。 然而由槍會附近山坡,伸延至引水道的200米範圍內,仍見到逾10萬粒鉛粒,而引水道內亦有飛靶碎片。根據槍會代表早前出席區議會的會議時指,相關清潔行動由10月9日開始,料需時2至3個月。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早前該團體曾化驗泥土樣本,發現重金屬含量嚴重超標。因此他認為地政總署與環保署必須主動協調,界定污染範圍及程度,同時要求槍會制訂預防及定期清理的措施,否則部門應按地契予以處罰,「唔由源頭杜絕、仍然有鉛粒落地嘅話,重金屬都可以入到泥土,唔係掃走咗就眼不見為淨」。 另外,綠惜地球亦發現在香港槍會範圍的邊界中,被加裝約30米長的鐵絲網,而工程仍在進行中,未知覆蓋範圍有多大。槍會代表早前出席區議會時指,設立鐵絲網是為防止遊人進入,但楊日輝質疑,鐵絲網範圍內仍見射擊活動廢物,「雖然唔係重災區,但工程係咪想阻止人再跟進?」 楊又表示,發現引水道範圍內,亦有除草及清理射擊廢物的工作。據他了解,相關清理工作則由水務署負責。他促請相關部門,應將清理工作將記錄在案,並向污染者追討清潔費用,而非用公帑為其「埋單」。 區議員促環保署主動監督除污情況 荃灣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主席譚凱邦指,由於槍會南邊是山谷及泥地,射擊活動的廢物,容易飄散至遠距離地方,亦難以清理。他認為,槍會的射擊活動,應永久停止朝向南面進行,建議改向西面射擊。而環保署亦應主動監督除污情況,在除污前後進行土壤的重金屬含量檢測,確保槍會徹底除污。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則批評,槍會一直未有承認責任,反叫環團及議員「證明啲射擊廢物屬於佢哋」。他又質疑,由於射擊廢物處理受條例監管,不可隨便棄置到堆填區,故要求香港槍會交代完整的清理計劃,「唔係做咗就當做好」。 地政:一直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 環保署:地政處已就情況作回應 地政總署回覆指,荃灣葵青地政處一直就環境問題與相關部門溝通,以及去信提醒香港槍會需妥善清理其射擊殘餘物;又指香港槍會於本年9月初回覆,指已暫停於用地內進行射擊活動,並已展開清理射擊殘餘物及加建圍欄, 以防止其射擊殘餘物流出槍會範圍。鑑於有關土地契約條款內容牽涉其他部門的範疇,地政處需依據相關部門的搜證及專業判斷,以判斷是否出現違反地契條款的情況,當中包括透過文書或會議形式向相關部門查詢及交換意見。如證實有違反地契條款的情況,地政處會採取執行契約條款行動。 環保署則指,據了解地政處已就相關地契的要求及香港槍會現正進行的清理射擊殘餘物等事宜作出回應。當局會繼續與地政處就地契跟進工作保持溝通,如有需要,環保署會提供有關土壤取樣及檢測的技術意見。 水務署則回應表示,正尋求法律意見,並汲取以往的檢控經驗,檢視相關工作安排,以進行更嚴謹的搜證工作,如有證據證明有人違反《水務設施條例》導致或可能導致水務設施的水被污染,當局會向相關人士採取法律行動,包括提出檢控及追收有關費用。而當局在最近的跟進工作中,得悉香港槍會已暫時停止飛靶射擊活動,及已安排承辦商清理該會附近範圍的射擊殘餘物並會加設圍網,水務署會繼續跟進相關情況。 (原文刊載於《香港01》2020年10月26日)

Read more

【社區跟進】荃錦公路仙霞洞違例傾倒建築廢料

荃錦公路仙霞洞地處偏僻,違例傾倒建築廢料情況嚴重,完全淹沒食環署垃圾站。政府當局雖有不時調派夾車到場清理,但始終未能改善問題。 趙恩來議員積極聯絡食環署研究可行方案應對,署方經諮詢村民意見後,已於早前完成安裝監察系統協助檢控違法人士,情況似乎得到明顯改善,垃圾站得以「重光」! 政府當局稍後會對垃圾站進行復修工程,重鋪地面,方便村民棄置家居垃圾,改善環境衛生。

Read more

【獨立媒體】荃灣區會通過定期視察槍會污染 水務署稱或再起訴追討清潔費

位於荃灣荃錦公路的香港槍會去年被揭發未有妥善處理射擊廢料,大量鉛粒、飛靶、彈塞遺留在大帽山郊野公園,部份掉更掉落引水道並流入城門水塘;水務署曾就事件起訴槍會,惟因搜證失誤而敗訴。 荃灣區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於週四(3日)會議上通過臨時動議,要求水務署職員與區議員一同定期視察受污染區域。水務署高級工程師吳紀亦表示,水務署正積極尋求法律意見向香港槍會提出起訴,同時所有清潔水塘、斜坡所招致的相關費用亦一直紀錄在案,會向涉事人追討相關款項。 林錫添斥事件為生態災難:垃圾就垃圾啦 乜嘢射擊殘餘物啫 委員會主席、新民主同盟譚凱邦解釋,一年前已於區議會上提及事件,現時重提是因為水務署雖以法律途徑追討香港槍會,但因搜證過程出現問題,最後讓香港槍會脫罪。他指,城門水塘及周邊的郊野公園至今仍存在大量射擊殘餘物,包括彈珠、彈塞、飛靶碎片等,部分污染物更沿引水道流入城門水塘。 荃灣社區網絡成員林錫添直斥槍會為「亂拋垃圾的慣犯」,指現時整個山頭都是垃圾,情況已不止是環境污染,而是生態災難。他稱若以每粒膠粒計算,總計起來可能是上億元的罰款:「假如我出街亂拋垃圾都要罰$1,500啦,唔明點解咁都告唔入槍會喎。」 工黨趙恩來表示,他於2018年已接到居民投訴,自此一直有向政府部門查詢事件,惟漁護署只稱射擊場地不屬署方管理範圍,地政總署則稱地契條款不適用於目前情況,因事件沒有令政府蒙受損失,質疑兩個部門是否有執法權力。 譚凱邦促再檢控或收地 環團指清潔費應由污染者承擔 譚凱邦指,水務署有責任檢視城門水塘的水質是否受到污染,而漁護署應處理郊野公園被污染的問題。他亦提到,香港槍會的地契上清楚列明各項條款,包括清理殘餘物。他要求水務署、漁護署和地政總署「三署」合作,研究是否有機會再次檢控香港槍會,或取消槍會的地契,把該塊地收回。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則認為,比起不斷由政府政門「幫手執手尾」,政府更應由源頭開始預防同類事件繼續發生,而既然已知道污染的來源,清潔費用應由污染者承擔。 水務署:已紀錄相關清潔費 會向涉事人追討 水務署高級工程師吳紀堯表示,自去年3月已收到市民的投訴,他自己亦曾親身實地考察,十分清楚香港槍會造成的污染,會認真及嚴肅地調查。他稱,水務署一直儲存相關證據,正積極尋求法律意見向香港槍會提出起訴,同時所有清潔水塘、斜坡所招致的相關費用亦一直紀錄在案,會向涉事人追討相關款項。 漁護署:曾要求槍會提交廢棄物數量紀錄 惟收到資料欠詳情 漁護署郊野公園主任(保護組) 李英銘則表示,香港槍會曾於本年上旬回覆署方,稱會加強巡查射擊範圍內的廢棄物和控制廢棄物的累積;署方亦曾要求槍會定期提供相關巡查及射擊廢棄物數量的紀錄,但槍會提交的部分相片欠缺詳情,包括相片拍攝日期、射擊殘留物的數量、確實位置等資資訊。他稱已要求槍會盡快提供相關資料,漁護署及後會將所有資料及在現場清潔紀錄轉交地政總署,由他們決定相關懲處及管制。 地政處:會經既定程序審視 荃灣及葵青地政處署理高級產業測量師鄭浩賢指,香港槍會的地契限期至2027年6月30日,地政總署曾因事件去信警告槍會,並就此個案展開調查。他稱,地政總署會向不同部門徵求法律意見,並協助其他部門進行嚴謹的搜證及資料整合,一旦發現香港槍會違反土地契約,必定執行相關懲處程序,如申請向土地註冊處作「釘契」、在土地合約到期前慎重考慮是否續約,甚至收回地段或將相關權益轉歸政府。 ...

Read more

【縱容權貴】槍會殘餘物涉污染水塘 專家炮轟3政府部門各自為政

東網記者早前曾到大欖郊野公園緩衝區範圍、位處香港槍會後山,直擊子彈膠塞堆積成「垃圾山」,更污染水塘。荃灣區議會今(3日)舉行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會議,並討論有關城門水塘附近出現射擊殘餘物的問題。有區議員稱,曾向多個政府部門反映,惟垃圾山問題未見改善,水務署、漁農自然護理署及地政總署更在會上互相卸責。會議內有專家直斥政府部門「做得唔夠」,形容情況如「三署分立」,各自為政。 區議員譚凱邦指,槍會過往曾涉嫌未妥善處理子彈鉛珠、彈塞及飛靶碎片等射擊活動產生的殘餘物,但水務署搜證出現失誤,導致槍會技術性脫罪,斥水務署失職、出現誤差。譚又指,漁護署及地政總署在事件中都有責任,促三署間合作,並對槍會作出檢控。 譚續指,如槍會堅持不處理子彈膠塞,各部門應立即執法,並非繼續浪費時間等待槍會自行清理,而食物環境衞生署亦應嚴格執行亂拋垃圾的規例,對槍會發出定額罰款通知書。 「綠惜地球」環境倡議總監朱漢強在會議上稱,槍會後山的膠粒數量,一平方英尺超過300粒,而山頭情況更為嚴重。朱指政府各部門有不足,形容情況如「三署分立」、各自為政。他又稱,颱風或大雨過後,引水道及水塘堆積膠粒的情況更為嚴重,強調政府不應用公帑處理槍會造成的環境問題。 出席同一會議的水務署職員承認,過去曾因為證物處理出現問題而導致槍會脫罪,署方已檢討並再次尋求法律意見。署方又稱,如有足夠證據,不排除再次向槍會提出票控。漁護署職員稱,曾多次要求槍會提供廢物處理方案及視察及清潔記錄,槍會亦有提供資料及相片,惟相片未有交代足夠詳情,署方會與地政總署緊密溝通。地政總署職員則表示,已經展開調查工作,如確認違反地契就會採取行動。 其後,區議員趙恩來提出臨時動議,要求打擊槍會的破壞行為,獲委員會一致通過。區議會亦會與水務署商討後,到城門水塘實地視察,以及考慮去信地政總署,轉達區議員就「垃圾山」事件的意見。 (原文刊載於《東方日報》2020年9月3日)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