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傳媒報導

【am730】填表難審批慢參與屋苑少 智能廚餘回收箱申請逾一年未見影

香港唯一紙包飲品盒回收廠「喵坊Mil Mill」早前被科技園拒絕續租,事件引發社會對環保回收的關注。然而,在都市固體廢物中,佔最重比例的其實是廚餘,當中又有超過一半來自家居,近年亦一直呈上升趨勢,每日棄置量高達3,600公噸。有見及此,環保署於2020年底委託生產力促進局旗下回收基金,撥出1億元推出特邀項目,支援住宅樓宇採用智能回收箱技術,以收集及回收廚餘。不過,項目推出至今,申請引進試驗智能廚餘回收箱的參與屋苑極少,而審批亦極為緩慢。 回收基金特邀項目僅5屋苑獲批 翻查資料,回收基金特邀項目將撥出1億元推行屋苑廚餘回收。以每宗申請最高資助額為250萬元計算,換言之最多可供40個屋苑作出申請。本報翻查立法會最新文件,顯示其特邀項目自2020年底推出以來,直至2022年6月為止,僅接獲8個合資格申請,當中只得5個項目獲批資助,分別為荃灣荃威花園、上水皇府山、將軍澳東港城、沙田帝堡城,以及屯門恒順園。 協助荃灣荃威花園申請相關項目的荃灣社區幹事趙恩來向本報表示,其屋苑在2019年曾參與環保署轄下的「屋苑免費廚餘收集服務先導計劃」,當時批出152萬元用作購買廚餘處理機。上個計劃結束後,署方於去年約2至3月,又再推出為期48個月、即4年的廚餘回收特邀項目,故荃威花園亦順理成章欲繼續參與,但他說去年5月入紙申請至今,近一年半的時間過去,智能廚餘回收箱仍未見蹤影。 智能廚餘回收箱申請一年未見蹤影 趙恩來憶述,他早於去年5月已填妥表格紙申請,惟至今年5月尾才正式簽約,他形容審批極為緩慢,單單填寫申請表,他就被環保署「退貨」超過30次,「署方的確係有範本畀我哋參考,但其實好多字眼佢哋都捉得好緊,全部都要咬文嚼字,又要附加好多唔同文件,所以首先喺最簡單嘅填表,都要估佢哋想我答咩標準答案,再迎合返佢哋。我知道有好多屋苑好有興趣做廚餘回收,但呢啲行政嘢門檻咁高,已經足以令佢哋卻步。」 第二個申請困難之處,在於其計劃規定申請特邀項目時,申請人需要提供至少200伙願意參與計劃住戶的支持證明。趙恩來說:「我哋本身已經有超過200伙居民,有參加第一代計劃,但係喺新計劃下,署方堅持要居民重新簽一次證明書。要麻煩居民簽幾次名以明心志,其實唔係咁易,街坊都問我點解要簽完又簽?」 當局批出30萬元起動基金屋苑需墊支餘款 趙恩來又稱,即使其屋苑通過申請獲撥款127萬元,但署方只預先批出30萬元的起動基金,其餘款項要屋苑自己墊支。他直言:「政府的確一定唔會走數,但批返筆錢出嚟一等起碼幾年。對上一次2019年搞嘅先導計劃,到依家都未收返錢。今次又要預先出埋另外嗰90幾萬,其實一啲細屋苑係唔會負擔到。」 縱使「過五關斬六將」捱到成功簽約,但惡夢仍未完結。當屋苑成功申請項目後,首3個月為準備期,以供屋苑進行採購廚餘機之用,趙恩來說:「今年5月尾簽完約,我哋已經即搞標書做公開招標。7月就畀埋個招標結果畀環保署審批。」惟據他了解,署方目前仍在處理將廚餘機系統連結「綠在區區」、部門的雲端系統、審批機身貼紙字眼及設計等,故廚餘機由去年5月入紙至今,超過一年仍未見蹤影。 (原文刊載《am730》2022年9月23日)

Read more

【法庭線】前區議員林婉濱誹謗荃威花園法團 敗訴須賠 8 萬元

建制派前荃灣區議員林婉濱,被「荃威花園業主立案法團」控告誹謗,指她散播言論,誹謗法團「內定」下任物業管理公司。區院法官梁國安周四(7 日)頒下判詞,裁定法團勝訴,下令林須賠償 8 萬元,另須付法團一方的訟費。 法官亦在判詞中批評,林婉濱的行為明顯具惡意,例如曾用大聲公擾亂居民大會等,又指林為了贏得議席,所做的行為卻完全違背了區議員應有的角色,如解決紛爭、作為社區的橋樑等,形容現象可悲。 林 2018 年發單張及受訪 指法團「疑內定」招標結果 案情指,「富城物業管理公司」與荃威花園法團的管理合約,於 2019 年 1 月屆滿。2018 年 8 月 1 日,荃威花園法團向包括富城的 8 間管理公司招標,惟只有富城回覆。同月 ...

Read more

【致仍然堅持的人】 趙恩來用自己方法延續初心 拒絕遺忘

六四33周年的中午,有人拿著6枝白玫瑰和4枝紅玫瑰,由維園緩緩走向銅鑼灣港鐵站方向,他甫踏入崇光百貨一帶,或者是太多記者追訪的關係,便被警方重重包圍,再將他「驅逐」出銅鑼灣,這個人,就是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 3年前的回憶 3年後翻天覆地的轉變 回想3年前6月12日那天,政府無視民意,在當天如期恢復修訂《逃犯條例》二讀,趙恩來亦在現場,最深印象除了是嚴重的警民衝突、整個金鐘煙霧瀰漫外,還有香港人之間的情,「我記得果時最特別嘅地方就係,類似當年佔中嘅情況,好多人自發地去提供唔同嘅物資,譬如水、乾糧,去支援一啲集會人士。」但這天後,香港徹底的翻天覆地。 這3年,不論大大小小的遊行示威集會也消聲匿跡。趙恩來說,以前政府如果看見有如此大批市民表達不滿,總會嘗試回應以重拾市民的信任,但現在市民就算對政府所提出的政策感不滿,政府也會「霸王硬上弓」,「市民感覺到呢個政府其實已經唔再需要民意支持,亦都唔再需要香港市民嘅信任,好多不受歡迎嘅政策都會喺社會落實咗後,香港市民比較有能力果班可能會離開香港,尋找佢哋一個更適合生活嘅地方。」所以每個人身邊,總有一些親朋戚友選擇離開這片土地。 政治打壓下的牢獄之災 「我唔覺得我有任何做錯」 這3年來,香港變得政治敏感,趙恩來也成為受害者之一,「3年前嘅19年仲可以有六四燭光集會,19年之後其實都知道呢樣嘢係唔存在」。正因為如此,2020年的六四31周年,趙恩來與另外24人被票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判入獄8個月,於今年2月23日刑滿出獄。「我覺得呢個其實係一個政治羅織嘅罪名,我真係唔覺得我有任何做錯,其實大家都好明白,只不過喺不正常嘅政治環境下,我哋要去面對呢樣嘢」但這3年的社會環境,政治打壓下的「冤獄」似乎變得「習以為常」,「喺牆內有好多嘅朋友好似我咁,因為有唔同嘅政治原因而喺個監房入面」。 出獄後即重返地區工作 「讓同路人有個希望」 但牢獄生活並沒有打沉他的意志,原為荃灣區區議員的趙恩來,出獄後立即重投地區工作的崗位,為街坊團購生果、舉辦一日遊、搞足球訓練班等等,總之街坊大大小小的事務他也兼顧,其實是因眼見很多區議員被DQ(褫奪議席),他們的社區服務網點及辦事處慢慢消失,「如果我有能力範圍之內,我能夠去到幫到呢個社區去延續一點光,其實我覺得某程度上,都係讓同路人有個希望囉」,為的,就是在悲觀絕望的環境下,燃點到一絲希望,鼓勵香港人繼續堅持自己的信念。 趙恩來說,社會上仍有一眾朋友,在不同崗位,無論是在工作、生活、還是在他們所屬的社區默默努力著,「我哋又覺得喺社區層面,其實我哋亦可做多少少嘢,點樣去將我哋嘅信念去到社區實踐」。 大是大非仍敢發聲 「我選擇唔向後退」 在「大是大非」上,仍敢發聲的真的寥寥可數,趙恩來是其中之一,「我相信我唔係行前咗或者做多咗一步,只不過我到咗呢一刻我選擇唔向後退,當你身邊或者前排嘅人倒下時,變咗你就企喺前排啦」。就如六四當天「勇武」拿著鮮花到銅鑼灣,只是希望在這個令人窒息的空間下堅持他過去一直表達的事情,「我又覺得唔係好需要擔心,因為今日唔知聽日事,正如我哋3年前冇諗過香港變成今時今日咁樣,但倒返轉嚟睇,3年後香港會唔會有個新嘅開始」,或者如他形容自己,從來都是一個樂觀的人。 見證同路人選擇放棄 「呢樣嘢其實好令人氣餒」 眼見不少朋友離開或入獄,當然令他感到悲傷,不過在這黑暗的3年,有一些事令他更難以釋懷,「我覺得最難受係我見到有部份人選擇放棄,呢樣嘢其實好令人氣餒,無論留喺香港或者離開香港,最重要一樣嘢係你之後會做啲乜嘢」。趙恩來說如果留港的人選擇放棄,甚至乎變成建制一部份,那對整個運動也沒有甚麼意思;而離港的人,善用他們的空間去宣揚自己理念,幫助香港發展得更好,這樣子的話又不是一件壞事。 呼籲同路人堅持 拒絕遺忘 ...

Read more

【明報】支聯解散首私下悼念 趙恩來:有心最重要

支聯會解散後首個六四,前常委趙恩來昨晚在辦事處點燭,他說今年是首次在私人地方悼念,對未能重返維園感唏噓和遺憾,但認為悼念最重要是有心,在什麼地方也只是形式問題。 另一前常委梁錦威昨晚在社交網站上載相片,顯示他在維園旁的中央圖書館外持燭悼念,並寫道「只要良心仍在,信念之火就會不滅」。 趙與朋友昨日午飯後買了6支白玫瑰和4支紅玫瑰,在維園外圍從天后走到銅鑼灣,「在附近行一個圈算是緬懷過去的記憶,這是大家最低程度可以做到的事」,最終他在銅鑼灣遇警截查,被命令離開。他其後回到辦事處,在晚上7時許點起燭光悼念,並開着多個寫有「支持天安門母親」的電子蠟燭。他稱基於現實情况,未有到公眾地方點燭。對於有生之年能否重返維園悼念六四,他說對未來從來充滿希望,「今日不知明日事」,正如3年前沒法知道不能再在維園悼念六四。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6月5日)

Read more

【明報】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持花到銅鑼灣遭截查 警稱或煽動非法集結要求離開

今天(4日)是支聯會解散後首個六四,下午大約3時,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手持鮮花到銅鑼灣,遭警員截查並帶入東角道封鎖線內查問。警員着趙恩來將鮮花收在背包內,並查詢他的目的地,查問大約10分鐘後,他被警員帶到港鐵站離開。 趙恩來對記者表示,今天約了朋友在銅鑼灣吃飯,飯後將離開,而手上鮮花是送給朋友。他表示,本無計劃悼念六四,惟警方神經非常緊張,一出銅鑼灣站便引來大批警察包圍。他稱自己身上沒有任何六四文宣,但警員質疑他手持6枝白玫瑰和4枝紅玫瑰,稱他的玫瑰有可能煽動非法集結,故要求他離開銅鑼灣,「要求我離開銅鑼灣,不可再喺銅鑼灣,無任何法律理據。」 他說不理解警方做法,認為手執玫瑰不會煽動到別人去悼念,而現場無任何人挑釁或煽動集會活動,「唔知點解(警方)有咁嘅部署同神經」。 他表示今天將不會再到銅鑼灣,並於私人地方悼念,「對自己良心有個交代」,至於以後會否再到銅鑼灣悼念則是未知數。他說過去30多年維園悼念六四的情況惡化,但相信公道自在人心,香港人有自己的感受,望港人不要磨滅記憶,但不要鋌而走險。 女長毛︰當局打壓無阻悼念六四 綽號「女長毛」的社民連成員雷玉蓮下午前往維園期間,被警員押返灣仔警署。她稱警員要求她同意把身上寫有「奠」字的紙板、3束鮮花及電燈扔掉,才可獲放行。她其後到中聯辦門外悼念六四,有警員叫她不能燃燒祭品,但未阻止她唸經。她表示,今早曾探訪被還押的社運人物古思堯,古思堯叮囑她協助買鮮花悼念六四死難者。雷玉蓮稱,不論當局如何打壓,都無法阻止她悼念六四。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6月4日)

Read more

【自由亞洲電台】消失的六四回憶:專訪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vBYkzej5a7w 香港《國安法》的生效,在香港畫下多條紅線,悼念六四死難者的晚會和舉辦晚會的團體支聯會,相繼被消失,多名支聯會的骨幹成員也因為不同的案件,被拘捕和判刑。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接受本台專訪,他認為,六四是香港民主運動的啟蒙,悼念六四改變了人心,沒有「大台」仍堅守真相,已成為香港人最大的精神資產。趙恩來因悼念六四被判刑8個月,出獄後探望因不同社會運動而被關押的人士,協助他們戰勝孤獨感,繼續傳承六四精神。 香港《國安法》的實施,讓香港每年在維園悼念六四的燭光和口號被消失,連同舉辦燭光晚會多年的支聯會,去年在壓力下都被迫解散。前支聯會主席、副主席和多名常委,也因為不同的案件被拘捕和監禁。 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也因為2020年與其他支聯會常委,在維園亮起燭光悼念六四,被判刑8個月。獲釋後的他在今年六四前夕接受本台專訪,表示堅持悼念六四不是罪,也不後悔。 趙恩來說:我沒有後悔,悼念六四本身不是罪,施加一個罪名純粹是政治打壓,我選擇留在香港就要承受這個情況。作為悼念六四的堅持者和異見者,因為六四被判刑,對我來說是一種榮幸。政府指控我罪名,當時在維園的1萬多人,也同樣肩負相同的罪名,如果我能為他們承擔罪責,也是在我的崗位上,做我要做的事情。 趙恩來:悼念六四凝聚堅持信念的力量 是港人最大資產 從15歲開始加入支聯會成為義工,趙恩來認為,不少香港人對社會和民主的關心,也是受到六四事件的啟蒙,因此悼念六四,不只是爭取中國的民主,也是香港爭取民主運動的起點。在趙恩來心目中,悼念的點點燭光,是凝聚堅持的力量,相信沒有支聯會,香港人仍然會堅持下去。 趙恩來說:在今天香港,行禮如儀都是好奢侈的事,悼念六四和參與燭光晚會,其實是凝聚一種力量的場合,今後再看不到六四集會,也不會再有悼念活動,但這種力量不會就此在民間消失,這種精神是香港人最大的資產,背後最大的影響是人心如何改變是最重要。 趙恩來:探望囚友戰勝孤獨感 是傳承「拒絕遺忘」的精神 「拒絕遺忘」是支聯會堅持多年的信念,曾身陷囹圄的趙恩來出獄後,透過探望因為參與社會運動被判刑的同行者,延續不遺忘的信念。 趙恩來說:我曾經坐牢,明白最難受是覺得無人關心自己的孤獨感,探望囚友如同我們堅持悼念六四的精神,悼念的力量過去成為不少中國維權人士和六四死難者家屬的精神支撐,讓他們明白他們不是孤單,也是這個原因,探望囚友讓他們明白仍有人關心他們,協助他們戰勝孤獨感是最重要。 趙恩來:祝福鄒幸彤有足夠意志撐下去 趙恩來參加支聯會超過20年,認識的義工當中,有人正在流亡,亦有不少人正在服刑,包括前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他表示,尊重對方的選擇,也祝福她能堅持信念。 趙恩來說:每個朋友到最後要坐牢或受到打壓,都是很不開心的事情。我尊重每個人的選擇。她(鄒幸彤)事前也有跟我討論她為何做這樣的選擇,我祝福她,希望她能夠有足夠意志撐下去。 趙恩來認為,在沒有「大台」的時代,深入地區工作,也是宣揚民主的方法。他回復自由後,透過眾籌重返社區為居民服務。他表示,未來存在很多未知數,但希望和堅持長存心中,他寄語香港人要抱有希望,繼續前行。 (原文刊載《自由亞洲電台》2022年6月3日)

Read more

【商業電台】六四維園燭光不再 王丹擬美國重建紀念館

明日是六四事件33周年,亦是《港區國安法》下第二年六四,隨著支聯會在去年被指顛覆國家政權,解散後,今年並無組織申請舉辦集會。 往年曾舉辦六四追思彌撒的教會,包括天主教香港教區、循道衛理聯合教會,及基督教宣道會等,今年都無舉辦公開悼念活動,本台向部分教會查詢,都表示不接受訪問或無回應。 維園燭光不再 趙恩來:黑暗的盡頭是光明 前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接受本台訪問表示,對維園燭光不再,感到忿忿不平及失望,但認為是意料之內,但相信市民會用自己的方式悼念。「大家在不同社會崗位上會繼續追求平反六四, 實現中國及香港民主,只要有心,無論最後有無大型燭光集會,未必是最重要,市民口耳相傳,不會算違法吧!」 包括趙恩來在內的24名民主派人士,因為在前年六四,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入獄4至14個月不等,部分前支聯會常委亦因涉其他案件,正還押候審。「支聯會只是悼念六四的其中一個載體,活動主體仍然是香港市民,無民間社會的支持,悼念六四是不能成為延續多年的社會運動,香港最缺少的是一個希望,希望市民保持樂觀的心,秉持希望,相信黑暗的盡頭是光明。」 王丹:對香港再有悼念活動不抱希望 正在美國籌建六四紀念館 正身處美國的八九學運領袖王丹表示,他對香港未來再有悼念六四活動不抱任何希望,但相信市民會在心中悼念。「六四紀念雖然從形式上被禁止,但相信大多數的香港人在6月4日這天,會想起當年發生的事情,這種悼念只要在人民心中,政府就不能把歷史事件抹掉。」 王丹表示,隨著有更多港人移民及社運人士去到海外,在海外的悼念活動就更為重要,他與多名民運人士,將在今日, 在美國華盛頓舉辦六四展覽,並正眾籌在紐約買地,建立永久六四紀念館,按照香港六四紀念館形式重建,形容是傳承香港的六四精神,期望能在明年六四正式開幕。 (原文刊載《商業電台》2022年6月3日)

Read more
Page 1 of 29 1 2 29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