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守護鄉郊

【非法開墾】荃威花園後山違法斬樹 阻擋行山徑

荃威花園後山非法開墾官地未見改善,地政總署雖正處理梯田位置,不法人士最近移師R座對出開墾山坡,大片林木已被砍伐,亦有焚燒跡象。 荃威花園居民發現,今日清晨(6月7日)有人使用斧頭斬樹,其中一棵更是橫卧倒塌行山徑上,幸好未有人壓倒受傷。趙恩來議員到場時,不法人士經已離開,可見多棵樹木被人齊口砍伐,明顯是人為造成! 我們對此違法行為予以譴責,並已要求政府相關部門調查,檢控違法人士。可惜,幾個小時過去,地政總署人員至今仍未到場清理行山徑上的塌樹,行人需要蹲行經過,險象橫生!

Read more

【議會跟進】重返現場 視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

過去一年,荃灣區議會積極跟進香港槍會射擊殘餘物污染郊野環境,要求政府部門正視。趙恩來議員聯同多個政府部門(地政總署、水務署、漁護署、環保署、警務處...)重返現場,視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最新進度。 2020年7月,水務署就射擊殘餘物跌落引水道造成污染,檢控香港槍會違反《水務設施條例》過後,香港槍會開始著手清理射擊殘餘物;但地政總署、水務署、漁護署異口同聲表示,射擊殘餘物雖有明顯減少,但現場仍有飛靶碎片、鉛粒散落草地斜坡,情況仍未達至部門滿意的水平。環保署經已要求香港槍會完成射擊殘餘物清理工作,之後需要委聘政府認可實驗所進行土壤重金屬化驗報告,用以評估實際污染情況。 警務處早前巡查期間,更在附近發現至少六枚彈頭膠塞,已交律政司審視是否作出檢控行動。 巡視期間,香港槍會期望盡快恢復部門飛靶射擊活動,但我們對於如何避免飛靶碎片落在附近斜坡植皮,表達關注;並且要求香港槍會提交具體建議方案(漁護署建議加建檔板方便收集射擊殘餘物),避免污染環境,否則警務處牌照科不應容許重新開始飛靶射擊活動。警方回應,香港槍會將於下月續牌,屆時會加入新條款,要求妥善清理射擊殘餘物,不可對自然環境造成任何污染。 我們荃灣區議會亦會持續跟進事件最新發展,守護鄉郊自然環境!

Read more

【香港01】荃威花園後山斜坡變梯田 議員:雨季將至隨時爆大鑊

本港近月發現多個鄉郊地區被人霸佔公家地非法耕種及建成魚池,構成安全隱患。荃灣荃威花園後山日前發現有人懷疑非法開墾官地,更公然興建石凳及將斜坡變成梯田,破壞面積有如一個七人足球場,由於有行山客指近期看到斜坡上有沙石剝落,擔心雨季快將來到,如遇豪雨可能有山泥傾瀉的危險。有區議員則指地政署人員經斟察後即將採取土地管制行動,並對違法者作出檢控。 有人開墾後後山斬樹搭蔭棚 據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指,涉事的是荃威花園P座對開後山斜坡,有街坊向他反映,指每逢周末該處都會傳出敲擊聲響,又曾目睹有人斬樹,而早前趙恩來實地視察時,發現有人在該處自行搭建蔭棚,使用重型工具和水泥興建梯田、石凳等,面積有如一個七人足球場。他形容該處已是非法開墾的「黑點」,即使早年清理完非法構築物仍會重現,雖然已豎立着地政總署放置的「政府土地告示」警告,惟一直都未有人理會。 趙恩來指,對比政府的航拍照,估計今次非法行為是在2019年後發生,在約半年前發現問題變得嚴重,他於本年初開始跟進,並曾在荃灣區議會討論事件。地政總署則向他表示,曾於2021年3月到場調查,確認涉事位置有人非法開墾政府官地,並已張貼法定通告勒令佔用人限期內停止違法行為,限期已於本月20日屆滿,「即係政府隨時可以進行土地管制行動。」趙續指,該處為熱門行山地點,而近日有街坊發現有石頭「碌落斜坡」,加上雨季來臨擔心影響安全,希望政府在圍封有關範圍之外,亦委聘專業人士進行風險評估,並作防水及鞏固工程,避免出現山泥傾瀉。 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任何人非法佔用政府土地,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罰款50萬元及監禁6個月。而非法開墾政府土地,最高可判處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地政總署有權向有關人士追討防水及鞏固工程開支。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4月24日)

Read more
【議會跟進】荃威花園後山非法開墾官地 地政總署:即將採取土地管制行動

【議會跟進】荃威花園後山非法開墾官地 地政總署:即將採取土地管制行動

荃威花園P座對開後山斜坡懷疑有人違例霸佔政府官地,從事非法開墾作業,最近更開始砍伐自然林木,不時傳出敲擊聲響,影響附近居民生活。 趙恩來議員早前實地視察期間,發現有人自行搭建陰棚,使用重型工具、水泥興建梯田,斜坡結構出現水土流失,若遇豪雨可能出現山泥傾瀉危險。現場見到早年由地政總署豎立「政府土地告示」警告該處屬於官地,但未有人理會! 荃灣區議會跟進討論事件,地政總署回覆表示曾於2021年3月到場調查,確認涉事位置有人非法開墾政府官地,並已張貼法定通告勒令佔用人限期內停止違法行為(其實張貼翌日被人撕毀),限期已於2021年4月20日屆滿。 地政總署即將採取土地管制行動,制止非法開墾政府土地,並對違法者作出檢控。針對該處屬於非法霸佔官地黑點,趙恩來議員經已要求地政總署圍封涉事範圍,防止有人再次擅闖;至於斜坡可能經已出現水土流失,亦有必要委聘專業人士進行風險評估,並作防水及鞏固工程,避免出現山泥傾瀉。 【備註】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任何人非法佔用政府土地,一經定罪,最高可判處罰款50萬元及監禁6個月。而非法開墾政府土地,最高可判處罰款5萬元及監禁6個月。地政總署有權向有關人士追討防水及鞏固工程開支。切勿以身試法!

Read more

【香港01】「靶碎嶺」水渠塞射擊垃圾 徒手挖足兩分鐘未見底

https://youtu.be/B7tBJKr2iq4 香港槍會附近一帶林地兩年前被揭積聚大量鉛粒、膠塞及飛靶碎片等射擊垃圾。槍會清理工作原計劃最遲今年初完成,但環團近月重返現場,發現無論是飛靶碎片或體積小過「保濟丸」的子彈鉛粒仍在附近山頭遍地可尋;部分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更被來自槍會的射擊垃圾「塞爆」,現場實測徒手挖兩分鐘仍未見底。 附近山坡其中一段雨水渠,疑為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泥土連垃圾被一併加固。環團批評,香港槍會長期享受1,000元象徵式地價,使用約6.49公頃土地,但清理工作一直滯後,促請地政總署在監督上勿再「嘆慢板」。 地政總署回覆指,本月初去信槍會,要求提交確實清理射擊殘餘物及泥土檢測時間表,仍待回覆,會與相關部門各司其職,採取執法及執行契約條款行動。至於雨水渠疑遭射擊垃圾堵塞情況,發言人指需作進一步調查;水務署指會跟進該情況會否對相關集水區造成影響 。 記者日前隨環團綠惜地球重返香港槍會毗鄰山坡,去年大量近乎完整的橙色飛靶遍佈山坡、海量霰彈槍的子彈膠塞堆積如山的景象,雖然有所改善,但細看不難發現灰色鉛珠仍遍地可尋,在鉛珠污染較嚴重位置,一平方英呎範圍內多達千粒。 山坡上的「膠塞山」經清理後,依舊未恢復原貌,演變成「靶碎嶺」;連接槍會、駁往城門引水道的雨水渠,去年仍見暢通無阻,不過環團上月發現,其中一段長約20米、闊度及深度約30厘米的渠道,塞滿射擊垃圾,現場實地嘗試徒手挖掘,挖兩分鐘仍不見底,翻動靶碎時發出清脆的碰撞聲,前後被用大石攔截。 附近山頭水渠遭射擊垃圾堵塞 另一段雨水渠更被垃圾完全淹沒,更被倒入疑似砂漿物料加固,將泥土及靶碎廢物粘合舖平,無法分辨該處是泥地或渠道。至於渠道下方則有多個水務署用作搜證的標示,上述做法疑為阻擋垃圾沖落引水道。 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指,近月沒有超強颱風、超級暴雨襲港,質疑現時垃圾堵塞渠道問題是人為所致,批評「本末倒置,非常離譜」,擔心大風大雨後垃圾仍會被沖下引水道。 至於連接城門引水道及槍會後山的一處土壤,被剷走所有植被及表土,但仍殘存大量鉛粒。楊認為,污染物已積聚多年及深入泥土,「當肉眼都睇到,深入泥土到底有幾多?無法知道,地政總署有責任搞清楚」,不能靠一次清理了事。 環團、區議員批地政總署「hea做」 香港槍會代表去年10月出席荃灣區議會時,曾承諾用2至3個月清理;地政總署其後引述槍會,指清理工作延至今年2月底完成,但至今仍是滿山射擊垃圾。楊日輝表示,去年底雖曾目睹槍會清理上百袋垃圾,但仍未完全兌現承諾,質疑槍會是放軟手腳,還是長年積聚的射擊垃圾量遠超預期。 楊續說,若地政總署繼續「hea做」,縱容污染問題持續,不排除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他又認為,環保署應做好把關,若槍會提交的泥土化驗方案不全面,署方有責任介入,確保化驗結果及檢測分佈,足以反映山頭的污染情況。 槍會污染問題未解決,荃灣區議會環境、衞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今日(22日)將續議槍會清理工作的跟進事宜。當區區議員趙恩來認為,地政總署應立即引用地契條款執法,督促作為「承批人」的香港槍會,妥善清理射擊殘餘物、提交緩衝措施,而非「坐喺度等運到」。他又透露,曾約見槍會持牌人,對方指會研究檢討射擊方向及加設圍欄,防止射擊垃圾落入山坡,才重新展開飛靶射擊,希望槍會積極清理,勿將射擊垃圾「掃落枱底」當處理。 (原文刊載《香港01》2021年4月22日)

Read more

【東方日報】槍會鉛粒靶碎仍遍山頭 以垃圾擋垃圾荒謬

https://youtu.be/KkbDh3h_VlI 香港槍會被揭未妥善處理射擊垃圾釀成環境災難後,去年終在輿論壓力下承諾願意負責清理大欖郊野公園一帶相關垃圾。然而,有關注事件的環保團體和當區區議員近日再度重返現場,發現現場仍遺有數以萬粒計鉛粒及一地靶碎,有人更將靶碎混合泥土塞爆槍會後山範圍內的雨水渠,圖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環團批評以垃圾阻擋垃圾的做法本末倒置,擔心雨季來臨無法疏通去水,射擊垃圾仍會沖進引水道,促請政府切勿「歎慢板」,要求督促槍會加快並妥善清理垃圾。 香港槍會位處荃錦公路旁、位於大欖郊野公園緩衝區範圍,本報曾兩度頭版報道揭發緩衝區位置滿布射擊垃圾,慘淪碎靶嶺、膠塞山後,槍會最終承認錯誤,於去年10月在荃灣區議會上,承諾用兩至3個月清理現場垃圾。揭發事件的環保團體綠惜地球以及荃灣區議員趙恩來,本月數度重返現場,發現後山的膠塞雖經已清理完畢,水務署亦在山坡上加設藍色標示擋板作搜證之用,但在一些非顯而易見的位置,垃圾污染依然嚴重,例如引水道的空地中植物即使被剷走,但泥土中依然有數之不盡的鉛粒,反映鉛粒深陷泥土,重金屬污染嚴峻,而後山位置飛靶碎片也顯而易見,清理工作甚為馬虎。 雨季恐無法疏通去水 最離譜的是,槍會範圍內後山山坡原有闊30厘米、深30厘米,長約30至40米的雨水渠,接駁城門引水道,用作疏通雨水。然而,近日所見,水渠中段約20至30米,被靶碎等射擊垃圾塞滿,前端及末端亦見有大石堵塞,懷疑是人為所造,推測是防止射擊垃圾流入引水道。綠惜地球倡議及傳訊經理楊日輝批評做法本末倒置,以垃圾阻擋垃圾流走,擔心雨季來臨無法疏通去水,射擊垃圾仍會沖進引水道;趙恩來則譴責地政總署在監督上「歎慢板」,變相縱容香港槍會推卸責任。 地政總署回覆指,荃灣葵青地政處自去年9月起曾多次向槍會發信要求清理及預防,香港槍會曾回覆指,已暫停於用地內進行飛靶射擊活動,並加建圍欄以防止其射擊殘餘物流出槍會範圍,亦已安排承辦商清理射擊殘餘物。地政處於今年2月中及3月中曾進行跨部門巡查,確認槍會曾進行清理工作,惟於相關地段內及附近山坡仍發現射擊殘餘物。槍會表示在完成清理工作後進行泥土檢測,並已提交初步土壤檢測方案及聯絡化驗所,稍後會再提交詳盡方案。地政處於本月初再去信槍會,要求槍會提交確實的清理射擊殘餘物及泥土檢測時間表,正待回覆。至於有關雨水渠疑被堵塞或加入疑似凝固劑的情況,處方會作進一步調查。 多部門稱跟進 仍未解決 水務署回覆指,除定期巡查外,該署最近已在香港槍會範圍外的政府土地相關位置完成清理射擊殘餘物的工作,並在部分位置加設藍色標示,以監察槍會是否仍有射擊殘餘物流出,方便定位及作出比較。就香港槍會範圍內水渠疑被堵塞的情況,該署會與相關部門配合,以跟進該情況會否對相關的集水區造成影響 。 環保署回覆指,2019年及2020年共有兩個團體曾表示關注香港槍會及鄰近地段有射擊殘餘物,但並無接獲其他投訴個案;漁農自然護理署表示,相關部門今年初再次到現場視察,發現現場仍有射擊殘餘物,但數量比清理前少,已要求該會加緊進行清理工作並提供清晰時間表;警務處則表示,就射擊會相關的管有權牌照條款及條件中規定,持牌人須妥善清理及處置經使用的彈藥及其部分。如發現違例,警方會採取適當的行動。 (原文刊載《東方日報》2021年4月22日)

Read more

【議會前線】跟進香港槍會射擊殘餘物 破壞郊野自然環境

荃灣區議會環境衛生及氣候變化委員會繼續跟進城門引水道出現射擊殘餘物,破壞郊野自然環境。政府當局報告,位於荃錦公路旁的香港槍會已於2020年7月17日關閉,全面停止實彈飛靶射擊活動。 警務處槍械牌照科曾對香港槍會違規行為進行搜證,可惜最終證據不足而未能檢控。至8月25日再到香港槍會突擊巡查,發現有射擊殘餘物(膠塞、鉛粒)散佈靶場外的草地山坡,先後發出勸喻信、警告信要求作出糾正行動。 地政總署牽頭跨部門會議已於10月8日召開,參與部門有水務署、警務處、環境保護署、漁農自然護理處、荃灣民政事務處。 水務署事後安排外判承辦商完成清理引水道內的射擊殘餘物,並於靠近飛靶射擊場的山坡上設立圍封標識,方便日後監察搜證,不排除作出檢控。 漁農自然護理署最近巡視,發現香港槍會附近郊野公園範圍還有射擊殘餘物未有清理,特別是彈頭鉛粒。當局現正審視香港槍會提交土壤化驗計劃,預算下月將由政府認可實驗室抽取土壤樣本進行含鉛量檢測,假如出現超標,將會要求香港槍會根據法例要求採取補救措施。 地政總署現正監察香港槍會清理射擊殘餘物進度,不排除稍後會就違反地契事宜作出執法行動。 2020年底,香港槍會已於射擊場附近加建檔板,並以鐵絲網圍封,阻止外人接近。 我們荃灣區議會持續關注清理射擊殘餘物情況,催迫政府部門認真跟進香港槍會涉嫌違法行為,保護郊野自然環境優美!

Read more

【東周刊】疫市新亂象 逾千「殭屍車」霸路阻街

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肆虐,導致本港經濟不景,失業率創十六年來的新高,很多人開始節衣縮食,湧現不少疫市新亂象,包括大批車主棄養私人坐駕,既不續牌亦不劏車,拆去車牌便長期棄置在新界地區,影響村民出入及滋生蚊蟲。 有立法會議員估計目廿中月弓有逾一千五百部「殭屍車」,遍布荃灣、青衣及屯門等新界多條村落附近。儘管居民多番向政府投訴,惟相關部門竟以「殭屍車」沒有行車證及車輛登記號碼為由,難以蒐證和找出車主身份,導致執法有難度。 「早前村民的行車出入口,經常泊滿棄車,最近仲離譜,連行人路都霸埋,搞到條雙程路變成單線,村民更要人車爭路,不單止唔方便,直頭好危險!」荃灣川龍村原居民暨村代表曾榮球指著村內數十架「殭屍車」,感到十分不滿。 他表示先後收到六十多位村民投訴相關「殭屍車」,「多次向警方反映,希望可以協助處理擺放已久的棄車,不過警方回應指沒權力移走該批車輛。車主可能因而有恃無恐,近期愈泊愈多,每日見到呢堆死車都篤眼篤鼻。」 川龍村的「殭屍車」更蔓延至該村對出約兩公里長的荃錦公路,記者發現沿路有數十架車泊在路旁,大部分已被樹藤纏滿車身或是鋪滿樹葉及灰塵,明顯已被棄置一段很長時間。細看之下,大部分車輛已將行車證及車牌移除,小部分仍見有行車證的,都已過期超過大半年。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說,「過去偶然有少數車輛遺棄路旁,但在過去大半年明顯數目增加好多。不少車輛車身凹陷、車窗破裂、零件不全,車輛長年受到風吹雨打,玻璃損毀以致內存積水,成為蟑螂及老鼠溫牀,對附近居民的環境衛生構成影響。」 趙恩來曾向地政署反映問題,但至今僅有大約十輛車被拖走,情況未有太大改善,「拖車拖得太慢,而且數量又少,呢頭拖走,轉頭又泊幾架,好似無限輪迴,作用不大。」 人車爭路 險象橫生 事實上,除了荃灣一帶,「殭屍車」遍布全港多個不同角落,在表衣楓樹窩路近渡輪碼頭的電單車泊位,近日亦出現一批殭屍電單車,長期泊了十多部,不單影響電單車出入,亦滋生不少蚊蟲。當區區議員譚家浚表示,收到不少附近居民的投訴,正想辦法處理。 屯門情況更為嚴重,其中虎坑路、順達街一帶,短短四百米的馬路上,已有數十部「殭屍車」,在鄉郊的村路,更有過百輛棄車泊滿路邊或山邊。屯門區議員何國豪說:「虎坑路是村民必經之路,條路本身已經不闊,棄車霸路後變得更窄,村民出入要行出路中心,當有大型貨櫃車經過,真的險象橫生,對司機及行人都非常危險。」 全城突然湧現大批「殭屍車」,香港汽車進出口商會會長羅少雄認為主因是疫情肆虐,「養架車閒閒地要五、六千元,經濟不景氣下,部分車主慳得就慳,見架車太殘舊冇二手市場,不想繳交牌費及驗車費,索性棄車郊外,就連劏車錢都想慳埋。」 經營劏車場的陳小姐表示,劏車手續繁複,「首先要搵到劏車公司估價,又要向運輸署申請註銷車牌,至少搞一頭半個月。如果車主可以駕駛部車去劏車場,通常還可收番一千幾百元幫補下,但如果實在太殘,不單沒錢落袋,還要繳付約五百元拖車費,不少車主覺得廢時失事,寧願把舊車荒廢路邊。」 羅少雄指,有部分選擇棄車的車主,可能還有另一個動機,「政府鼓勵市民轉用電動車,所以運輸署一八年推出優惠計劃,只要放棄一架持有三年或以上的舊車,買電動車便有高達二十五萬元的稅務寬減。有部分想換新電動車的人士,所以將部舊車亂泊三年,省卻每月停車場費用。」 議員批評政府各自為政 新界西立法會議員陳恒鑌,近月亦接獲不少相關的投訴,他估計現時全港至少有一千五百輛「殭屍車」,情況令人憂慮。他指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如無合理辯解,故意棄置車輛是刑事行為,可處罰款五十萬及監禁六個月。他批評政府各部門各自為政,未有認真處理問題,變相助長棄車。 他在本月九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就相關議題向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提出質詢。陳帆表示,警務處及地政總署今年竹廿月山三季,合共收到一千二百四十一宗有關棄置車輪投訴,大部分棄車均沒有行車證及車輛登記號碼,難以蒐證和找出車主身份。地政總署更指過去十三年,沒有就任何投訴個案作出檢控。 陳帆續指要移走一輛棄車,需時約六至八星期,相關部門現正制定聯合清理行動,「各區民政署、運輸署、路政署、地政總署及警務處會擔當不同角色,加快處理各區公路、道路、行人路、泊車位和阻塞交通地方上的棄車,相信可達到「犁庭掃穴」效果。」 惟陳恒鑌指跨部門聯合清理行動,竟然不包括棄車情況較嚴重的鄉郊地方,變相未能對症下藥,「所謂的聯合行動,只是掩飾政府部門互相推卸責任,根本不會有實際的清理行動。」 (原文刊載《東周刊》2020年12月23日)

Read more

【虐待動物】元荃古道 牛牛口纏異物

有市民早上行經元荃古道近下花山,發現一頭牛牛受傷倒卧涼亭附近,牛牛口纏異物,懷疑有人虐待動物。 警方中午接報到場跟進調查,愛護動物協會、漁護署人員先後到場協助檢查、護理牛牛傷勢。牛牛最終未有生命危險,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但因受傷需要休息,會由漁護署獸醫跟進牛牛康復情況。然而,在場警員未有把案件列作「殘酷對待動物」交由刑事調查單位跟進,僅當作雜項結案。 市民提供圖片所見,牛牛口纏異物,明顯不是自然環境意外所致,我們相信是有人故意傷害牛牛,使其未能自行進食,虐待動物。 趙恩來議員將會繼續跟進事件,要求執法部門嚴正跟進鄉郊虐待動物行為,不能讓行兇者逍遙法外!! Photo Credit: Kitty Chan Emily Kwan

Read more
Page 1 of 2 1 2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