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傳媒報導

【明報】維園點燭囚8月 趙恩來:原以為控罪性質如違泊

2020年六四,時任支聯會常委兼時任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到維園燃點燭光參與悼念活動,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判囚8個月。趙恩來說,當初法庭傳票寄上家門,以為控罪性質和違例泊車一樣,可以罰款處理,未料反修例案愈判愈重,「法庭咩案都要攞到盡」。他指獄中日子不難捱,只是囚倉每星期都有年輕面孔加入,有感社會形勢變化甚大,「抵抗恐懼的方法就是做好自己」。 逾半倉友涉示威案 信件隨月漸少 警方前年以疫情為由禁止六四集會,26人被控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有人流亡海外,有人仍在牢獄,已完成刑期的趙恩來,是少數現時留在香港的自由身。他說,原本一直相信行使集會權利不必負上刑事責任,但經過一浪接一浪的拘捕和起訴,形容「在現場點支蠟燭已經是罪名」,審訊前開始有心理準備入獄。 趙恩來服刑時,囚倉內過半囚友是示威案被告,「農曆新年前,每星期兩三單暴動判刑,就『跌』兩三個新人入來,有理大(被捕的),也有中大『二號橋』(被捕)的」。他替囚友派信時,留意到剛入獄者收到親友、筆友較多信,已服刑一年半載者卻沒有信收,容易消磨意志。 在趙恩來口中,獄中生活不算艱苦,他獲分派的囚室可透過窗戶看到海,偶爾瞥見玩滑浪風帆的人;看書讀報都可過日子。出獄後,他獲市民眾籌支持,可繼續在原本的區議員辦事處營運社區辦事處。至於未來如何走,他說無法評估每一步的風險,「好多事情我控制不了,我決定不擔心,做好自己本分」。 「有種死硬派」 料六四集會不滅 回過頭看,趙恩來記得於2001年加入支聯會時,輿論焦點在六四晚會參加人數下跌,以後可能無人悼念六四;現在是《港區國安法》下,堅持悼念的人要面對刑事風險。時局變化無人能料,社會氣氛低迷,但他認為當下也未必陷低谷,相信六四晚會不會成為絕唱,「我們告訴大家,去六四燭光集會要坐監,但大家都可能衝出來,因為社會有一種死硬派」。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4月18日)

Read more

【明報】污水陽性 荃灣居民質疑快測包話派又不派

政府上周六(26日)發稿稱在多區發現污水檢測呈陽性,當區民政事務處周日(27日)起會陸續向所涉22萬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荃灣前區議員趙恩來稱,區內數個涉及的屋苑至昨天未收到派發物資通知,其後獲民政處告知,由於上周(即政府出稿前)已有民間團體派發快測包,故政府不再派發。他質疑有關做法有問題,且不符政府新聞稿說法。 政府上周六發現屯門、觀塘、沙田和荃灣等6區有污水檢測呈陽性,涉及多個屋苑,同日發稿指當區民政處會由周日起陸續向有關屋苑約22萬名居民等派發逾22萬個快速抗原測試包,以供自行檢測。 稱民政處解釋已有團體派 本身是受影響荃威花園法團成員的趙恩來稱,民政處一般會主動聯絡屋苑法團或管理公司安排發放物資,但其屋苑和區內愉景新城和荃景花園至昨天未收到通知,遂向民政處查詢,獲告知因「荃灣社區抗疫連線」上周已向屋苑派發快測包,故不再派發。趙恩來認為做法不合理,因團體派發快測包與污水陽性無關,住戶或早已使用,而民政處解釋亦不符新聞稿,涉嫌誤導,令居民白等,亦對法團和管理公司造成困擾。另一受影響的觀塘樂華邨,區議員蘇冠聰昨引述房署稱「未收到」快測包,質疑事隔兩日,拖延檢測抗疫。 政府發言人回覆稱正跟進安排向相關地點的人派發快速抗原測試包,預計本周內陸續完成。 (原文刊載《明報》2022年3月29日)

Read more

【商台新聞】疫下監獄停探訪 在囚者和家屬聯繫減

疫情嚴峻下,多個懲教院所一度有多名人員和在囚人士染疫,院所運作備受挑戰,親友探訪的安排亦要暫停,至今已經超過個半月,明天起將可以恢復有限度探訪。在暫停探訪期間,有在囚人士擔憂家人疫情下身體狀況,無法及時知道外面消息,覺得徬徨;亦有家屬說,難以掌握在囚人士有否染疫。 在囚者獄中見葵涌邨爆疫 憂家人染疫感不安 疫情下監獄由農曆年初五起暫停親友探訪,至今已經47天,工黨成員趙恩來因為前年六四參與維園非法集結,被判囚8個月,上月23日出獄,離開白沙灣懲教所。 趙恩來說,暫停親友探訪期間,疫情開始嚴峻,有在囚人士擔心家人,感到不安:「剛巧同倉有囚友住葵涌邨,他的家就在爆疫的那一座,就會有擔心。他不知道發生甚麼事,只是見到新聞報道有幾十、百多人確診,就擔心家人會否染疫入院呢?但他又未能聯絡家人,寄信的話可能要1個月才能收到回信。」這名在囚人士託趙恩來出獄後聯絡他的家人,最終確認他的家人無恙。 趙恩來在年初六、七,嘗試由監獄寄信給自己,到大約20天後收到,他表示疫情下郵遞受影響,加上懲教署要消毒信件,保安組審查內容,因此信件收發需時愈來愈長。除了寄信,趙恩來說,在囚人士可以透過福利官聯絡家人,但是福利官人手有限,未必可以照顧到每名在囚人士的需要。 在囚者染疫或密切接觸者不能探訪 趙恩來倡電話探訪 明日恢復有限度探訪的新安排下,在囚人士如果染疫或是被列為密切接觸者,就不能獲安排探訪。趙恩來建議,署方可以容許本地在囚者經申請後,半個月可以打一次電話:「在懲教署內有規定,外籍在囚者在香港沒有親人、沒有人探訪,是可以打長途電話聯絡家人代替,但在疫情下變了外籍人士可以打長途電話,而本地在囚者,就沒有探訪亦未能打電話,是有點怪的。」 趙恩來在集體囚倉服刑,他說,在囚者已經失去自由,以往有探訪的日子,大家每星期都會期待,當不知道何時恢復探訪,會感到失落,少了人生目標。他回顧在囚時有親友探訪:「會講閒話家常,期待外界關心,傾偈內容好多時都沒有意義,但起碼見到熟悉的人,心理健康會好一些。」 還柙者家屬:寄信資訊滯後 未能及時掌握家人狀況 阿鳳的丈夫去年被捕,至今被還柙逾一年待審,期間她每日都會去探望丈夫。明起恢復有限度探訪,她認為是「好過冇」。暫停探訪期間,她只能靠信件了解丈夫10多天前的情況。其中一封是在今個月初寄出,兩星期後收到,丈夫提到同巷有在囚者染疫,他要繼續24小時留在倉內,不能「放風」。 阿鳳說,曾經向福利官打探家人獄中情況:「知道福利官都忙。打好耐好耐,打爛個電話都聯絡不到(福利官)。福利官的運作是要家人在獄中寫紙,再讀出來,像人肉錄音機般,例如是『某某,你的家人未能接受探訪』,但再細問檢測是陰性,還是陽性?為何未能探訪,他就未必可以答到你。」 家屬現時可以透過手機應用程式查閱家人還押地點,以及是否可被探訪。她建議,加入資訊讓他們掌握家人有否染疫。 懲教署:多名人員染疫影響運作 冀各界諒解 本台向懲教署查詢,信件收發、家屬探訪和聯繫安排等,署方話,可以參考之前的新聞稿,沒有補充。懲教署之前就表示,截至上星期五,有850名確診在囚人士正接受隔離和治療,累計約1630人康復;又表示多名人員染疫之下,院所運作一度受到嚴重影響,署方要調配所有探訪室資源,支援羈押工作,希望各界諒解。 側寫|鎖倉下的監獄 懲教署為了防控疫情,在上月18至27日期間,實施10天「鎖倉運作模式」,署方表示成功偵測到多條傳播鏈。趙恩來說,「鎖倉」期間,在囚人士24小時都要留在倉內,不能離開,期間有人派飯、添置飲用水及收垃圾,每日做一次快速抗原測試。如果染疫或是密切接觸者,就會移送到隔離中心。在倉內,衞生由在囚者自己負責,有足夠口罩供應。 至於俗稱「放風」的每日1小時戶外活動,趙恩來說,1月起不能做有身體接觸的運動,例如是打籃球或踢足球,只能踢毽、打乒乓球及跑步等。「放風」到「鎖倉」前數日暫停。他與其他在囚人士就改在倉內做體能。 家屬阿鳳表示,兩天前再收到丈夫在今月中寄出的信件,說已恢復「放風」。她說,丈夫曾經提過在獄中最重要的生活,就是每日「放風」做運動和家人探訪,「丈夫說:『行出來去到探訪室見到我們,就是最開心。』」 (原文刊載《商業電台 881903》2022年3月23日) ...

Read more

【東方日報】天寒懶得郁 在囚趙恩來搣唔走肥肉

唔少被判囚嘅社運人士,都會同自己訂立一啲目標以免虛度光陰。目前喺白沙灣懲教所服刑嘅前支聯會常委、前荃灣區議員趙恩來,入獄之初曾打算減肥,之不過近日佢話減磅失敗,而原因就係天氣轉冷,懶得活動咁話。 專心睇書學木工 趙恩來因涉前年六四集會案,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去年9月遭法庭判囚8個月。而佢嘅社交專頁日前就上載佢嘅獄中信,話自己入獄3個月,算係適應監房嘅生活節奏,雖然在囚嘅飲食比較清淡,但自己未能成功減磅,相信係同天氣寒冷,疏於運動有關。佢又話鐵窗之下同外界聯絡斷絕,難得耳根清淨,忘卻俗務煩囂,可以專注咁細讀各類書籍,而最近就閱讀中國近代史嘅書籍居多。 早前講過自己喺監獄做木工嘅趙恩來話,依家佢仍然學習木工工藝,準備考取木工證書、平安卡,但最重要係可以消磨時間喎! (原文刊載《東方日報》2022年1月13日)

Read more

【東方日報】趙恩來轉監倉  鬥木打發時間

失去自由嘅鐵窗生涯,可謂度日如年。支聯會前常委兼荃灣前區議員趙恩來,因為舊年嘅六四集會案,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成,月前被判囚8個月,依家喺白沙灣懲教所服刑。日前佢嘅社交平台上載獄中信,話依家嘅監倉生活未算太沉悶,事關佢可以閱讀書報、同囚友傾談之外,仲可以藉剫木嚟打發時間。 佢喺信中提到,依家每日都會到工場鋸木製作傢俬,雖然工作時間只係每日三、四個鐘,但已經打發唔少時間,加上外界寄畀佢嘅剪報同書信等精神食糧,以致佢由荔枝角收押所調往白沙灣懲教服刑,就算唔習慣同外界斷絕聯繫同埋裏面嘅「健康餐」,但亦不經不覺咁就過咗個多月嘅時間。 雖則佢話獄中生活並非如想像中咁惡劣,但見到愈來愈多同路人成為囚友,難免感到痛心同神傷。之不過,佢就話幸好轉到禁煙嘅懲教院所,可以逃離二手煙環境,加上作息規律同有充足休息時間,相信喺獄中可以成功減磅咁話。 (原文刊載《東方日報》2021年11月3日)

Read more

【頭條日報】趙恩來:牆內生活非想像中惡劣 靠鋸木打發時間

支聯會前常委、荃灣區議會前區議員趙恩來涉及支聯會六四集會案件,被控非法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早前被判囚8個月,目前正在服刑。其團體近日上傳他的獄中來信,指最不習慣與外界斷絕聯繫,但要學懂「放下」與「信任」,又指牆內生活並非想像中惡劣。 其社交媒體上傳他早前所寫的信件。趙恩來在信中表示,自己現於白沙灣懲教所服刑,最不習慣與外界斷絕聯繫,其次是這裡的「健康餐」,但要學懂「放下」與「信任」。他又指,牆內生活並非想像中惡劣,每日亦有朋友與傾談,不算太沉悶,但未能第一時間接受新聞資訊,並指在牆內苦悶日子中,難得安靜閱讀。 他稱現時每日會到工場鋸木製作傢俬,雖然每天的工作時間只有3、4小時,但可以打發不少時間,又指在禁煙的懲教院所,可逃離二手煙環境,加上規律而健康的生活,亦有充足休息時間,希望可以成功減磅。 (原文刊載《頭條日報》2021年11月4日)

Read more

【明報】何俊仁步犯人欄 孫女「爺爺」聲聲喊

六四案12名認罪被告中,5人在判刑前獲准保釋,最終3人獲判緩刑。一直獲保釋的前區議員趙恩來昨日穿上印有「生於亂世 有種責任」字句上衣,在庭外向記者表示,盼「每個香港人都能夠安然地度過這個亂流」,之後到法庭聽取判刑,當得悉被判囚8個月、步入犯人欄時,他對着眾人呼喊「悼念六四無罪」。 庭上不乏眾被告的親友,包括同案被告之一、擬不認罪的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在泛民「35+初選」案獲准保釋的立法會前議員黃碧雲、楊森太太、梁國雄太太陳寶瑩、天主教香港教區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等。開庭前,日前辭去支聯會職務的何俊仁步入犯人欄,公眾席傳出一個小妹妹的聲音,她屢次大叫「爺爺!」何俊仁不斷揮手示意。 逢結婚20周年 尹兆堅語妻:唔好喊,我會勇敢 至於被判囚10個月的尹兆堅,其facebook昨晚貼上「給太太的口訊」,原來昨天是他與妻子結婚20周年紀念日。尹向妻子表示:「對唔住!唔好喊,要堅強,我會勇敢面對。」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16日)

Read more

【明報】六四案擬認罪 料今即還押 趙恩來「暫別」:助理續深耕社區

支聯會以往每年6月4日都喺維園舉行集會,去年警方首度因疫情為由反對,多名常委、民主派仍到維園悼念,其後24人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部分被告認罪。案件今日審理,部分人將認罪,包括支聯會前常委趙恩來(圖),佢喺facebook發文,預計會即時還押、刑期唔短,需暫別大家;但強調即使不能親身處理地區個案,但富經驗嘅助理可代勞,堅守陣地、深耕民主。 趙恩來話,兩年前邊個都諗唔到港人點亮維園燭光、高呼民主自由、悼念民主烈士,要付上身陷囹圄嘅代價;佢慨嘆當權者「以『法律』之名,行專政之實」,又指有人為求自保、選擇自劃紅線、一退再退,「但最終也避不過滅頂之災」。 籲勿揣摩紅線:永超常人理解 趙恩來寄語唔好嘗試揣摩紅線喺邊,「答案永遠超乎我們常人理解」。佢已預算刑期會遠多於3個月、即時遭褫奪議員資格,所以之前主動辭任荃灣區議員,其後透過Patreon形式支援社區服務處繼續營運,目前經費可維持地區據點至明年農曆新年前。 翻查資料,六四案共有12人今日會認罪,除咗趙恩來,仲包括何秀蘭、楊森、梁國華、何俊仁、梁國雄、陳皓桓、尹兆堅、朱凱廸、張文光、郭永健及麥海華。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9日)

Read more

【明報】趙恩來下獄:牆內仍發聲 猶勝牆外噤聲

成立逾32年的支聯會,上周六宣告解散。支聯會屬本港老字號組織,常委、領導層、義工一路走來,由年盛到歲暮 。支聯會2002年成立「支青組」冀吸納年輕人,當年只有17歲仍是中學生的趙恩來是首屆「支青組」成員,長大後成為支聯會常委,與該會風雨同舟近20年,至今年7月「策略性」辭任常委,仍難逃牢獄之災︰因去年六四維園集會被控參與非法集結,他認罪,判囚8個月。 趙恩來在審訊前接受訪問說,無悔加入支聯會:「有團體每年提大家六四發生什麼事……我在牆內仍可發聲,總比在牆外噤聲好。」 (原文刊載《明報》2021年9月27日)

Read more
Page 1 of 28 1 2 28

Welcome Back!

Login to your account below

Create New Account!

Fill the forms bellow to register

Retrieve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username or email address to reset your password.