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公共空間

荃灣區議會通過終止荃灣警署繼續霸佔休憩用地

地政總署2010年開始把荃景圍一幅休憩用地「臨時」撥給荃灣警署,用作「行動基地」。多年以來,居民質疑實際上只淪為荃灣警署「私人停車場」,我們早前透過運輸署查閱停泊車輛登記資料,證實逾半車主是現職警員私人擁有,並非政府車輛,與當初撥地要求並不相符。 根據《荃灣分區計劃大綱圖 S/TW/33》,該幅屬於「休憩用地」(Open Space)提供公共空間讓市民使用,而附近山丘更是政府當局認定「柴灣角具考古研究價值的地點」,曾經發現新石器時代、漢代文物,實有潛力發展文物考古徑,教育市民認識荃灣歷史文化。 趙恩來議員昨日(8月25日)動議荃灣區議會終止荃灣警署延長佔用毗鄰休憩用地申請,得到議會支持通過。我們期望政府當局順應民意,還地於民,按照當初規劃原意,交由康文署長遠發展休憩設施,善用公共空間。

Read more

愉景新城曲解法律 靠嚇打壓黃店

愉景新城 Chickeeduck 童裝店昨晚開始在店舖內豎立香港民主女神像,打算向公眾展示一個星期。 新世界集團旗下「愉景新城商業服務有限公司」早上發出書面警告信,要求店主立即移走雕像,聲稱租約規定商戶同意需保持店舖裝飾符合「一等商場(First class shopping centre)」的標準及滿足業主要求;裝潢及設計需先獲業主書面同意;「展覽」會引來公眾人士到場,舉辦展覽需持有「公眾娛樂場所牌照」(Public Entertainment License),否則會違反法例。 猶記得,支聯會2010年曾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豎立民主女神像(無錯,又是民主女神,宜家豎立在中文大學嗰尊),遭到警方阻撓,並且強行充公雕像,史稱「強搶民女」事件。 事後,食環署控告支聯會未有申領「臨時娛樂場所牌照」,但最終法庭裁定政府敗訴。當年判辭清楚闡明一個「公眾娛樂場所」,須有控制觀眾入場及禁止某些人入場的元素。 明顯地,Chickeeduck 童裝店在舖內展示香港民主女神像,與「公眾娛樂場所」風馬牛不相及,商場管理層完全曲解法律! 愉景新城商場管理層對於法律無知,並非第一次發生。早於2016年,當時我還未當選區議員,經已揭發愉景新城多年以來違例出租公共空間謀取暴利,逼使地政總署執法,成功追討數以千萬元計的罰款;至今年初,申訴專員公署發表主動調查報告,再次提及愉景新城商場違例出租公共空間,抨擊地政總署涉嫌包庇財團,未有積極向違契業權人追收豁免費,直接導致庫房少收數以億元。 究竟新世界集團法律部是甚麼質素?為何會出現這麼低級的錯誤?如此曲解法律,真的唔怕俾人笑?新世界集團法律顧問,曾經有個熟悉名字,叫做 —— 周浩鼎!! ======================== 【延伸閱讀】 支聯會成員違公眾場所例脫罪 《東方日報》2015年5月28日 ...

Read more

愉景新城違契19年 議員轟如公帑補貼

荃灣愉景新城違契出租商場內的公共空間多年,當區地政處2014至2016年巡查亦有發現,但期間拖延處理,事件於2016年中經《蘋果日報》揭發後,當區地政處終於同年11月向商場發警告信,違契情況始告終。申訴專員公署批評部門拖延執法。 跟進事件多年的荃灣區議員趙恩來直斥,違契問題其實持續了19年,政府損失了大量豁免費,有如公帑補貼私人賺錢。 經過照片比對,公署其中一個違契商場例子為荃灣愉景新城,商場需按地契條款在第一至三層均提供公共通道。而當區地政處在2014至2016年的年度巡查中,皆發現第一層的公共通道部份被圍封作該商場內兩間食肆的擴展營業範圍,構成「違契商用問題」。 地下6萬呎租予零售檔牟利 不過,當區地政處執法緩慢,2016年6月問題被揭發後,同年11月才向商場發出警告信,地政總署解釋是在發現問題後再接獲「類似投訴」,但公署指「類似投訴」其實為傳媒報道,認為署方解釋未令人信服。 荃灣區議員趙恩來跟進商場違契多年,他表示,愉景新城地下有6萬平方呎公共空間,曾租予零售攤檔,供電視台舉辦活動和擴展食肆營業範圍。 「商場用公共空間賣嘢、出租,同小販賣嘢一樣,點解可以搵小販管理隊咁狠拉人罰錢,商場用公共空間牟取暴利,就可以放生?」 他相信事件只是冰山一角,由於豁免費追溯期僅為6年,愉景新城在1997年至2016年間利用公共空間賺錢,地政總署未能追回全部豁免費,有如以公帑補貼私人牟利。 據悉,愉景新城的違契情況已糾正,商場公共空間現時活動由非牟利機構營辦,不屬商業性質。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20年1月15日)

Read more

要求政府回購領展商場

領展近年不斷拆售商場、街市、停車場,謀取暴利。而新業主利字當頭,不僅大幅加租,踢走小店,就連社福機構、醫療診所也不放過! 工黨趙恩來聯同其他友好,會見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蘇偉文,要求政府回購領展拆售商場,引進「社區影響評估」確保公屋商場發展符合居民生活需要。

Read more

追擊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

抗議領展變賣資產,要求政府回購領展! 工黨趙恩來參與民主黨派聯合行動,追擊領展行政總裁王國龍,要求停止變賣拆售公屋商場、停車場,保障基層居民生活! 領展十年,公屋商場百物騰貴,小商戶不是要捱貴租,便是被逐出公屋商場,生活艱苦。 領展拆售公屋商場,與梁振英妄顧基層民生,早年放寬證監會條例,容許領展由房地產管理者,變成地產發展商,可以割賣公屋商場予金融炒家大鱷,造成如今社區凋零的惡果! 我們將會繼續追擊領展,爭取停止拆售公屋商場影響民生!

Read more

消失的公共空間

地產財團早年被揭發於銅鑼灣時代廣場違規出租公共空間,賺取暴利,開始引起社會關注「消失的公共空間」。究竟我們身邊潛藏多少「私人管理公共空間」(Private Owned Public Space)? 本港現時超過200幅由私人業權管理的公共空間用地,必須根據地契條款開放予公眾使用。然而,政府監管不力、疏於執法,管理員動輒不禮貌驅趕逗留市民,甚至違規出租圖利中飽私囊,時有發生。 當社會大眾以為公共空間只會出現於戶外休憩用地,其實有更多的隱藏於室內商場範圍之內。我們最近先後揭發荃灣廣場、愉景新城、新港城等商場,違規霸佔室內公共空間出租牟利,但這僅是冰山一角! 為何公共空間會出現於室內商場之中?其實,一切源於貪念。政府為求滿足《香港規劃標準與準則》,訂明每人兩平方米休憩用地的最低標準規定。當政府能把休憩用地撥進私人發展項目,便可減少出資興建公眾休憩設施,而設計和維修保養成本也能轉嫁私營機構。不過,地產財團絕非省油之燈,會以此換取政府准許得到額外建築樓面面積,又能按照自己利益立場自由設計和管理公共空間,何樂而不為? 時代廣場事件過後,地政總署逼於輿論壓力,整理制訂了名單,羅列出全港「私人管理公共空間」(POPS)物業項目,但卻無提供圖則說明公共空間具體位置,外行人根本難以得知哪裏是「公共空間」,更遑論監察。 但無奈的是,地政總署不會主動巡視公共空間使用情況,要靠市民投訴舉報才會作出跟進或執法。故此,出現新世界發展霸佔愉景新城室內公共空間出租牟利的荒謬現象,19年來卻無人執法,當中地產財團從中賺取的利潤,可謂是天文數字! 公共空間正在逐漸消失,市民生活範圍不斷收窄,自由活動受到種種規範,為的是滿足地產財團一己私利!歸根究柢,我們不能排除政策背後基本目標是要讓普羅大眾不懂得如何監察,隱藏對於地產財團的政策傾斜,達至官商勾結之效。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我們已揭發多個商場違規霸佔公共空間出租牟利,並且得到地政總署確認違反地契條款。政府有責任審查全港公共空間有否其他違規情況,追討地產財團出租公共空間的收益,糾正錯誤。 時至今日,還有不少港人眷戀佔領運動期間的街頭,或許就是追求逃離資本魔掌控制,重新發現不再需要用錢買來、人人共享的真正公共空間,尋回生活! (原文刊載於《蘋果日報》2016年12月22日)

Read more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